笠披烟雨行

仙剑奇侠传三(全剧情对话录入.1)

【永安当,夜】
【景天房中睡眠,听见翻找橱柜声,惊醒】
[景天房]
景天:什么声音?……有贼?!
(手搭凉棚张望,挠头)
景天:咦?!是我听错了?
(少女入,两人同时受惊)
少女:呀!有人!
(少女转身欲走,景天阻拦)
景天:小贼!站住!
少女:(踢打)贼?!你敢骂我是贼?
少女: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景天:(惊慌摇头)你!你!干嘛打人呀!
这什么世道啊!小偷也这么猖狂?!
少女:(得意摇晃)哼哼!可笑!敢跟我用这种语气说话?
你知道我是谁吗?
景天:当然知道,你是小偷嘛!小偷也敢打人,就已经升级为强盗了!
少女:(怒指)什么小偷强盗的!
少女:告诉你吧,我姓唐,是唐家堡的人,这破当铺就是我唐家的产业。你说!我为什么不能来?
难道我在自己家找东西还要事先知会你吗?
景天:(抱拳)原来是唐大小姐,失礼了,对不起——
(景天挠头)
景天:不对!你可别骗我,你拿什么来证明?
少女:(微笑)哎呀!真是的!我拿什么来证明呢?
这可真让我为难了……只好、只好用这唐门秘传的毒蒺藜——
少女:(严肃)看镖!!
(少女发暗器,景天受招)
景天:啊——!!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少女:(笑,鼓掌)哈哈哈哈!看把你给吓的!好好玩!
景天:(冷汗)……吁!吓死我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少女:(伸手)哦?还敢嘴硬?!要不要来真的试试?
景天:(挥双手拒绝)不要了、不要了!
景天:唐、唐大小姐,你要找什么东西,我可以帮忙,不是我吹牛,我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就算蒙上眼睛,用鼻子也能找出来!
少女:哦?是……吗……?
姑且相信你一次。
(少女取出紫砂壶)
少女:那!你看~这个是爷爷最喜欢的茶壶,可惜盖子被我不小心打破了,我要找一个一样的配上!
景天:(接过茶壶)我瞧瞧……
景天:(惊诧)啊!这种海棠红的紫砂壶很少见啊!让我看看出自哪位名家之手。
景天:嗯……手工很精致,没有款?一定在壶嘴里面——
(少女生气,踢打,景天受惊)
少女:我没问你它是海棠红还是海棠绿!
我、在、问、你!
有没有跟这个一样的盖子?!
景天:(思索,挠头)哦!
这种紫砂壶每一款都不一样,怎么会有相同的盖子?
这是常识啊!亏你还是什么大小姐~~
少女:(怒指)你敢瞧不起我?找死!
景天:(挥双手否认)别急、别急!我替你把盖子粘好不就行了,包你天衣无缝!
少女:(思索)真的?你有这本事?
景天:(得意插腰拍胸)当然!哈哈!
你看我这房间里的古董,哪一样不是我粘的!神仙也看不出来!再说,出土的陶器、瓦器之类的古董,根本没有一样是完整的,全都靠粘……
少女:(走到左下,伸手查探)嗯……
少女:(走到右上,蹲身,伸手查探)嗯……
少女:(站起走回,点点头)……你还真有不少好东西呢!
景天:(得意)那当然——
(场景忽然震动)
景天:啊?!地震了——
(进入cg,景天不小心摔倒在少女身上)
景天:(伸手)啊!!刚刚地震了……你……
少女:(受惊)啊!!你干什么,别碰我……
景天:(挠头)啊!?意外意外,不好意思——
景天:(震惊)哎呀!?我的白釉剔花瓷瓶!
(景天蹲身,少女疑问)
景天:天啊……有没有摔坏、有没有摔坏……
(起身手搭凉棚张望)
景天:吁!还好,真幸运!什么都没做损坏……
抱歉,刚刚对你——
(少女吃惊)
少女:喂……喂!你……你受伤了……
景天:(摇头,微笑)哦!不要紧,一点都不疼!
少女:(思索,惊讶脸)可是……那铁蒺藜上有毒……
景天:(受惊,弹起)啊——!唉呀!好痛呀——!
少女:什么嘛!刚刚说不痛现在又说痛?
景天:(伸手)还不快拿解药来!要杀人灭口啊?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少女:(摇手)我又不是有意的,刚刚地震是你没站稳,怎么能怪我?再说我也没有解药!
景天:(垂头,脑中一团乱麻)啊!?你、你……我真的要死了……要死了!!
少女:(甩手)你急什么?你帮我把壶盖粘好,我回去拿解药,天亮后在城西南的竹林交换,如何?
景天:(挠头)那、那我今天晚上会不会有事啊?
少女:放心!没那么容易死的!不过……不许对任何人说,不然就不给你解药了!
景天:(摇头)我怎么觉得全身没力气,有点发烧,心跳好快……有点发冷,肚子也怪怪的,还有……头晕……
少女:(生气)哼!你那是自己吓自己!叫你不许对别人说,听到没?
(少女欲跑出,景天追上)
景天:好……好!那你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不然我怎么找你啊?
少女:雪见!
少女:(甩手)哼,亏你还是永安当的人,连唐家堡大小姐的名字也没听过,可真是孤陋寡闻……
(唐雪见下,景天在后挥手)
景天:雪见……唐雪见……
喂!我叫景天!风景的景,天空的天!
景天:(微笑)……
景天:(走到左下架子边)这紫砂壶真是不错,打破了盖子实在可惜……看我把它粘好……
景天:嗯,这有点麻烦……
景天:(走到右上架子边操作)她说她叫唐雪见……
景天:(挠头,爱心)对了!这样就成了……还差一点点……
(继续操作,垂头,爱心)
景天:唐家大小姐……
(景天走到房中,跃起,得意插腰拍胸)
景天:粘好了!我就说嘛,有我出马,绝对没问题!!
(走至床边,挠头,头顶金星旋转)
景天:晕乎乎的……明天可千万别睡过头……
(景天入睡)
(诗词:
星沉月落夜闻香 素手出锋芒 前缘再续新曲 心有意 爱无伤
江湖远 碧空长 路茫茫 闲愁滋味 多感情怀 无限思量)

【永安当,昼】
[景天房]
景天:……嗯?什么时候了……
景天:(翻身坐起)唉!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忙了大半夜,睏死了……
景天:(吃惊)啊!已经天亮了!晚了晚了!
景天:(伸手,取走茶壶)不错!已经粘结实了,希望不会晚,不然可没命了……
[得到海棠红紫砂壶]
[出房门,永安当]
(出门触发)
黄满都:阿天,赵管事正找你,他在客房,还不快去!去晚了有你苦头吃!
[永安当大客房]
赵文昌:阿天!又到处闲逛不做事!是不是?!
景天:(挥双手否认)不是、不是!我要出门办事,您有什么吩咐等我回来再说,行吗?
赵文昌:(生气)你架子不小啊!
还敢要我等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景天摇头,冷汗)
景天:(老天!为什么这时候说我不想活了……)
我真的有事情,是……是那个……啊!是丁叔交代下来的!
赵文昌:哼!他什么重要的事非你做不可?让别人去做好了,你过来看看,这几样古董是真的还是赝的?
景天:(张望,喜悦)啊?!古董吗?来来来,在哪里!?
赵文昌:用不着那么兴奋,你小心些,这是我刚买的,弄坏了你一辈子也赔不起!
景天:(挥双手拒绝)哦!那我还是不看了,弄坏了怎么办?您还是去找丁叔吧,再说您买过真货吗?
赵文昌:(点头)什么话?!这次绝对是真的!
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不信你看看!
……可恶……不会每次都走霉运吧……
景天:(伸手)是吗?我瞧瞧。
(进入鉴定游戏)

[鉴定成功]
景天:(摇头)什么嘛!没有一个是真的!我看您又被蒙了!
赵文昌:(吃惊)啥?!怎可能?你没看错吗?
景天:(得意,吹嘘)我的本事你是知道的,这么粗劣的赝品,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一定不会错的!
赵文昌:(生气)气死我了!我要去找那个死麻脸算账!
(赵文昌下)
景天:哼!又没本事又贪便宜,人家不骗你骗谁?

[鉴定失败]
景天:这个……
很难说耶,我也说不好,八成是真的,也有是赝品的可能~~
赵文昌:废话!没用的东西!我找别人去!
(赵文昌下)
景天:耶~~~~只会凶!有本事你自己鉴定啊!还不是要问人,还不如我呢!

【唐家堡·百毒楼外间】
雪见:(点头)还好没人!看来起得不算太晚,要赶紧找到毒蒺藜的解药才行!
雪见:(走到右边柜子查探)好像不是这个……
雪见:(换个角度伸手查探)啊……找到了……就是这个!
雪见:(惊觉,诧异)咦?谁在说话?
(小门里传来声音)
中年男子:……五毒珠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炼成的,那五毒兽百年来也就捉到这么一只,不是已经说好的吗?罗堂主为何突然着急起来?!
(雪见跑到小门边,思索)
老者:你有所不知,堂主的神火功已练到第九重,而且……已经不是一般的内功,而是仙术了。而且……那个人简直是神通广大,罗堂主有了这人撑腰……所以你最好……
中年男子:那可不行,五毒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养的,你们哪里给它寻那么多毒物?还要结合阴阳四时灵气的运行喂养……
老者:你不要小看我们……怎么样了?还有…………你别想耍我!
中年男子:我哪里敢?老家伙现在只剩下一口气,不会碍事的!你说的那个事,一定是堡里的小姑娘偷偷拿废掉的暗器炼的,没有什么毒性,不用独门解药来解也不会有事情!
(雪见转身,惊讶)
老者:那就好……要是……你就……
中年男子:你说什么?冯爷,你大点声不要紧,不用那么小心,这个时候这里是不会有人的!
老者:隔墙有耳……
(雪见惊退)
老者:什么人!!
雪见:(后退)啊?!
(雪见惊逃)
雪见:怎么办?到底躲哪里才好呢……
雪见:(着急)不行,他们要追过来了……
雪见:(画卷后暗门开启声,雪见摔入画卷后)啊……
(雪见站在密道内,思索)
中年男子:听声音……似乎是雪见……
老者:雪见是谁?
中年男子:堡里的,算是我侄女,从小就很顽皮……
老者:不能让她坏事!
雪见:(转身)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这下真的完了……
(雪见惊慌失措)
老者:嗯?!人呢?
中年男子:这个……大概跑出去了吧……
老者:快追!!
(雪见往密道内跑)
雪见:这是什么地方?
堡里有这种地方吗,我怎么从来都没来过?
雪见:(发现五毒兽,惊讶)啊!……
(雪见蹲下抚摸)
雪见:(笑)哇哦~~~~好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花楹摇晃)
雪见:你叫“花——楹”?
好奇怪哦!我怎么好像能听懂你在说什么?
(花楹飞起点头)
雪见:(起身,思索)你是说……要带我出去吗?
(雪见随花楹走到墙边)
雪见:(伸手)这里?……
(花楹点头)
(进入cg,花楹往木墙裙撞去,将墙裙撞出一个大窟窿)
雪见:啊?!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大!
(花楹回以爱心)
雪见:(思索)痛不痛啊?
(花楹摇头)
雪见:这么小,我能钻出去吗?
(花楹点头)
雪见:好吧、好吧,我试试看!
(雪见蹲下)

最近沉迷仙三无心写文(。)想念卿哥QAQ快点到大渡口吧……

评论
热度(2)
  1. 二白老豆腐笠披烟雨行 转载了此文字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