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素钗】沧海一粟-章十三

下章尾声啦,开篇见肉,r18预警,详情见微博



章十三


  狭小山洞中尽是云雨后的气味,素还真避开他侧卧下来,两人贴得很近,该做不该做的都做完了,才有些后知后觉地知羞起来。

  

  叶小钗看着素还真犹带疲意的眉眼,忽然笑起来,眼睛亮如点星。

  

  他很少笑,在他人看来,叶小钗只长年静默伫立素还真身后,私下倒是稍微多些,多得只是稍微一个莞尔,今日实在反常了。

  

  素还真也笑,看着他晶亮的瞳孔。

  

  何谓反常?

  

  百十年的生死相付,就是无情,都多少添一份奇异感觉,何况本就动了情?莫说叶小钗,素还真亦是心头万千感慨。两人都消磨得起时间,也都谨慎于将彼此苦难相牵连,兜兜转转,分明清晰彼此心中所想,仍分在“挚友”两端。


  到今日,终于才算肯定。

  

  素还真歇了片刻,扶着伤口坐起身来。

  

  他背后红成一片,叶小钗不留指甲,指腹力道却也够人喝一壶,素还真没说话,心想大概叶小钗身上差得也不远。


  叶小钗随他起身,方才动情没有注意,现下看来,难怪他捂住伤口,大约被汗水腌得疼了,动作时裂开的伤口在纱布下又洇出血色来。

  

  简单擦洗了一回,再上好药包扎齐整,素还真套着叶小钗衣箱里一件备用的里衣,与他脊背相贴。衣物浆洗得干净,留着老木匣古旧气味,也留着叶小钗身上的气味。


  每个人身上都有如同这样的味道,百种千般,皆不相同,有人能闻见,有人闻不见,有人觉得不好闻的,恰合了他人所好。


  叶小钗身上独独一家的气味清爽而淡,素还真曾在他片刻前驻足过的地方提起过这种好闻味道,一线生一愣:我没闻见呀。


  大概也有这层缘分,素还真看遍百多年岁月,最终兜兜转转在他身上定下心思。

  

  床铺狭窄,只能容许两人侧卧,油灯将枯,苟延残喘地投射一缕光丝,素还真合目睡去。

  

  养精蓄锐,又是一个天明。


  叶小钗醒得很早,这半年多以来,他一直在这山谷之中,时时警觉。但他才起身,看见素还真扣上最后一个绳扣,理了理衣裳袖口。


  “吾前往冲虚崖,你千万小心。”


  叶小钗点点头,又示意自己先行查探。


  就算此崖此地皆是素还真的安排,皇朝的追杀也并非玩笑,素还真知晓他担心自己,又不好劝,只能答应。


  从别有洞天到冲虚崖,只有向上的一条垂直路,全然不是路。


  叶小钗悬崖之见来去自如,是因为隐蔽处的藤条,不知情者只当是自然生长扎根岩石的凌乱短枝,知情者才知哪根是虚哪根是实。


  琢玉楼的人马反常退去,并未守株待兔,叶小钗与素还真皆毫不意外,却更为警惕。


  素还真道:“琢玉楼虽无大智慧,但强在足够小心,擎岭山之秘密,他一知半解,便不敢多加插手。嗯,琢玉楼背后之人,确实该给枉死的百姓一个交代了。”



  叶小钗与素还真分别后,沿来路回到别有洞天。


  他先前离开翠环山,一直在水月两忘轩养伤,傲笑红尘有事离开,叶小钗随即也离开了。


  近年内多有百姓失踪之事,天有不测风云,偶尔失踪几人当地村民也只当是发生意外,直至九分疯近来复出,失踪百姓渐多起来,才有人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向中原各位武林正道求助,此时也正是组织首次浮出水面。


  叶小钗自出了幻境之后便于明面上失踪,无人知晓,素还真将他重伤之后神智清明过片刻,在地上简单勾勒几笔线条,叶小钗便循着这图到了擎岭山。


  被毁坏的无名村落在北武林,擎岭山也在北武林,那副只有几条线的路观图恰是擎岭山山脉走向,最清晰的两处,一个是一处山谷,一个是山谷边一点,推算起来便是这陡峭悬崖上隐蔽洞天。


  崖上看来云雾缭绕,山崖之下是一处山谷,向阳面无草木,背阴面却绿意如春,形成奇特景观。


  此谷名为锁魂谷,附近百姓视为不祥之地。


  无论鸟兽或人,一旦入谷,罕有再出,就算得以逃脱,三日内若非躯体腐烂便是行尸走肉,从无例外。


  但叶小钗目的地并非锁魂谷,他须得去找寻一名高人,那名能遮天象异变之人。


  

  谷中深处,一间草石随意垒搭而成的小屋,弥漫着奇异恶臭。

  

  剑尖点血,半挂着的头皮与斑白枯发连着一小块头骨与一身狼藉的流浪者,是早前忽然现身的九分疯。此刻他不再是疯疯癫癫,也不猖狂傲慢,一生之中最清醒的时刻,他正犹自挣扎,双目圆睁。俄尔全身瘫软,难以瞑目地瞪视行凶者,而行凶者嘴角还残留着白腻髓海与血迹,剑未归鞘,人未离去,便另有人踏风而来。

  

  他往后退却半步,转身换了一副表情反迎上去。

  

  “久见了,好——友。”


  “是啊,剑子,久见了。”

  

  一半子话音落,人已动,剑离鞘,出招诡谲莫辨,每一招都是杀机。


  故友死而复活算是一件喜事,但若他方才生食一人脑髓,手中青锋还沾染血迹呢?剑子仙迹眉头紧锁,沉着应对。


  忽听一声惨叫,琢玉楼从残破污秽的屋内踉跄而出,他捂着胸口,面露惊恐,竭尽全力将胸口往一处挤压,浑身上下都是血水,华美朝服已经看不出颜色。


  他惨叫呼救,嗓音嘶哑可怕:“师父,师父救我!”


  琢玉楼紧紧地裹住自己胸口,一松手,胸前血水喷溅,都浸在衣襟上。他颤抖着解开衣扣,如他先前每次落蜕一般,胸前剖开一道伤口一般,但不同往常地,这次的伤口非是一层皮,而是打开了他的胸腔,将肌肉肋骨都裸露出来。


  一半子眉头一皱,急道:“徒儿,快过来。”


  琢玉楼此状显然不宜加入战圈,一半子急往后掠去,琢玉楼踉踉跄跄一路接近。


  然,琢玉楼并非当真求助于他,说好听的叫做师徒,实则各怀心思。琢玉楼十指成爪扣住一半子肩颈,张口欲咬,一半子冷笑一声,手已按入其脑后颅中。


  “好徒儿,为师本打算等你吸食千人脑髓再取你性命,不想你竟在此时落最后一层人蜕,天意如此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切都只在一瞬,剑子怒上眉山,古尘一开,一半子登时血溅五步,脖颈上一道红线,头颅已离开身体。


  琢玉楼的躯体抽搐着干瘪下去,一半子失去头颅的身躯却毫无反应,毫无影响地将他甩脱时。琢玉楼的躯体被吸得干净,仅剩下一层皮肤包着骨头,一半子手一伸安上自己首级,伤口迅速愈合起来。


  随着他身上伤口愈合,功力亦迅猛增长。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的好徒儿私下还吸食过习武之人的脑髓,比我想象之中更助长功体。”

  

  雷霆一怒,剑子仙迹出招再不留情,然而一半子毕竟已是活尸,古尘锋芒再利,于他也无差别。一半子毫不避让,他身上伤势惨重,换作常人早是一具尸体,可他介于生死之间,方食一人髓海又吸收一人功力,正是功体至高之时。



  冲虚崖上,素还真无视两侧废墟,径直进入书阁。


  书阁里还是当日惨状,书架胡乱层叠坍塌,几五落脚处,素还真走上楼梯,二楼也不再有人窥视。


  顶楼的横梁连接撑起整栋书阁的几根顶柱,廊柱宽大异常,素还真走到一半子惯常所坐位置,征用他桌面文房四宝,在纸上推算片刻,起身走到一根柱前开启机关。


  眼前出现一道暗门,他顺着阶梯向下而行。


  他走了很久,阶梯已深入山体之中,来去只有这一个方向,别无出口。磷火浮起,素还真依据五行八卦算出顺序点亮烛灯,灯光照亮山洞,他眼前果然是层叠堆积的尸骨。


  三层阵法,三道机关。


  阵仗堪比皇陵。


  素还真再走近,便觉灵气十足,触动阵法的瞬间,耳边嗡地一声,万鬼齐哭。


  锁魂谷之中法阵对应,正是此处。


评论
热度(10)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