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素钗】沧海一粟-尾声

结尾太仓促了……我愿意用一年时间换10w字的完结QAQ




  斗转星移,转眼日落月升。


  叶小钗仗剑而立,直对眼前对手。


  他的对手是一个孤僻的哑子,长相便不同中原人士,深隐桃林中,据说除了哑子谁也不见。


  因为那人自己便是一名不能说话的人,却能用奇异之法与人交流。


  叶小钗来过两次,头一次,他自言在自己曾经的国度,他名字的意思是“辰”,是一名占星者,国家败亡之后,他逃入中原,为一半子所救,因此答应帮他一件事。


  第二次便是此时,剑拔弩张。


  “中原的好朋友,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辰将长杖夹在左手虎口处,道,“你看,今夜的星象是否又变化了?”最后他双手一摊:“你看,我的手,已经很难改变天象了,一半子的天命到了,我用我的天命延续了他的时间,现在,离结束也不远了。”


  叶小钗一眼扫过他苍白手掌,他又道:“我知道,中原武林之中最讲道义,所以在报恩以外,我也答应帮助你们一件事。”


  “譬如,那个本来不该存在的皇朝。”



  此时,剑子与一半子缠斗久了,气力渐失,一半子剑招狠辣,是剑子未曾见过的招式。


  闪避一晃,纯白衣袍却未逃脱,衣角飘落之时,一半子的反应忽然卡了瞬间。


  这便是割袍断义。


  剑子星目含光,剑气凌厉,一半子身上无数见骨伤口愈合又被剖开,他干脆不避不让。


  那些伤势于他来说,确实不值得在意。


  他猖狂道:“剑子仙迹,凭你古尘在手,却又能如何杀死我呢?”


  “耶,自然是该如何,就如何。”


  素还真嗓音也透着一股子温文,不疾不徐传来,不知何时出现谷中。


  他袖口肩头衣裳被划破,透出几道血痕,背上剑袋已解,显然动过真气,手中捧着那个老木匣上着锁,锁通体都是斑斑锈迹。


  隔着月色,一半子一见那个木匣,浑身都颤抖起来,目眦欲裂。


  素还真朗笑道:“一半子道长,久见了。”


  他说话时,看着的是那个木匣。


  剑子“哈”地一声笑,一半子才知剑子本来与他缠斗就只是将他逼在原地,并非当真是欲以一己之力除去他。


  一半子并不在意伤势如何,左右这具身体本就已死,算来也只是一具活尸。一般活尸没有意识,更不懂保护自己的弱点所在,然而他并非普通活尸。


  他有一个秘密,深埋在冲虚崖下山中深处,三层阵法,三道机关,万骨守卫。


  这件事甚至连琢玉楼也不知晓,琢玉楼只知道一半子是长生不死之躯,只知晓吸食生人脑髓能够促功力急增。


  不知素还真如何知晓木匣之事,不知他如何取出木匣,一半子仍强自镇定。纵然素还真取出他唯一弱点,不知方法,也只是虚张声势。


  但素还真毕竟不是虚张声势,落华亭自隐蔽山洞之中出现,九分疯四处漏风的小屋被他一掌击破,朗月高照之下,尸骨包围之中,露出一个法阵。


  素还真打开木匣,匣中是一颗心脏。


  那是一半子前些年才从胸中摘出,是他神魂意识的最后依托。活尸躯体不生不死,他将唯一弱点摘出身体严密保护,便是天下无敌。


  唯独九分疯屋中法阵,一正一逆,术法正行可养他活尸之躯,逆行则是魂魄湮灭,挫骨扬灰。


  眼睁睁看素还真将那颗紧皱的心脏置于阵法之中,此阵只认九分疯一脉功体,落华亭幼时练过一段时日,但功体冗杂不纯,顺行尚可,逆行只片刻,肺腑已被自身功力震伤,一口鲜血喷洒法阵之中,心脏为他血液浇淋处加剧催化,如遭剧毒一般滋滋作响。一半子一声惨呼,阵法中物粉碎之刻,他躯体也溘然倒落,叶小钗一剑断他首级,那颗头转了大半圈,仍在他脖颈之上,伤口渐愈,却是诡异角度。


  心脏化为齑粉,魂识失去依凭,活尸身体仍能活动,却是半疯半傻。


  受尽折磨,却无法死去,一半子为长生不死费尽心思,耗尽数万人命,最终也只落得这一结局。



  一半子这一生算来算去,在这关键时候竟没想到落华亭。


  一半子出身组织,此事鲜少有人知晓。


  组织由一族特殊血统之人组成,也唯有他们能修行组织的特异功体。


  一半子天资极差,堪堪够上留在组织,却不知从何得知了生人髓海助长功体,偷摸地掳了不少乞丐伶妓,皆是不为他人关注之人,因此数回未被发现后,他便变本加厉。只是他还未知,这只是暂时的揠苗助长,时日渐长,吸食脑髓渐多,他开始无法抑制落蜕时间,也渐为首领发觉。


  当年的首领还是衍文敕书,她知此事而大怒,废了一半子右手逐出组织。


  他心生怨怼,最后一层蜕落下便是无生机,急于寻觅他法以求长生。


  却不知他如何接触了九分疯。


  九分疯出自养尸者一脉,养尸者需历大喜大悲,方有可能成就。一半子命侍女与九分疯结合,诞下一子,却暗示九分疯这天上掉馅饼之事恐怕不大可能……直到最后,侍女抱子自尽,一半子又偷出衍文敕书的亲生小弟落华亭送予九分疯,摇身一变,成为了九分疯的“恩人”。


  可以说,九分疯的一生都是在一半子掌控之中,为他挣扎沦落。


  素还真与叶小钗听衍文敕书平静说道,面前一座新坟,非是一半子,却是落华亭。


  阵法逆行的后果落华亭没与任何一人交代,或许组织潜入底下继续修行,确实是他一生所执。


  素还真叹了一声,却见剑子凝神天际。


  星象变了。



  白昼,素还真回了琉璃仙境,叶小钗已提前一步回来了,见到他,摇了摇头。


  辰终究是用自己最后能力,弥补了先前所铸差错。


  “走吧,我们是该将好友带回了。”


  叶小钗侧头看素还真,素还真亦回头看他:“叶小钗,我们很久没有并肩走过了。”


  至映竹峰上,景色依旧,只是多了重兵把守。


  朝中还未得知琢玉楼与落华亭的死讯,左副将奉命带兵驻守龙脉,见素还真来还向他行礼:“见过军师。军师,这位是……”


  “叶小钗。”


  左副将喜道:“中原剑圣,刀狂剑痴?军师真是好手段,这样的人也能招揽过来!”


  丞相在旁边刚要开口,闻言怔了半晌,转了话题,问道:“军师,天象异变,皇朝之气倾颓,你是来视察龙脉了吗?”


  正此时,龙脉之中听闻一声龙吟,盘旋龙气忽然拔高而起,竟是全部灌入素还真体内,在场众人皆是愕然。


  “龙气……皇朝!龙气!”左副将反应过来,怒吼,“全员备战!”


  皇朝众人呈备战之态,素还真安之若素,转身下山,左副将一个箭步夺了身边士兵手中弩机,箭矢为一道剑气所破。


  叶小钗来了。


  丞相见状,对在场众人一拱手,竟随叶小钗与素还真一道离去,皇朝军欲追,不知何时已陷入几个不愿归降的中原门派包围。



  琉璃仙境。


  一路跟随而来的丞相熟门熟路,一会儿便是屈世途端着茶壶出来了,衣服还没换,仍然是丞相那身便服。


  他一边泡茶,一边感慨:“好友,你这龙气剑的龙气,居然半年来无人发觉。”


  “哈,好说,不如好友这名忠心耿耿的丞相,居然半年来无人发觉。”


  “你又在损我了。”屈世途分好三杯茶,叹了口气,“叶小钗啊,想笑就笑吧,被素还真笑多了,不多你笑一下。是说你们两人是怎样遇见的,怎么这回见到你们,总感觉你们中间怪怪的。” 


  “丞相日理万机,想得很多哦。”


  “是啊,吾还在想,素还真回到琉璃仙境,是不是又忙得不可开交呢?”


  屈世途余音未落,天际出现异象,先前月色朗照的晴空忽降雷霆,天色霎时转为诡异暗红,遮盖天幕。妖邪气息无声侵入琉璃仙境,为清圣之气阻拦泰半,叶小钗上前一步,侧身握住刀柄,做出保护者姿态。


  素还真望了屈世途一眼, 拍拍叶小钗的肩膀:“无事,你入内休息吧,这里有我。”


  叶小钗摇头,素还真也不坚持,天上红色逐渐褪去,露出云霄万顷,却不见一轮圆月,甚至见不到一颗星子,像是极精致的画,却粗心地忘了点睛,显得呆板而僵硬。


  天幕非真,自然不能夜观星象,素还真手上掐算半晌,轻叹一口气,叶小钗与屈世途目光皆移至他身上。


  “神州将有浩劫一场,实在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素还真放下茶杯,向叶小钗道:“叶小钗,我稍后修书一封,劳烦你明日动身,前往天外南海。”


  叶小钗点头应允,显然又问了他什么,素还真道:“至于素某,有位先生透过天幕约吾一会,不用担心。”


  世浪汹涌,未曾止歇。


  未闻数声风笛离亭晚,人是君向潇湘我向秦。

【完】

评论
热度(16)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