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傲笑/剑子(无差)】踽踽·章一

章一

  

  故人自来路来,风尘仆仆。

  

  他衣上有洗不去的斑斑血迹,负一口白布包裹的长剑,身边跟一名稚龄孩童。

  

  放眼四顾,天地无依,唯山川连绵。

  

  若非刚辞别一位避世隐居的老友,剑子或许不会由此经过,也无从得见这位故人。

  

  他确实很久不曾见过傲笑红尘。

  

  往前些时候,剑子刚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等回转人世就没再见过傲笑,言语间偶然与药师提及,才晓得他功力尽废后独自离去,不知去往何方了。

  

  武林风起云涌,诸事万般。剑子也曾托人打探,可杂事缠身又寻之未果,只好暂且按下。

  

  却没料到会在此时此地见到。

  

  剑子停下脚步。

  

  但凡懂些功夫有点眼力的,都看得出傲笑红尘的功法太过阳刚,对身体损伤甚大。傲笑也从未隐藏此点。这种功体扎根于深扎稳打的根基之上,本来并无不妥,此时失却功力支持,凡胎肉骨终究不堪负累,一夕坍塌。

  

  他自己尚且如此,身边又跟着一名稚童,如今天下大乱,两人这一路想必艰难。

  

  世路难行。

  

  先是叶口月人,后有嗜血者,纵有正道一心维持,亦是有心无力。这境况全不辜负“苦境”两字:有人流离失所,也有人落草为寇,山贼盗匪越多,乱世自然越乱。

  

  有缘相遇,断然无法坐视,只顾虑对方或许还不愿遭遇故人,剑子便远远缀在后头暗中加护。

  

  小姑娘失语许久,初恢复说话还不利索,傲笑话也不多,路途中二人几无言语。

  

  天色将晚,荒山野岭里四面不着人家,风餐露宿已是常事。

  

  傲笑起身拱手道:“劳烦阁下相伴多时,请现身吧。”

  

  剑子哑然。

  

  他跟了有小半天,本以为自己足够隐蔽,未料曾顶尖的剑者依旧留着武人的敏锐。

  

  傲笑红尘不是喜好试探的人,他出声相邀,便有十成把握。再躲藏反惹人疑心,剑子索性将拂尘担在肩头,走出庇身处。

  

  “是你……多谢。”

  

  剑子往前几步,拦他话头,道:“说什么谢,见外。”

  

  这话说起来有点过往,傲笑已经不大记得了,剑子倒还惦在心上。

  

  此一时彼一时,算来还不太久远。

  

  那时傲笑护剑子穿过苦境,一路从中原往北隅寻圣水为他疗伤,不想当时路途中那些关心,有一日当真被打包好了原样奉回,算来确是一语成谶。

  

  傲笑无言应对,忽然衣角被轻轻拉扯,他侧过头。

  

  小姑娘因之前遭遇还有些胆小,白衣道者走近,就躲向傲笑身后,怯怯地露出半张脸。

  

  傲笑由她躲藏,道:“小红,这位是我的朋友。”

  

  小红歪着头盯着剑子看了半晌,多从傲笑身后探出一点,剑子哭笑不得。他脾气好又能说会道,一向老少咸宜,被当做坏人也是十分陌生的经验。

  

  三人席地而坐,剑子与小红熟得很快,傲笑并不参与,抿起的嘴角藏了一丝笑意。

  

  傲笑随手添几根枯枝,火舌舔过,树枝噼啪作响。


  

  火堆新添枯枝落叶,拨动几下,藏在下头的火腾地燃烧出来。

  

  剑子偏头看向火堆,傲笑恰不经意抬眼,于是四目相对,又彼此错开。

  

  火在萧瑟寒风中兀自烧着,枯折的树枝噼啪作响,火光灼灼。


  

  “你们打算去哪里?”

  

  小红坐在火堆边上烤火,吐字不大清晰:昆仑、山。

  

  剑子道:“此去昆仑山尚有不短距离,我恰好同路,可否与你们同行?”

  

  “剑子——”

  

  “嗯?不可吗?”

  

  他执意装傻,傲笑无从反驳,半晌,只道:“有劳你了。”

  

  远去昆仑的人数变成三个,多了剑子护送,脚程快了不少。

  

  进了镇上酒家刚坐下,剑子就被老友遣来的弟子堵个正着。

  

  少年人容貌清秀,正是有些男女莫辨的稚嫩时候,傲笑与他擦肩之时,他回头多看了一眼,不经意露出一点莫名笑容。

  

  “赤雪,你怎会来此?”

  

  被点名的少年回神,但笑不语,指指僻静处,请剑子借一步说话。

  

  酒家是普通的路边摊贩,木桌间客人和跑堂来来往往,无人注意到有心人轻手轻脚摸到他人桌边,银芒暗暗入手。

  

  ——只在电光石火,一只大掌蓦然握住了执凶器的手腕。

  

  大庭广众之下孤身刺杀一名孩童,怎么看都十分别出心裁。行凶者显然已经认出傲笑,神色蓦地紧张起来。

  

  傲笑神色冷肃,眉心深锁。

  

  他气力恢复不少,那人一时被他惊唬住,半晌才察觉那只手仅余蛮力,一翻手变掌劈出。

  

  掌风逼近,倏然一道剑气破空,打散强横气劲。行凶者心知厉害,欲撤又是一道剑气擦耳而过,将他钉在原地。

  

  小红被傲笑护在身后,懵懂不知方才变故,周遭人群却已吓跑一半,小店掌柜躲在柜台后不敢作声。

  

  行凶者循剑气发处望去,少年抱剑站在一位白衣道者身后,道者手执拂尘背负长剑,仙风道骨。

  

  行凶者欲挣脱傲笑钳制,剑子上前一步拦了,语气温和友好:“耶,这位朋友,饭菜还没上齐,何必急着离开呢?”

  

  ——不久后,云游归来的友人发现自己居所不仅有老神在在的徒儿,还多了一名据说是“一份薄礼”的随从,气得大骂:这白毛老道!

  

  这白毛老道一路将人护送至昆仑山下,言别之后路分两头,不曾回首。


  

  傲笑和小红在昆仑山留了很久,山上本来渐渐有了些人聚着,又逐次散了。

  

  一别经年,各自春秋。

  

  彼时小红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傲笑与她也渐渐淡了联系。

  

  可能确是缘分未到,她再没见到过这一路上遇到过的人,有的人已经不在了,有的人已经相忘江湖。于是过往种种,仿佛只成了童年幻想中的故事,再提及,也就剩一个莞尔。


评论
热度(15)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