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傲笑/剑子(无差)】踽踽-章五

章五


  那处山谷距离实在不近,剑子回到豁然之境,天边已是隐隐泛光,他挂念怀中那册奇异书册,毫无睡意,索性泡一壶茶,就灯烛之光仔细阅读。

  

  片刻已是天光大亮,豁然之境外有人等候,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

  

  剑子合书迎上前,道:“傲笑红尘,你来了。”

  

  “嗯。”傲笑应了一声,“我途中偶遇这位赤雪姑娘,应是你的故人。”

  

  剑子一眼望去,他身边是一名七八岁的孩童,眉目清秀,依稀可以看出一些熟悉影子。

  

  当真是赤雪。

  

  她神情举止并非童蒙之貌,应是与剑子情况同样,回到了“当年的”身体之中。此时听傲笑称其“姑娘”,看来已然知晓了。

  

  赤雪确实历尽艰辛而来,她本该回到原本时空,双目一睁却回到童稚之时,再来便是发现这个过去的时间已发生异化,甚至不逊原来。

  

  事情更加棘手了。

  

  剑子泡了茶,三人围坐石桌边。傲笑方得了一条线索,前来与剑子互通有无。

  

  “苦集灭道四境各有一册史书,名为天地纪元,苦境的史书流落异界,更遭更改。此境与苦境相同且有时间差异,此处异变恐与苦境的天地纪元流落相关。”

  

  剑子将茶送至他手边,道:“嗯……目前尚不能确认,不过,确实也是一个方向。如今事态未明,调查变故之因的同时不妨顺此方向同时进行。”

  

  他二人似乎都对《天地纪元》这陌生名字有所耳闻,赤雪看看剑子,迟疑问道:“先生消息从何而来?”

  

  傲笑斟酌开口,道:“一位故人,尚可信任。”

  

  他的“故人”本就不多,符合“尚可信任”四字更是少之又少,这四字精妙非常,剑子闻言便心知他所说何人,心中却渐生疑窦。

  

  言至于此,再问他恐怕也不会透露更多,剑子不想逼他,也无这个必要。

  

  赤雪与他们毕竟交际范围不同,也听不出他话中意思,忽而问:“苦集灭道四境皆有此圣书,此地难道没有?”

  

  “苦境的天地纪元已失落,此处究竟有无,无人可知啊。”剑子说罢,将旧书置于桌上,交予他们细看。

  

  书是寻常蝶装,赤雪拿到手中翻了两页,忽然又回头摸了摸,“咦”了一声,道:“这页好似未糊实……前辈请看。”

  

  她练的暗器比剑术多,手头细微感觉较之剑子仙迹与傲笑红尘更为敏锐。她举起书对着光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书册内部也隐有蝇头小字,只唯独是记载《天地纪元》那一页,遂小心拆解,从两页中夹缝看去。

  

  内页字迹似是特殊墨笔书写,不明不暗,只有寥寥几行。

  

  自左向右看是一团模糊,“触天地纪元”;再往前是“剑子仙迹,触天地纪元”;看前文,是上书天地纪元流落某处,又书天地纪元归属何物,那事物的名字又是一团模糊。前面的字迹已然模糊不清,只有最后这么几列依稀可辨。

  

  像是记载《天地纪元》的遭遇生平一般,无人书写亦有续文,自右向左顺序而成。

  

  三人皆是不曾料到,各有思索。

  

  剑子思索片刻,道:“此书不在苦境,接触必然是在此地,但我不曾有过接触天地纪元的记忆。而有人更在吾之后接触此书,如果能找到此人,或许可寻得蛛丝马迹。”

  

  “嗯,剑子,你不妨思考一下,这几日是否遇到过苦境之中未遇见的事物?”

  

  “这嘛……”剑子若有所思,“既然天地纪元归属于此,那么我接触到的很有可能不是天地纪元,而是它。如此看来,此处模糊字迹,应该是我昨日所见到的邪灵。”

  

  他此言一出,赤雪诧异道:“吾来豁然之境途中,也曾遭遇邪灵。如此说来,此处模糊姓名,应当是赤雪……是否因为这本《天地不可说》记载苦境相关,前辈是苦境之人,因此能显露名字,赤雪并非出身苦境,故而无法留名?”

  

  “不无可能。”剑子仙迹道,“你前往苦境之前就在调查,为何现在才突然找上你?”

  

  “遇见邪灵之时,它说吾是‘异界之人’,所以吾猜测它是感应到异界气息,”赤雪推测道,“前辈非此境之人,吾出身此处却从异界回归,恐怕只有傲笑红尘先生才可一探究竟。”

  

  “嗯……稍安勿躁。”剑子看向傲笑,“具体原因为何犹未可知,邪灵对于傲笑与对我们之感应是否相同,尚不能盖棺定论。”

  

  “前辈说的是,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剑子仙迹道:“此番回来就被找上门,看来是警告你不可插手了。”

  

  “不可能。”赤雪道,“若是会怕,当初赤雪何必调查这件事情,又怎会独自一人前往苦境?”

  

  傲笑道:“心怀天下固然令人激赏,但以姑娘如今孩童体貌,不宜以身涉险。”

  

  “然也。赤雪,你如今无功体傍身,不宜正面交锋,此事还是交予吾与傲笑红尘。”剑子考量之后,说道,“你对此处比较熟悉,可否请你潜入暗处,调查另外的可能?”

  

  “是。另有一事……”赤雪迟疑道,“吾当初察觉变化之时,恰是两位前辈……之后。前辈或许尚未发觉,晚辈在苦境便觉前辈与傲笑红尘前辈之间有一种……唉,你们在此处异变之后的关系,也许是内心深处欲望的放大表达。”

  

  她的猜测不无道理。

  

  只是又怎会是尚未发觉?

  

  傲笑红尘不语,剑子亦岔开话题,道:“我先去找秦假仙询问他是否知道些什么,傲笑红尘,你是否与我同行?”

  

  “不必了。”傲笑道,“听闻昨日已发现道无法前辈金身,邓王爷方面动向也不可轻忽,此事就交我吧。”

  

  “这……”许多事情与记忆之中的走向全然不同,剑子不知当不当说,终究悄声提醒,“小心圣踪。”

  

  傲笑微微颔首,不问他此语由来。

  

  “在苦境时,邓王爷金封圣踪后便去往浮光掠影,在此地却尚无消息,或许前往浮光掠影会有一番收获,但遇到邓王爷先走为上,不宜硬战。金银双掌掌劲奇异,十丈之外威力巨大,十丈之内已失金银封体之能,你务必小心。”剑子顿了顿,又道,“另有一事。呃……若没十分的必要,暂且别去红叶山庄。”

  

  傲笑不明所以,剑子似是不愿再提,于是道声“告辞”。

  

  豁然之境又冷清下来,剑子仙迹将那册《天地不可说》贴身收好,也离开了。

  


评论(9)
热度(10)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