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千回·重梦

  穿过浓雾,云天青驻足昆仑山下。
  播仙镇还一如当年,肩上同样背着行囊,踏上太一仙径的心境却全然不同了。
  云天青抬头望向插入云中的山峰,脚步不停。
  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却怎样看都是最初的起点。
  他自己身上还穿着琼华派的衣袍,跟琼华派下半山腰的人拐弯抹角打听到了何年何月,以此推算出此时玄霄与夙玉已承双剑,正是紧要关头,再迟个几旬,就得是幻瞑界十九年一度接近人间。
  山腰上是欲再挑战琼华试炼者的临时住处,琼华弟子大多御剑出行,除非送些粮水,一般不大来此。云天青告别了师侄候选人们,刚到岔路口便听见有人喊他。
  “天青,这么快就回来了?”
  那声音耳熟得令人怀念。
  云天青偏头去看,是一张熟悉面孔,温和相貌却颇有不怒而威之势,方从网络时代脱身的云天青有些感慨:果然是标准的大师兄。
  标准的大师兄玄震身后跟着几个小师侄,排排站成一溜,整整齐齐。
  他本来打算离开了,忽然看见云天青手里还未藏起的酒壶,面色一沉:“琼华派门规,俗家弟子也不可饮酒。我还有事,你回山门回报师父后自行去思反谷领罚,师弟师妹与后辈面前,还劳你做个表率。”
  云天青一脸乖觉,表现出深刻认识到错误的羞愧,应了声是。他演得不算假,可玄震早晓得他不是拿两句话就制得住的,又看了他两眼,无可奈何地带着师侄们离开了。
  其中一名小童穿着琼华入门弟子的衣裳,再大不过十二三岁,应该是没见过云天青,回过头打量他,对这位出场方式不太体面的师叔十分好奇。
  ——那确实是个机灵的孩子,云天青曾看着他长成半大少年,而后提着剑站在自己对面,尚带童音质问:“天青师叔,你为何背叛琼华?”
  玄震走了几步停下来,小童身边的小师姐偷偷回头拉他衣角,他赶紧跟着走了,剩云天青一个站在太一仙径的岔道口琢磨:采买那么多东西,难道有贵客将临?
  记忆之中,琼华此时正是网缚妖界的紧要关头,何方神圣才能使琼华派在此时匀出精力如此接待?
  云天青在山门外停了脚步。
  被派遣出去的弟子似乎不在少数,琼华前山罕见的冷清,除了看守山门的两名师弟,云天青在琼华派里遇见的头一位老熟人竟是夙瑶。
  她刚从琼华宫退出,一扭头就看见了云天青。她个头只到云天青的下巴,却莫名有种睥睨天下的气质,琼华上下怵她的人不在少数。
  云天青见了她,也垂手喊声“夙瑶师姐”,她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走了。
  琼华宫内只有太清掌门一人,罕见的对着云天青也和颜悦色:“不忙,天青,你与夙汐同去一趟陈州吧。”
  云天青一边应,一边却在寻思去找玄霄,怕再迟差不多就是“手足相残”、“兄弟阋墙”之时了。
  他回剑舞坪跟夙汐接了个头,房里没找到玄霄,匆匆又去承天剑台绕了一圈,禁地剑林外的符灵以行动表示玄霄夙玉确在闭关,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夙汐一路上心情很好,跟着云天青御剑兜了几个时辰,手里捧着小吃美滋滋的:“听说跟天青师兄出门是个美差,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这回可算轮到我了。”
  “是吗,对我评价这么高?师父让我别欺负你,我还以为自己恶名远播。”云天青笑道。
  夙汐“嗤嗤”地笑,忽然道:“你是掌门师伯的亲传弟子,幻瞑来的时候,要跟掌门和长老们一起去卷云台迎接。真是羡慕啊,虽说琼华与幻瞑界世代交好,可我还没有见过梦貘一族呢。”
  云天青表情僵了一下,随即不动声色将自己百多年来的的常识都当作脑子里的水倒了个干净,附和道:“是啊,听闻梦貘一族性情温和,又——”
  他生硬地转了个话题:“夙汐师妹,陈州应该不是淬玉的产地吧?”
  太清派遣他们来陈州仍是为了采买,于是一路上对着清单勾点下来,都是难得一见的宝物,唯有淬玉鸡肋得十分刺眼。
  淬玉似玉而非玉,观赏价值不如玉石,开采难度大,数量又稀少,灵气足却非人可用,实在无人会去采集。云天青也只少年江湖游历时,无意间借阅过一本记载各式奇异事物的闲书,才知晓这种异石。
  但这毫无用处的淬玉,唯独对妖而言是修炼的至宝。
  云天青抹了一把汗:琼华难不成是要跟幻瞑界做交易?可淬玉虽是宝物,仍比不上幻瞑界的紫晶石,否则记忆中的琼华也不会去强硬掠夺。
  夙汐一本正经:“掌门师伯说有,那可能陈州应是有妖族的商铺吧。”
  云天青只当她那句话是一句玩笑,哪知遇上才知竟是真事儿。
  陈州城外六七里有个小村子,收足了药材天已经黑了,来不及回城,两人决定在此借宿一晚。
  民居各自上了门板,找不到人问路,两人干脆信步而行,顺着村里乱七八糟的路走到最深处,倏见一家食肆还点着灯。
  食肆很小,连大厨带掌柜兼跑堂拢共就一位大爷,店里桌子也就只两张。
  店主大爷做什么都不急不忙,一手端一碗面,嘴里还哼着跑了调的当地戏,转头又摆上一碟炒蚕豆,捏着一个小酒杯,大咧咧坐在他们桌边,乐呵呵的:“你们是修仙人吧?也就你们大晚上过来这小地方。对面那家店前几天来的,夜里才开门,生意不错,带着我家小摊儿都有生意了。”
  他头发已经白了大半,用剩下的几颗牙嘎嘣嘎嘣去斗几粒蚕豆,再“呲溜”吸一口小酒,惬意地眯起眼睛,:“哦哟,你们看,门开了。”
  那家店名字简单直接,就叫“天地至宝”,店主是一只槐妖,优雅地卷着长尾,坐在店内招呼客人,是女人嗓音,说话客气又自得:“贵客请随意挑选,小店货品都非凡物。”
  云天青逛了一会儿,渐有客人进门,有修道者,也有妖族,相互客客气气的,像是普通小店里的普通顾客。可能是妖形不大方便,实在忙不过来,店主倏忽一变,成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目光和善,手里抓着个金玉烟斗,一脸的和气生财。
  柜里展示的淬玉被雕琢成各种模样,奇异灵气从内透出,果然都非凡品。
  但琼华需要采买的数量,把这柜中的都卷走了也远远不够。
  槐妖一听就笑了,放下烟斗,用本族话朝屋里吆喝了几句,过一会儿便有人推着小车过来,脚后头跟着两只大概还不会化形的小槐妖,毛茸茸的,活像两团毛球在地上翻滚,滴溜着圆眼张望。
  推车上是一块剖开的原石,男人脸上还有妖纹,他笑得有些憨,用不大熟练的人类官话问:“贵客,这个,够吗?”
  就算不识淬玉,夙汐也能看出这块石中淬玉品质相当不错。
  店主从柜台后走出,笑问:“如何?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最后一项采购齐全,紧赶慢赶,回到琼华还是迟了一点。
  太清掌门与长老们带着各自亲传弟子在卷云台上等候,云天青与夙汐分头而行。他混进掌门身后队伍里,引项极目望向剑柱,夙瑶见他神情专注,眉头一蹙。
  剑柱边上是他自来此就没见到过的夙玉与玄霄。
  本来这个场面见一次便足以铭记终生,偏偏他这来来回回地看了许多次,尽管每次都有微妙的不同,却始终没有这回令人不解——既然“琼华与幻瞑世代交好”,玄霄与夙玉又何必再网缚妖界?
  眼前剑光如柱,层层堆叠,蓦地便成网拢住妖界,将妖界拉向卷云台。
  与此同时,幻瞑大门缓缓开启。
  妖界入口处的紫晶石依旧亮得晃人眼睛,云天青跟在队伍之中,听师父与幻瞑之主就“双剑网缚妖界,梦貘一族可在人界定居”展开深刻交流,竟无言以对。
  大部队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大半天功夫,卷云台上已设好了比武场。梦貘一族生性温和,却同样尚武,于是听闻设台切磋也是例行节目。
  说是比武场,也只是普通圈起一块地,搭了一圈简单架子插几枝凤凰花,灯笼挂得整整齐齐,只差一张横幅写着“比武招亲”。云天青大概能够接受“人妖何异”的设定,但始终不太能接受这个世界每个人都被削弱一截的智商水准和审美水平。
  这种展示性质为主的切磋,身为掌门亲传弟子,云天青是绝跑不了的。——他寻思着,若是能在这擂台上与师兄切磋一场,想必是极好的。
  他运气似乎不错,一转头就颇为梦想成真,梦貘从旋梦里一趟趟往外搬紫晶石,幻瞑界得以支持,暂且放得玄霄与夙玉不用再以人力维持剑柱。
  小师侄人群里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云天青,把一张比武的生死状塞在他手里,他盯着那张纸看了半晌,决定不为难小孩子,在上头留下了龙飞凤舞的“云天青”三个字。
  纸上写着“刀剑无眼,点到即止,生死无怨”。
  他瞅着“生死无怨”那四个字,觉得越看越顺眼,字签得也格外奔放。
  头一场对手是幻瞑界一位少年英才,跟云天青——现在看上去的年纪差不多大。那少年身手不差,但他年纪太小,终年守在和平安乐的幻瞑界内,缺乏实战经验,云天青不愿伤他,收剑回鞘,招招留足余地。
  每一招都只堪堪高上那么一点,让那位梦貘族的少年败得心服口服。
  少年输得起,被打败了仍一身斗志,兴致勃勃才下场。台下还没唱喝下一名对手,云天青目光扫了一圈,定在台下等候的玄霄身上,朗声道:“师兄,不如我们也来一场,生死无怨。”
  不用点名,琼华众人都知道他喊的是玄霄。
  台上云天青出了一身的汗,刘海湿成了几绺,不成样地贴在颊边。他目光灼灼,扬眉一笑,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好!”玄霄等候已久,应得爽快。
  同是琼华派掌门亲传弟子,天资自是万中无一,众人目光皆聚于此。
  玄霄穿过人群,大步上了擂台,云天青抛却手中长剑,剑在比武台上发出“当啷”一声。
  无论是切磋还是真正对战,抛弃武器不是看不起对手,就是等同投降。
  分明是云天青对玄霄邀战,又焉有此理?
  台下围观众人议论之际,却见他反手一抽,一柄长剑倒持在手,与玄霄手中羲和剑锋相对。
  两人所持之剑竟然同是羲和!
  一众哗然。
  比武台上,玄霄神情微变,云天青一声“请”后,由不得任何人出声质疑,一招已出,电光石火。
  太清拍案而起,却已拦阻不及。
  云天青手中羲和不知来历,比玄霄那柄黯淡不少,他非羲和宿主,理应发挥不出三成,玄霄提剑格挡,却被云天青手中那把一击而断。
  天地褪色之前,剑入剑出,血溅了云天青一身。

评论(2)
热度(10)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