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千回-前尘·二

  云天青很是犹豫,他不能始终守在青石壁边上,就算他可以,玄霄也绝不会给予配合。

  

  关键在于携有生气的并非云天青,而是玄霄。

  

  依他向来性格,一人独闯鬼界绝非多想。

  

  云天青无声地叹了口气,又慢慢回到青石壁前,看来鬼身复原确实迅速,他已经可以一个人慢慢行走。玄霄对他在石壁与桥头来往的行为十分不耐,目光触及他衣裳为羲和烫得蜷曲的破损处,又莫名无法留他一人,只好站在桥头看他玩什么把戏。

  

  其实这回云天青确实没打算玩什么把戏。

  

  他仿照玄霄当时动作,将手覆上青石壁,只在刹那,青石壁之中哀鸣求救之声直钻颅脑,云天青也不料有如此结果,撤手后退欲安抚青石壁。

  

  玄霄魂魄无完整躯壳承载,被强行聚在一处,本就虚弱至极。云天青不久前受鬼声震荡,尚流了一脖的血,何况而今的玄霄?云天青不容易安定下石壁,一个回头,便见玄霄摇晃几下,被河中枯骨趁机扯住了衣角,一头栽入血水之中。

  

  “师兄——”

  

  

  玄霄环顾周遭,一片荒原上尽是枯草,色调暗沉,像是囤积久了的血。他神识飘忽不定,无法自行行走,不能动弹,控制不了自己身体,更不知现在所处何方。

  

  看景色应该是鬼界的某一处,尽管玄霄并不认得,也总是知晓鬼界那片无穷无尽的灰黑天空。

  

  不远处有鬼作吏装扮,应是一名鬼差,他揣着个白色灯笼,泛鬼气森森的青光,分明无风,灯笼却烛火摇曳,忽明忽暗。

  

  他好像看不见玄霄,也并不在意灯笼的状况,大咧咧把它往身边一放,蹲下身絮絮叨叨:“你只差一步就有鬼仙之体,又不像我们还得服役,鬼界又不是好地方,还留在放逐渊做什么?”

  

  鬼差身边不知何时浮现一道鬼影,渐渐清晰显露出面容,云天青不假思索:等。

  

  “等什么?”他问道,随即反应过来,“哦,你等的……是你那位传闻中中大名鼎鼎的师兄?”

  

  “哈哈,是啊,他确实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大笑,答道,“不过也不尽然,我在等师兄,也在等天命。”

  

  “天命,什么天命?”

  

  “我不知道,所以我在等。”

  

  天命?什么是天命?玄霄这一生最不信的就是天命。

  

  或许夙玉因天命而亡,或许云天青因天命而候,纵然玄霄自己十九哉冰封又被禁东海漩涡之底千年……或许那确实是他的“天命”,但与他毫无关联。

  

  ——玄霄一直以为,无论如何,在这一点上,云天青或者夙玉,与他是一样的。

  

  “人神妖鬼,无论是谁,都可以不从天命,也都可以不信天命,但‘命’之一字……”

  

  云天青还在说话,他声音已经听不清了,与他对话的人声音也越来越弱,玄霄感觉自己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远。

  

  声音逐渐散去,云天青与那名鬼差身影也成了小小黑点,四周只剩下鬼气森森的寂静,玄霄忽觉身负万钧之力,连双眼也难以睁开一线。

  

  倏然,蒙眬之间有谁接近,死气与鬼气浓得难以忽视,却微妙从中泛出些仙气。

  

  玄霄几已失去五感,唯独心口有一线清亮与外界相连。

  

  他终于陷入不生不死的沉睡之中。

  

  

  云天青从头到脚都是血污,狼狈地坐在土堆上。

  

  “你确实很会使唤我。”玄震在他眼前站住,递给他一个小布包。云天青苦笑道:“师弟不敢,可是我总不方便去到人世,只好拜托大师兄奔波一趟。”

  

  玄震本来也只是递话茬,并不恼怒,问他:“玄霄现在怎样?”

  

  玄霄与云天青一般一身腥臭血水,合目躺在一边枯草堆上,神色并不安宁。

  

  “无事,师兄他性情坚定,不会为外力动摇,忘川对他毫无作用。”

  

  “嗯。”玄震看他打开布包,问,“你发现了?”

  

  “是我疏忽了。这里与我们来时毫无差别,我误以为他躯壳不全,是由于青石壁之中诸多损伤,却没想到这里也是幻境。”云天青取出一条红绳,道,“只差这一点,生魂就都找齐了。”

  

  “若非……我也会迷惑于此,每方世界之中,唯有这块青石壁是真实之物,任一地界有人触碰石壁,他处的青石壁就会变成普通石墙。至于玄霄,他躯壳遗留现世,死气侵蚀魂魄,齐而不稳。天青,我时间不多,你千万小心。”

  

  “多谢,再会。”

  

  玄震已经走远了。

  

  再回过头看玄霄,云天青突然有些头疼。

  

  魂魄齐全,就有了过往一切记忆,碎魂上记忆或许无法留存,但要让一个“吾宁成魔”的玄霄说出性命相托,几乎是全无可能。

  

  况且羲和既回到他手中,就不再好取回,比起临时的强行融合,羲和自然更认生辰五灵相契合的宿主。

  

  云天青刺破指尖,在玄霄七窍留下一点血迹,红绳是几重幻境之前立命符所留下,此时被他用自己的血一点点染了,缠绕在玄霄十指根部,配合七窍处鬼血困锁魂魄。

  

  恐怕还得庆幸先前石壁传出的那道鬼哭,若玄霄清醒,绝不会任由他如此摆布。

  

  望舒在地上虚画一周,云天青布下法阵,持剑伫立,以自身修为激出无形气罩。玄霄身上冥河血水已尽数消退,生气鲜活。

  

  只差一点。

  

  不掩恶意的鬼气近在咫尺,云天青强跨鬼仙之境,气罩落成便有微风一卷,再不见痕迹。

  

  气罩只能隔绝生气外泄,却阻不了众鬼循此而来,七窍血锁须半盏茶长短才可生效,此处已不是放逐渊,云天青更无法背着玄霄再回青石壁。他一咬牙,羲和与望舒双剑相劈,将羲和中残存的一点生魂气息转入望舒,融合鬼仙灵气迸出勃然生机。

  

  背水一战,没有退路,成便是成,败便是两人的魂魄俱消,怎样都不合算,又不得不为之。云天青逡巡着再看一眼玄霄,忽而望舒剑光一挑,丰沛阳气引动群鬼转向追去。

  

  他在荒地之中来往穿梭,神色不大轻松,汗水沿额头滚在面庞,衣裳都湿透了。

  

  看似被追得仓皇逃窜,实则有迹可循,云天青按照脑海之中所定位置疾行,以剑气在这片荒野之中刻画一张巨大丹书,将玄霄所在之处包裹于内。

  

  

  “唔——”

  

  阳炎与死气相冲,玄霄神魂震荡,头痛欲裂。他强咽下喉头一口腥甜,艰难起身,以羲和支住躯体。挪动间双手十指上红线渐松弛,他手中吃力,红线蓦受冲击,倏然崩裂。

  

  一缕生气脱离掌控逸出魂壳,而后开闸一般无可抑制。

  

  玄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显而易见,他所在之处同手上红线一样,皆是云天青所为。

  

  云天青不在身边,不知是去了何处,又目的何在。

  

  逸散生气被无形气罩笼罩,禁锢在狭小区域之内,涌入玄霄魂鞘之中,又争先恐后地挣脱死躯,每一进一出一丝一缕都如针扎心口一样刺痛不已。玄霄拄剑吃力地挪动几步,就如同他体内逃逸生气一般为气罩所困。

  

  他提气冲撞,气罩纹丝不动,痛极怒极,羲和一剑斩出,只听“铛”一声,长剑被强行架住,霎时生气挤出气罩裂口,周遭瞬间嘈杂。

  

  便是云天青。

  

  云天青强入鬼仙之境,透支仙气运转那张巨大符箓,最后一处落下,便觉心口一震,呕出一口鲜红的心头血。

  

  玄霄的功力比他预计还要高深,他强压伤势,一个箭步冲上,望舒冰寒对上羲和阳炎。

  

  云天青气息分明已乱,却依旧反制住玄霄。

  

  他命格虽非天水违行,无法成为望舒宿主,只因身故多年,鬼气之胜远压凡人,望舒自然为他所用。反观玄霄,体内死生二气相冲,实力难出,残魂虚弱,自然不敌。

  

  玄霄为云天青所阻挡,难以前进一步,招式来往之间被强行推回气罩之内。

  

  一者望舒横挡剑势,一者羲和杀招毕现。

  

  指根红绳彻底崩裂,七窍血锁也隐隐受到触动,云天青又是一口血,望舒脱手,他勉强站住,抓住羲和:“玄霄,我不必多说,你知晓现在是什么场面。——你难道愿意永远困锁这片虚无幻境?”

  

  事已至此,一切坦白,反倒轻松。

  

  没有讨论劝说的必要,云天青懒于做无用的尝试。

  

  玄霄生来傲气,纵求生机,也绝不会假手于人,就算那人是云天青。

  

  何况是“性命相付?”

  

  当初未负情谊,却终究负了他的性命。

  

  “云天青,你干什么?”

  

  羲和仍指他胸腔,望舒却放弃格挡,云天青握住羲和剑柄,掌中被阳炎烧灼出两道露骨的伤口。

  

  羲和剑剑尖抵在他心口处,玄霄紧扣剑柄,怒斥:“放手!”

  

  云天青摇了摇头,言辞干脆:“要么我俩都死这里,要么就一起走。”

  

  他一步步靠近,羲和也一点点刺入他胸膛。

  

  鬼身濒死,死气便淡,可承生魂。

  

  失却生魂的羲和被鬼气污浊,随血迹褪去一层光泽。

  

  云天青的气息愈发近了,像是风吹竹林一般的清朗,玄霄肌肉一点点绷紧,双手颤抖起来。

  

  “云天青,你逼人太甚!”

  

  “我不想逼迫你,你可有退路?”

  

  只要松开羲和,羲和落下,剑便不会破开云天青的胸腔,可作为一名武者,玄霄绝不会弃下自己兵刃。

  

  他双目紧闭,咬牙切齿:“云、天、青——云天青……”

  

  颤抖手指终于还是松开羲和剑柄,玄霄却没有料到云天青向前一迈,再抢夺已来不及,他握剑锋一用力,心口绽开一朵血花。

  

  重伤躯体支持不住,云天青晃悠着摔下去,手还勾着玄霄的脖颈。

  

  从不远处看来,倒像是极尽缱绻的缠绵。

  

  最初的亲吻也像风拂竹梢一般,似假还真,唯留下若有似无一点竹香。

  

  “玄霄,你……甘心永远以残魂之态……苟延残喘?”

  

  “住口——”

  

  “玄霄,你甘心……永远寄身于他……他人心绪结成的幻境之中?”

  

  “云天青——”

  

  “玄霄,你难道不信我?”

  

  云天青不等他再回话,欺上身按住他唇齿交缠,他毫无分寸地抱住云天青,不知觉间颊上有水珠滚落,灼得脸上一片湿热,不知是血是泪。

  

  羲和上为鬼血污浊处,渐渐腐蚀出斑驳锈迹,比来时还要老旧破败。

  

  玄霄意识渐渐迷茫,合目前最后一眼,仍是云天青。

  


评论
热度(11)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