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序.桃花源]

  注意,此为仙剑奇侠传四同人文,青霄向(云天青X玄霄)

  如因CP产生任何不适请自行负责Σ(`д′*ノ)ノ 如果因为我的文安利成功,请关注微博@放荡不羁的青霄拓荒小队 !Σ(っ °Д °;)っ 


  首先,破璧,不是破瓜的意思(破瓜你们可以百度一下→_→),这里的璧,请用最原始的意思去想一想,对哒,它是玉璧= =

  然后,这篇是修改过发出来的,不会太长,也就十四五章四万多字的样子,所以对不起我要做刷Tag狂魔了,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o( ̄︶ ̄)n

  最后,我不太会说话,如果你实在想打我,我特么已经被打过了<(  ̄^ ̄)(θ(θ☆( >_<  


-------------------------------------------------------------------------------------------


序.桃花源

 

  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久到黄山脚下的小村庄早把村名换回了“云家村”,久到时常出现在黄山青鸾峰上的白发剑仙再未回来。

 

  云家村的村口却依旧还是一片接着一片的农田,再远些,依旧还是湖边的空地。

 

  自古到今,云家村都不是什么大地方,这块空地可算是孩童玩耍的唯一去处。

 

  ——此时的孩子们,就在这块宝地里仰着脸,缠着一位仙人讲讲外面的天地,讲讲他自己的故事。

 

  那是一位天生仙骨却游走于人间的仙人,模样清隽意气潇洒,整日挂着恣意又无心的笑。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小小的农家村子,更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来这并不繁荣的地方,只能看出他似乎是个很会讨人欢心的温柔男人,还带着一身再平凡的衣裳也掩盖不住的灵气。

 

  “讲故事?好,就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他席地坐下,一只手托着下巴,似是在回想。“这个故事有点长。”

 

  身边围着的孩子们期盼的看着他,几个半大姑娘也把绣布带了来,做惯了粗活的手在绣品上娴熟动作着,也都把眼儿瞅着他。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我记得,那个时候这村子……”仙人脸上挂着浅淡的笑,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唔……云家村,很久以前出了一位驻守边疆有功的大将,皇帝给赐了名字,才改叫太平村。——你们知道吧?”

 

  孩子们纷纷点头,这是小小的村子里顶值得骄傲的事情。

 

  尽管已经不知过了几个朝代,皇帝又换了多少个,这个太过偏远的农家小村却一直存在着,并不被战火波及,并且一直由长辈到晚辈口口相传着这件值得骄傲的事。

 

  “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个人在这个云家村里出生了,他的名字叫云天青。”

 

  “可是……”有个小孩子忍不住开口,语气中有些小小的不服气。“可是村子里不给取这个名字的。”

 

  “云靳怎么这么小心眼,一辈一辈的村长也不知道改改规矩么。”仙人嘟哝了两句,皱皱眉头,双手抱怀,对一群小豆芽菜做出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故作凶恶道:“那你知道为什么村里不给取这个名字吗?”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疑惑地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诚实地摇摇头。

 

  他们都是听着村子里大人讲的,究竟是为什么,连大人们都不晓得,这只是因为村子里的规矩。

 

  “那不就是了?村里不给取着名字,还是因为我故事里这个云天青。”

 

  仙人似乎挣扎了很久,才继续说道:“他只是——有那么一点顽皮,有那么一点不喜欢读书,因为总是捉弄别人,长辈们都不怎么喜欢他。所以才十几岁,他就被赶出了村子。”

 

  孩子们到底是天真的,心里不由同情起那个“云天青”,——没有一个孩子是愿意被大人们束缚在学堂里,天天背“子曰”“不亦乐乎”的。

 

  仙人清清嗓子继续讲故事。

 

  “云天青被赶出了村子后,就一个人四处闯荡。他到过不少地方,认识了不少人。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走的,或者说是他刚走,李寒空后脚就追上他了。”

 

  “李寒空这人啊,平生最看不惯那些为富不仁的贪官名门,他立志要当一个大盗,说是要劫富济贫。那个时候,云天青和他都还算小,十四五岁的毛头小子嘛,总是壮志凌云。”

 

  “两个年轻人都是心比天高,——可惜也都是命比纸薄。”

 

  仙人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他们在一起并没有多长时间。那些日子,虽然经常被人追打,但每天都很开心。”

 

  说是少年人年少气盛,却也有人会用一生去实现他的心血来潮,——就像是李寒空。

 

  “等李寒空真闯出了点名头,云天青早就不和他在一起了。这样算来,等到后来他被捕的时候,云天青——应该已经死了吧。巴蜀大盗李寒空,作为一个大盗,也算是名留青史的传奇人物了。”

 

  “云天青和他分开之后就去了寿阳,在那里救了一个刚赴任却被流匪悍盗劫持的清贫书生柳世封,还结拜成了异姓兄弟。”

 

  仙人笑了笑,说了下去。

 

  “云天青在寿阳偶然遇见了一位剑仙,剑仙很欣赏他的根骨和智慧,——”仙人说到这里,得意的扬了扬嘴角,就像是被夸奖的是他自己一样。

 

  “他突发奇想去修仙,就此辞别了柳世封,一路到了陈州。——龙湖潮水,倚栏歌榭,都是陈州极美的风景,去过的一辈子也不会忘掉。”

 

  “后来云天青找到了剑仙,剑仙告诉他,若是想去拜师,必须从播仙镇旁的太一仙径自己上去,作为试炼。”

 

  “云天青虽然那时候也才十六七岁,但是在江湖上已经折腾过几年了,而且还是要多谢李寒空。——比起跟李寒空在一起经常被追杀的日子,这些个小妖小怪也算不上什么。”

 

  “琼华派的的试炼——既然琼华派早就消失了,我也就不妨说了——琼华派的试炼是在幻境当中的,分为酒色财气四个幻境。”

 

  一个姑娘听到“酒色财气”四个字,好奇地问他:“那仙人你能通过吗?”

 

  说完又她后悔了,红着脸偷偷看了仙人一眼。——仙人毕竟是仙人,神仙们不都是无欲无求的吗?

 

  仙人哈哈一笑,一双桃花眼里眼波流转着,煞是好看,只瞅的那姑娘红了一张脸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

 

  他却看了那姑娘许久,才笑道:“我么?也不看我活了多少年了……或许。总之——云天青当初是跟一位师妹一起通过这个试炼了。”

 

  “云天青当然知道越快回到幻境外越好,这样就不可能去一关关的走。所以他就投其所好,在第一关就把酒仙翁老头子哄得乐晕晕的,不仅给他尝够了那号称‘一醉梦千年’的好酒,还让他二人直接出了幻境。——倒是有些后悔,当初怎么没去闯闯,看看那些个幻境都是什么样子的。”

 

  “那个师妹是个伶俐的小姑娘,后来的道号,叫夙汐。”

 

  “两个人的表现让掌门大为满意。夙汐成为了青阳长老的弟子,而云天青被在寿阳遇到的那个剑仙的师兄——当时琼华派的掌门,太清真人收为了徒儿,亲自传授仙术剑法。琼华派收徒可是很严格的,若是没有仙缘和资质想都不用去想,可谓千里挑一。——能被掌门收为弟子,云天青的根骨的确挺好。”

 

  仙人得意的抬起脸来。

 

  “云天青没有出家,因为他只是打发时间,也不是真想升仙,更何况琼华派的道士不是能够成亲的,所以只是做了俗家弟子。”

 

  仙人顿了顿,又道。

 

  “不过,云天青不是太清唯一的弟子。在他被收为掌门亲授的徒儿前,他已经有了两位师兄。掌门首徒道号玄震,跟云天青同居一房的,道号叫玄霄。”

 

  玄霄的名字,在数百年前的修仙门派中是人尽皆知,令人……闻风丧胆?不过孩子们当然不会知晓。——毕竟那是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更何况那是远在昆仑山的琼华派,是剑仙们的门派。

 

  说是剑仙,终究也就是懂点功夫沾染了些灵气,学会以气或意识御剑而飞的凡人。

 

  云天青就成了这么个山下俗人口中的所谓“剑仙”。最后葬剑而居,远是非凡尘,终了身受寒气而死眠于玄冰中,墓穴被独子云天河失手毁败——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虽然对仙人来说那个“后来”也不过转瞬须臾,但对于只有数十年寿命的凡人,那些年已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从十几岁年少轻狂的少年人,到三十未满便殁的父亲,也不过这数十年间。

 

  这个故事不是有趣的,但是仙人显然不这么认为。

 

  他回忆这个故事的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眼角眉梢都挂着戏谑。

 

  “玄霄是个大美人。”

 

  仙人提到玄霄的时候眼里的水波更温柔几分,他很认真的回想,然后很认真地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玄霄是个优秀的近乎完美的人,仪表堂堂,对于修仙十分执着,心无旁骛,——所以也总是板着一张脸。可惜了他一副好面容,女孩儿们怕是都给他吓坏了,若真有心仪于他的,怕是都不敢跟他接近了。”

 

  “而且他的性子倔得很,犟起来别说是黄牛,就连十头八头寂玄道上的牦牛都拉不回来。有时候师父布置了任务,无论如何他也要做到。”

 

  “琼华派的弟子大多是睡通铺,几个人一个房间。唯独玄霄和玄震特殊,作为太清真人的徒儿自个儿睡一间房里。云天青入了琼华,被太清相中成了第三个掌门亲授的徒弟,就跟玄霄睡一间房间。玄霄不善表达,但两人都是年轻人,云天青和他慢慢也就混熟了。”

 

  “单是跟玄霄这样清冷固执的人‘混熟’,就已经是很伟大的事情了。”仙人侧着头似是在回想着,嘴边忍不住的笑意,眼睛里满满的都是追思。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9)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