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章二.最不该,忆往昔]

  注意,此为仙剑奇侠传四同人文,青霄向(云天青X玄霄)

  如因CP产生任何不适请自行负责Σ(`д′*ノ)ノ 如果因为我的文安利成功,请关注微博@放荡不羁的青霄拓荒小队 !Σ(っ °Д °;)っ


-----------------------------------------------------------------------------------------------


  跟李寒空在一起坑蒙拐骗当当小工,在寿阳吃住都是柳世封负责,因而云天青手里头还有些闲钱。他也不是耐得清闲的人,到得早了,就在陈州城里晃悠着。

 

  陈州的倚栏歌榭就在龙湖旁,傍晚潮声歌声萦绕在耳,云天青人长得好,又嘴甜会讨女孩儿喜欢,花娘们都抢着陪他喝酒唱曲儿,似乎就是到了梦中仙乡——就算是神仙,也向往这种日子吧?  

 

  这片儿云天青逍遥快活,但重光剑仙毕竟不是来玩乐的。他的同修师兄青阳在这陈州城里等他,是为了看陈州的先天八卦是否有异变。

 

  云天青晃晃悠悠的消磨了一个月功夫,才去客栈找到了青阳和重光。

 

  然而,果然世上是没有便宜好捡的,原本以为可以托着剑仙的关系直接拜入门派,没想到还是要自己走过去。

 

  云天青牵着从巴蜀就陪着他的那匹矮脚小马,风尘仆仆地可以跟当年和李寒空见面时相媲美。

 

  抬眼看看四周,只有一望无际的黄沙广漠,视野尽头的长河落日,不像是江南的温婉烟云,却美得非常豪壮。但是在云天青眼里,真正美的是他终于看见的那个小镇,估计能在天完全黑下之前到达。

 

  小镇叫播仙镇,因为老人们都说这里的水源都是山上仙人赐的仙霖。

 

  月亮还在东方的时候,云天青坐在点了灯的毡篷里听客栈的老板娘这样说。

 

  播仙镇是充满了西域风味的小镇,就连吃的喝的也是羊奶茶葡萄酒手抓饭一类满满都是西域味道的食物,倒别有风味。

 

  第二天临近晌午,老板娘给云天青做了顿很不错的吃食,叮嘱他买些干粮和食水,还给他指了路。

 

  上山的路不好走,总是有些小精小怪的,估计就是琼华派对想要入门成为弟子的人的第一道考验。云天青不是死脑筋,一个劲儿跟这些精啊怪的打又费力又费时间,亏得跟李寒空在一起时躲着人家的追打练就了他一身好轻功,他绕过那些小精小怪,很快就上到半山腰。

 

  一路上来他一个人没看见,半山腰却多的是人,有男有女,说是都是没有通过考验的,准备过段时间再来。

 

  云天青倒没有问他们有什么考验,——毕竟如果谁都提前知道了琼华派的试炼,那这试炼又有什么作用?这些人估计都早被通知要三缄其口。

 

  他在一个热心人的小屋里歇息了一会儿,准备继续上山。

 

  “少侠,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那少女眉目清秀,娇俏可人,年纪也不大,一双眼睛盯着云天青眨啊眨。

 

  别说云天青根本不想拒绝,就算真要拒绝,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估摸着就连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于是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路走一路聊。

 

  少女说,她生在一个乡里小地方,也不起名字,知道是在喊谁就成。村里人都叫她元夕,因为她是元夕那天的生日。十四岁时,她不中意村子里那些莽汉子,说想要修仙。——虽是小地方,但因为家里只她一个独女,自小就娇惯的厉害,又可怜她身子弱,所以就送她到琼华来,只是她用了两年的时间都没有通过试炼。

 

  云天青这才知道这姑娘只比自己小了一岁,只是因为眉目天真又体弱才看上去小了些许。

 

  云天青笑着跟她说:“元夕妹子不用担心,这次跟着我,肯定能通过试炼。”

 

  元夕“噗”的一声,用袖子掩了嘴笑了出来,并不很大的一双眼睛忽然变成了一泓弯泉,轻灵剔透的闪啊闪,看得云天青呆了呆。元夕笑道:“少侠倒是有把握。——少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什么少侠不少侠,满天下都是侠。我叫云天青,生在黄山脚下一个村子里,今年刚好十七。”云天青微微扬起嘴角,在山高处的冰雪映衬中露出一个温和又飞扬的笑脸。

 

  两个人边走边聊,不知觉就到了寂玄道——太一仙径的最后一段。刚上坡,云天青似乎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凝重了下来:“元夕妹子,小心。”

 

  是一只牦牛,一只绝对不是普通动物的牦牛,低着头拱着角直直冲向云天青,——这一戳中,定是腹烂肠穿。

 

  一只牦牛倒下的时候,云天青晃了几晃就不见了,元夕正在担心,却见他手上拿个精巧的瓶子,瘦高的身子从牦牛腹下钻了出来。他打开瓶塞嗅了嗅,笑道:“看来是琼华派也怕有人死在这太一仙径,竟然在这牦牛妖怪的肚子下面藏了这些个好药,——你从来不知道吗?”

 

  元夕摊手摇摇头,道:“我以前上山可是规规矩矩的走,从没碰到过这些怪物。”

 

  云天青一拍手道:“能全避开这些怪物?妹子,你才是真高人啊!”

 

  寂玄道并不长,云天青跟元夕弯弯绕绕的躲开那些妖物的视线范围,不一会儿就到了琼华山门。

 

  琼华派的山门金碧辉煌,直插入天,庄严肃穆。门口立着两个带着剑穿着统一衣裳的人,看来就是琼华派的守门弟子。

 

  守门弟子见有人上山,便去了其中一个禀告掌门,那弟子很快便回来,让云天青和元夕跟在他身后走进了琼华宫。

 

  掌门就在琼华宫。

 

  琼华派的掌门太清真人是一位严肃的老人,眉须皆白,仙风道骨。

 

  太清真人看见云天青和元夕走进琼华宫,打量了几眼,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召他们入了须臾幻境之中——这便是入琼华的最后一道也是最难的试炼。

 

  须臾幻境有四大关卡,这四大幻境都是对应了人心中最无法抵触的东西:酒、色、财、气。多数认同不过琼华的试炼,因为这须臾幻境。然而这两人很快就出来了,也并未有恍惚沉迷之象,让太清大为满意。

 

  于是他道:——

 

  “云天青,你今后由我传授,随玄字辈——”

 

  “师父,我不打算出家。”云天青愣了一下,随即道。

 

  太清真人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可惜啊,如此良材……那便依旧唤你天青吧。”

 

  “元夕就跟随我师弟……青阳长老吧,以后你就唤作夙汐。你二人既已入门,当守门规,切莫触犯。”

 

  两人低首回“是”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太清真人道:“这位是你们的大师兄,也是我门下的弟子玄震。玄震,这是天青师弟和夙汐师妹,你先带他们熟悉一下。”

 

  “是,师父。”

 

  玄震是个和他长相一般沉稳而温和的人,说话有条有理,安定斯文,任谁也无法不喜欢他。

 

  倒是大师姐夙瑶,浑身带刺,时不时冷嘲热讽一下的模样让云天青颇为头疼——虽然这位大师姐真的是好心,只是想要委婉又不大会表达罢了,但是对于云天青这种顽劣不改混世魔王一般的人,这种别扭的阴阳怪气还不如直接打他一顿比较好。

 

  然后,然后云天青就遇到了玄霄。

 

  云天青遇见玄霄其实是在剑舞坪上,就在玄震带云天青去弟子房后,云天青收好东西出来,一抬头就看见束着冠的褐发男人在练剑,认真得连汗水把头发黏了起来都丝毫没有察觉。

 

  云天青突然觉得似乎懂了,——在和几个花娘闲聊时,为什么她们说认真的男人是最英俊的。

 

  其实认真的男人不一定英俊,却非常有魅力,那是一种一种气质,是一种晋升到了气势的气质。

 

  眼前的男人却不仅有气质,还有一张俊美的面孔。

 

  玄震唤来了他,一如既往温温和和笑道:“玄霄师弟,这是新拜入门下的天青师弟,也是师父亲授的,以后和你同住。师父事务繁忙,你比他入门早,要多关照些。”

 

  显然玄霄对这个大师兄也颇为信服,恭敬道:“是。”

 

  玄震转头又对云天青道:“这是玄霄师弟,你住的那间屋就是跟玄霄师弟合住的,以后有什么不知道的也可以问他。”

 

  云天青笑的眉眼弯弯,一副天真纯朴的模样道:“大师兄费心了,天青知道了。”

 

  似乎也对新来的师弟秉性有所察觉,玄震只是微微一笑道:“哪里。——我要去承天剑台了,师伯还在等我,先行一步。”

 

  玄震离开之后,玄霄又坐了下去,云天青托着下巴坐在他身边直勾勾地看着他,玄霄被他看毛了,问道:“天青师弟,你看什么?”

 

  “看琼华好看啊,宝相庄严,不愧是修仙圣地。”云天青眯着眼睛笑,不甚正经地回答道——在那个遥远又必须笑着回想的时候,云天青还只是云天青,玄霄还只是玄霄。

 

  不过其实那时,他正在运转脑袋想一些奇怪的问题:琼华里多的是俊男美女,只是可惜怎么都“看破红尘”非要出家。

 

  ——当时天色已晚,玄霄倒也没有在剑舞坪久留。

 

  他和云天青的弟子房也就在剑舞坪边上,正对着剑舞坪。他回到房里的时候,云天青已经理好了床铺——两床铺子整整齐齐的并排放在榻上——,坐在椅子上把玩手上的一枚虎牙,听见他来了,回头对他一笑。

 

  “师兄。”

 

  云天青的声音很清朗又不失男儿的低沉,带着南方男人特有的绵软温柔,眼睛亮而不锐,就像是融进了水波一般。这样一个年轻男子,笑起来的模样自然是清朗出尘的,玄霄蓦然改变了因为这个人的初见时不大有礼数的目光产生的不好看法。

 

  玄霄抿了口水润润嗓子,放下自己的铺盖,又看了看云天青,——那自觉的家伙已经把两人的枕头并排放在床头了。

 

  入夜,两人都已就寝。

 

  偶然地,玄霄惊醒了,翻身时看见同床的人还没睡,半眯着眼睛死死瞪着自己的枕角,紧紧抿着嘴唇,借着穿透窗纸的月光看得出已经冷得毫无血色。

 

  山上本就是越高越冷,温差极大,何况琼华派在昆仑山顶,更是极冷极冷的地方。尤其是到了夜里,甚至连夏天也会下霜。

 

  云天青是南方人,习惯了温暖和湿润,昆仑的风虽不似南方冬季的北风借着湿气往骨子里钻,却比南方的风冷得多。

 

  但云天青似乎是生来有体贴别人的癖好,即使冷得全无睡意,也尽量不让自己有任何动作搅扰玄霄的睡眠。

 

  所以,玄霄深夜里醒来,一扭头,被一双蓝莹莹的眼睛吓了一跳。

 

  “天青?”

 

  那人惊觉,抬起头对着玄霄,一双晶亮晶亮的眼睛里好像都冷得都结了冰一样,苦笑着轻声道:“唉,没想到这里竟然这么冷——”

 

  “过来。”

 

  哈?云天青偏了偏头,一脸不解的表情,玄霄掀开自己的被子抓住他的胳膊往自己这里靠,然后拉起云天青的被子盖在了云天青身上——这样云天青就相当于盖了两层被子。玄霄的被子里很暖和,全然不像云天青的被窝丝毫没有温度。

 

  玄霄身上也是灼人的,隔着两层薄薄的亵衣传进云天青和他紧贴的身体,玄霄轻声道:“冷的话要说出来,你体质本就偏于阴寒,不能硬撑。快睡吧,明早还有早课,师父会教你基本的火系法术。”

 

  其实,倒是一个面冷心热的师兄。云天青笑了笑,闭上眼睛。

 

  ——在门派里目前认识的几个人中,太清严肃但慈祥,青阳就是个会在暗地里给人下套的面儿上老好人——也就是传说中的腹黑,而一副孩童相貌的重光性子也跟小孩似的直接而多变,几个长老里就差宗炼还没见过。

 

  至于同辈的师兄弟姊妹里,大师兄虽然温和敦厚,但是个能扮猪吃老虎的角色。只是——琼华派怎么这么多别扭的不会表达的人?不但大师姐是这样,同屋的师兄也是这样。

 

  不过幸好玄霄师兄跟夙瑶师姐也是有区别的——他不是个阴阳怪气的人——,云天青绝不敢想象自己跟夙瑶大师姐一样的人能同处一室。

 

  夙汐师妹是个水灵剔透的妹子,娇憨天真,虽相识才半日,但云天青真是打骨子里疼她。

 

  ——有了暖烘烘的被窝,还有一个体温偏高的师兄,云天青胡乱想着,迷迷糊糊睡去。

 

  这一觉时间虽不长,但睡得不错。醒来的时候天才微亮,云天青眯着眼睛盯着一个墙角看了一会儿,迅速起身穿上衣裳。

 

  琼华的衣裳的确挺好,看上去似乎很薄却很暖和,方便行动。

 

  玄霄一早就起来了,云天青起身时他正在束发,把一缕缕褐色的发丝束成一束,盘旋在头顶,再扣上冠,用簪固定。

 

  早课上,玄霄偶然回头看见云天青,他只是草草梳通头发,一头和眼瞳一样泛着幽蓝的长发被简单的撩起一半。

 

  玄霄当时想:连发也不束,这人也太过张狂。但他却没想过,这个人还能更张狂;更没想到,多少年之后,他自己也会如此张狂。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4)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