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章四.远有青绿近却无]

  注意,此为仙剑奇侠传四同人文,青霄向(云天青X玄霄)渣文慎重

  如因CP产生任何不适请自行负责Σ(`д′*ノ)ノ 如果因为我的文安利成功,请关注微博@放荡不羁的青霄拓荒小队 !Σ(っ °Д °;)っ


  日更两章,昨天因为打本没有更新(抱头)今天特更新4章_(:з」∠)_不过先等我写完红旗部门申请……

-----------------------------------------------------------------------------------------------


   “师父。”


  太清还在殿里,转过身看见云天青,唤他上前:“你的修为也够下山历练了,虽然仓促了些,你且回去收拾物件,明日一早,随玄震玄霄下平妖山。”


  “多谢师父。”云天青拱手行礼。“那天青就先退下了。”


  在琼华修行了几个月,都被禁止下山,偶然逮着了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下山,显然让云天青颇为愉悦。他嘴里哼着不知哪支江南小曲儿,没有走上遍布门派的传送法阵,却是顺着长而险的“天道”慢慢走回去。


  还没到剑舞坪,就听见吱吱喳喳的声音,云天青循声望去,是夙莘在和两三个人辩论着什么。


  ——说到夙莘,这丫头在其他人面前疯疯傻傻,尤其喜欢跟云天青这种痞子凑在一起,跟个假小子似的,但是在夙瑶面前就只剩下冒冒失失,甚至还会装乖乞怜,云天青就笑她:恶有恶人磨,一山更比一山高。


  夙莘总是不服气的顶回去:“你在玄霄师兄面前不也是乖乖的?”


  摇摇手指,云天青笑得一脸高深莫测。——“师兄可好逗弄着呢,惹毛了顶多会掰些大道理生生小气,哄哄就好,才不像大师姐动不动啰里啰嗦”——。云天青似乎想到什么,望四周看了看,笑话道:“我说夙莘妹子啊,你不是缺母爱吧?”


  每一次发生这样的对话,都是以夙莘被他气得七窍生烟,说再不去理会他结束——当然,那个“再不去理会”的时间恐怕到是立这誓半盏茶之后就结束了。


  夙莘和云天青关系好,是不争的事实。


  ——见此,云天青略略扬眉,却是继续往前走他自己的路。


  但云天青和玄霄的房间就在剑舞坪旁边,夙莘就在剑舞坪上跟那几个人争辩,云天青若要回房,必定会听见他们说话。——所以现在云天青就听见了,他们争辩的是明日下山之事。


  那几个人都是玄字辈的师兄师姐,只不过不是太清亲授的弟子。明日下山除妖是由太清掌门的首徒,整个琼华门派里现下的大师兄玄震带领的,听闻那妖物体表鳞片和内胆都可入药,因此既要除去祸害百姓的妖物,又不可伤其体表,难度颇高。


  此次平妖定好了只有三人,玄震,玄霄在列自然是正常的,只不过云天青的名字,却是最后定下的。


  玄霄和云天青入门时日都不长,但不同于玄霄平日认真用功,云天青一直颇不被人看好。因此,这几人都认为让云天青去平妖定会拖累玄震和玄霄。


  夙莘本就和云天青走得近关系好,便与他们争论起来,论着论着,就有了点争吵的意味。


  忍不住扶额,尽量使自己的存在感减弱再减弱,云天青已经站在了弟子房前。还有两步……一步……可怜他刚想推门就被夙莘叫住了,让他顿时后悔为何自己刚刚没有施展风归云隐。


  但毕竟在场的几个人都是师兄师姊,他还是乖乖转回了身来,露出一脸天真纯良的表情,用略略低沉却润泽柔软的声音道:“各位师兄师姊,夙莘师妹,喊住天青——可是有事?”


  有事也罢,无事也无妨,掌门亲自指定的,难不成就凭几个弟子的三言两语就能改变?那些师兄师姊原本也就是担心云天青会给玄震和玄霄拖后退,只是发发牢骚罢了,偏偏夙莘当了真,才引起了这场小小的争辩。


  解决了这事,云天青打了个呵欠,一再向夙莘保证绝对会给她带好玩的东西,这才被允许回屋。


  屋里,玄霄放弃了今晚的修行,正在收拾行囊,见云天青回来了,顺手给他丢去一个包裹。


  “师兄也很期待下山嘛?晚上的练剑也省了?”云天青一边挑拣出自己衣箱里的几件衣裳以最不占地方的方式塞进包裹,一边信口打趣道。


  经过了几个月的折磨,终于适应了云天青不靠谱性格的玄霄对此只是淡淡答道:“明日要早起,今晚早些休息。——还有。”


  正当云天青对他停顿半晌的“还有”表示疑惑时,几套衣裳砸了过来。


  “此次平妖地处偏僻处,为方便行动,还是不要穿琼华的衣裳好。”玄霄把刚刚的话接完。


  这次要除的妖物是某个弟子御剑回山时看见的,处在非常偏僻的地方,虽然远远的看着村中布置都是汉人的风格,但毕竟万一是异族之人,信仰远比种族更容易发生争执。


  云天青毫无防备地被衣裳这种大型暗器的袭击,无奈这衣裳不能弄破又无法躲避,一件衣裳刚好砸中他的脑袋,他哀怨道:“师兄,我们几个月来日日交颈同眠,你好狠的心……”


  这人本来就是一副恣意又多情风流的模样,难得能看见云天青有些狼狈的样子,玄霄决定忽略他带着明显性质名为“调戏”的话,而是满意的欣赏自己无心造成的状态。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平日模样再严肃也不能掩盖真实,——比如现在,他唇边眼角都是少年戏谑的笑意,带着些狡黠的味道,哪里还有平时老成样子?


  两个人可以说是度过了目前为止最为和谐气氛最好的一夜,甚至玄霄还一时兴起跟云天青说了自己的过去,包括在道观里和以前师父的生活,又或是他儿时的顽皮事。


  ——所以第二天本该等在山门的玄震背着包袱敲开房门时,两个人才刚刚准备出门。


  玄震从来都是个温厚的大师兄形象,也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只是温和笑道:“我们走吧。”


  换下琼华弟子服的玄震和玄霄对云天青来说都很新鲜,但不得不说,玄震穿着棉布裋褐,给人的感觉瞬间变成了温和的爹亲。


  三个人御剑在风中站在了一起,对着那弟子描画的地图按图索骥。真让人佩服,三人足足走了三天弯路才发现了目标,也不知道是哪个弟子那么厉害,竟把图画得如此……简明易懂。


  好在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那的确是汉家聚居的山洼,几个村子都大受妖物的威胁,连白日里也几乎没人敢出门,正商量要去求仙人保佑,这儿剑仙便来了,一个个感动得热泪盈眶。——在普通的山野农夫看来,能在天上御剑而行的剑仙就是仙人。


  其实那妖物并不算太强,不然太清真人也不会放心让玄震带着两个从未过历练的师弟去除妖,只是为取妖物身上材料不能伤及内腑有些棘手。


  还好云天青主要修炼冰系和风系法术,擅长隐蔽和控制,若是来的只有玄震和玄霄,虽仙术厉害,但他们两人修行的都是火系仙法,长于攻击,定难以完成任务。


  村人淳朴热情,妖物被除去之后都把三人当神仙来供,弄得三个人接受不行,拒绝不好,十分尴尬。


  本来他们计划在此地过一晚,就启程回昆仑山,硬是被几个村民留下来款待。玄霄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心里不知所措,面上还要做出平静的模样全听玄震指示。


  玄震罕见这师弟脸红的模样,看得有趣,不过还是婉拒了——:“多谢各位,只是我们被派来除去祸民妖物,顺便采取药材,眼下若再不回去用清气镇住妖气,怕是这妖物的内丹会发生异变。”


  此次除妖可以算是非常成功,对于初次下山历练的玄霄和云天青来说,他们表现得的确很出色,只是回来路上发生一些事情,让人心里有些担忧。——云天青知道玄霄的体温很高,云天青也知道玄霄是阳时阳刻生的,但不只是云天青,包括玄震和玄霄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炎阳之身,是会伤及自己的。


  玄霄自幼被一位道士带进道观修道,长大后师父归山被太清真人带入琼华派,一直平心静气,从未发生过任何意外。然而御剑而来,面对的是纯朴的乡亲,归程也是走陆路,一路遇上些事情,竟致阳火焚心。


  ——亏得云天青生来体质偏于阴寒,又习得不错的法术,虽男子属阳,也总好过任其发展。


  只是不知道,这阳火焚心是否如此容易发生,毕竟玄霄还太年轻,他的路还很长,还会遇见太多的是是非非。而云天青也不希望看见他只能终日清心寡欲,失却了活气。


  因为玄霄的伤,玄震决定推迟返程的日子,等云天青的阴寒功力化去玄霄暴动的阳火再启程。好在玄霄年纪还不大,功力也不算太深厚,花了几日功夫就没什么关系了。


  玄震和云天青担心玄霄御剑会再次导致炎阳暴动,三个人慢吞吞的一路骑马坐车,最后愣是走回了琼华派。


  去琼华宫见掌门回报任务,玄震和云天青先回到弟子房,留玄霄一人听太清真人说话。


  云天青启动传送法阵回到弟子房时,天色已经有些低沉了,玄霄还在掌门那儿听训,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云天青顺手把从播仙镇带回来的羊奶茶放在桌面儿上,收拾了一下包裹,洗漱之后便歇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太迟,已经赶不上早课,云天青在自己的小柜里翻出山下带的一些小玩意儿,准备去送给别人。


  已经颇为老旧的门被轻轻地推开,发出温柔的咿呀声,玄霄刚练完剑,身上脸上都是汗,见云天青醒了也就不再轻手轻脚,径直抱起水壶将其中液体灌进喉咙。


  只是他不知道,他拿的不是房中的茶壶,而是云天青从山下带的羊奶茶。云天青虽然看见了,但他不是一毛不拔的吝啬鬼,也没去提醒玄霄。玄霄意识到嘴里味道,已经喝下了一大口,很诧异地发现他拿错了茶壶这个事实。


  ——事实证明,有时候吝啬鬼也会给人带来帮助,云天青没去提醒他,后果就是玄霄身上起了一片片的癣。谁也没想到,玄霄竟然对乳制品过敏,所以,尽管山下播仙镇盛产牛羊奶和各种牛羊奶制成的美食,他却从来目不斜视,坚决不去看去买。


  玄震来找他们的时候看见了躺在床上的玄霄,云天青简单的说明了事情后,这位温厚的大师兄说话声音里都带着颤音:冰冷严肃的师弟脸颊鼻头泛着红癣的模样全然破坏了他的表情,意外的非常惹人怜爱。


  不出两个时辰,恐怕是全琼华都知道这件事了,连太清掌门也赶来探望他被误伤阵亡的爱徒,虽然云天青觉得师兄瞪他的眼神里格外怨念,虽然,云天青觉得太清真人的嘴边上也有笑意。


  ——将这事情传播出去的,不是玄震,不是云天青,更不是玄霄。那么,到底是谁将这事说出去的?就让它成为一个千古之谜吧。


  不过,那段时间之后,玄霄和云天青走得越来越近,包括原本云天青喜欢的醉花荫也带他去过。


  玄霄一直嘴里极力否认,心里却又无法否认,他的确喜欢云天青睡前与他小聊片刻,尽管不会扯上任何严肃的话题。——也算是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两人睡前总会东拉西扯地说些话。


  云天青的声音很润,在渴睡的时候变得更加低沉且柔软,偏偏他本人又是极尽温柔的典范,那些话语,软糯缠绵得就像在枕边说着情话的情郎。


  ——后来,云天青已经带着眼下还未出现的夙玉师妹离开琼华,夙莘逗弄了几年刚拜入门下名义上师从宗炼长老首徒的小慕容紫英,也开始怀疑飞升的是是是非。她离开前没敢去找夙瑶,却偷偷找到云天青要了灵光藻玉,去禁地找到玄霄,说起那段美好得太过单薄的时光。


  她问:


  玄霄师兄,云天青不懂情也就算了,你怎么也没看出来呢……


  ——从那时起,你对他就一直有好感,也可能不只是好感。


  ——天青师兄太多情,多情的人很少专情,所以他不懂。可是玄霄师兄,你怎么也没想明白?


  玄霄看她不语,她问自己:


  ——夙莘,你自己懂吗?


  那些年月,正如早春的朦胧,青碧依稀,却谁也没有来及去捕捉。待到终于回忆起来,再回头,早就遍寻无踪。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