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章六.处处相思]

  注意,此为仙剑奇侠传四同人文,青霄向(云天青X玄霄)渣文慎重

  如因CP产生任何不适请自行负责Σ(`д′*ノ)ノ 如果因为我的文安利成功,请关注微博@放荡不羁的青霄拓荒小队 !Σ(っ °Д °;)っ


  日更两章,于是今天要更新四章0 0这是今天的第一章,艾玛太渣了我觉得我已经无法修改了_(:з」∠)_

----------------------------------------------------------------------------------



  前不久帮宗炼长老打了一柄好剑,玄震照例被严肃的老人叹息着“怎么就没先被我收入门下”,他一哂,向宗炼道别,退出了承天剑台。

  这一阵子忙完,玄震就没什么事了,时不时望玄霄房里看看,导致玄霄再去龙芽道丹已是两天以后。

 

  云天青的情况不太妙。

 

  他刚被送到龙芽道丹时醒过一次,但又因为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龙芽道丹的从医弟子说:命是肯定没危险了,但左手伤了筋骨,怕是保不住。

 

  琼华派里谁都知道,云天青习惯用左手做事。

 

  后来再看,那只手的确没能保住,终究还是落下了一辈子的毛病,不能再吃力,动作也不再灵活。幸好云天青向来喜欢左右开弓,右手用来虽不熟练,但只要不是精细活,倒和左手没什么差别。

 

  没过几天,玄霄和夙玉再次进入禁地全心投入练习双剑。

 

  双剑一开始修行,玄霄和夙玉就没日没夜地在禁地中修炼,再没多余的心思想其他。举派飞升,是琼华派最重要的事情。

 

  夙玉的根骨并不很好,玄霄又是难得一见的奇才,于是夙玉这儿一门心思不能拖玄霄后腿,玄霄那儿希望夙玉不要太勉强自己,偏偏两人的性子都极其倔强,谁也不肯开口言明。

 

  云天青从来是怜香惜玉的,但可惜玄霄显然对“男女之情”没有什么鲜明的概念。虽然云天青看出他对夙玉有些和夙玉对他一般的感情,但在他朦胧的意识里,夙玉只是他比较亲近比较喜欢的师妹,或许还要加上她是望舒剑的宿主,——所以,夙玉的那些心思,注定要被辜负。

 

  从一开始,云天青就认为夙玉不应来修道,她是个多愁善感的柔弱女子,又太过倔强。或许有自己的选择是好事,但这好事一旦做过,便成了误人误己。

 

  杳杳灵凤,绵绵长归。悠悠我思,永与愿违。万劫无期,何时来飞?

 

  轻袅的歌声,清朗的天日,轻飏的凤凰花瓣,那时的夙玉温和夺目一如身边的凤凰花。

 

  沐风静静地听着,云天青也静静地听着,那是属于少女的一段心思,细腻精致,但又脆弱不堪。

 

  玄霄和夙玉约定以后还要在这儿看花的时候,树上的云天青垂下眼抽动了一下嘴角,那种带着些苦笑意味的表情,也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玄霄,亦或是夙玉。沐风看着他们走远,轻轻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她身边的云天青侧过脸来,幽蓝幽蓝的眼中被凤凰花的颜色氤氲开一片粉红。

 

  沐风摇了摇头,忽然道:“若我说,我原本是一只花妖,你还会理我吗?”

 

  云天青笑了,道:“这是什么傻问题,所谓的狐仙不也是狐妖修炼渡劫而成?是精是妖是仙,又有何差别?同类里也不烧令我厌恶的,异类里也不乏让我欢喜的,能谈得来就成。”

 

  “可惜,他不会这么认为。”

 

  沐风又轻轻叹了口气,转眼消失了。

 

  自顾自的跳下树,云天青往承天剑台走去——因为他的左手不好再使剑,宗炼长老特意帮他把原本的左手剑修成了右手剑,说好是今日去拿。

 

  凤凰花的花仙所说的“他”,云天青知道是谁。沐风眼里的那名男子,正是夙玉眼中的那个。可惜,双双无缘。

 

  “想当年,我也是很多女人喜欢的啊,好女孩儿怎么全给师兄抢走了。”

 

  刚取了剑放回房中,屋里冷冷清清,他转身出去了。

 

  原本以为玄霄又要十几天才精疲力尽的回房一次,没想到云天青刚从膳堂回来,就看见了眼睛烧得跟他身边羲和一样的玄霄。

 

  “师兄。”

 

  云天青轻声唤了一声,一如往日,但玄霄抬起头的时候,云天青分明看见他脸上无法说明的近乎疯癫的表情。

 

  玄霄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是云天青也还是第一次看他这幅模样。——而此时的玄霄自己好像也吓了一跳,立刻坐定运功。

 

  久违的睡前小聊,云天青从玄霄断断续续的叙述中知道,双剑的进展并不妙。

 

  而今,全门派都知道了关于双剑的事,云天青也知道玄霄用得是至阳至热的羲和,而夙玉用的是至阴至寒的望舒。但从一开始听说双剑,云天青就有些不好的预感——他们用了一个词:宿主。而若非是邪剑,怎会有宿主一说?

 

  玄霄说,前几日,他和夙玉依旧分别在禁地中至阳的山洞和至阴的山洞中修炼,忽然,他觉得羲和的热脉走入全身,仿佛羲和活进他血肉一般,当时他觉得是功力有所小成,但后来就心绪繁乱暴躁。他便去了至阴之地找夙玉,忽然发现平和了下来。

 

  玄霄说,他一连几日都是如此,只是可能因为夙玉的功力没有他深厚,所以还没有出现这种现象。

 

  云天青抿了抿嘴,紧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转眼三年,双剑有成,正是妖界临近昆仑山巅的时候。

 

  那时的惨景,任谁也无法忘记。

 

  天是血红的,地是血红的,每个人的眼睛,都是血红的。琼华派的许多弟子们见妖就杀,就算连眼还未睁开的小妖也难逃一死。他们疯了一样地抢夺幻暝界中的紫晶石,再无平日里恭敬谦和的模样。

 

  既然是琼华派的弟子,云天青必然也要参加战斗,但他天性不喜杀戮,总是和夙莘夙汐一起躲到无人看见的地方。

 

  那天,云天青还未来及找到夙莘和夙汐就被人看见了,只好跟他们一起闯入幻暝界,时刻寻觅机会溜出去。

 

  幻暝界里的妖是梦貘,食梦的温柔妖族,生活起居的地方有如他们的本性一般梦幻:旋梦。

 

  云天青顺着旋梦一路往里走去,正看见偏僻角落里的一名弟子杀红了眼,剑尖即将刺进一只小貘的胸口。这么多天来,云天青总是躲着这种情况,现在亲眼看见了,他却没有办法不管——不管再怎么混蛋,云天青的确是温柔到了极致的家伙。

 

  救下小妖的不仅是云天青,还有忽然出现的银发男子,黑氅红瞳,面无表情的英俊面孔上蔓延入高领的正红色印纹明显表示,他是一只修为颇高的妖。

 

  那男子看了云天青很久,最后拜了下去:“此乃我幻暝少主,唤作梦璃,而今战事紧急,我们实在无法确保少主的安全,望阁下能施以援手。”

 

  云天青吃惊地挑了一下眉毛——毕竟梦貘虽是温和,却是颇为高傲的种族,若非情况的绝对紧急和对自己的绝对信任,绝不会把少主交给自己——更何况,还加上了深深一拜。

 

  “我曾经看过阁下的梦,想来可以托付。”那梦貘道。

 

  云天青最后自然是答应了。

 

  刚满十天的小妖身体太过轻软,就算用左手抱着也毫无问题。云天青小心地抱着被襁褓裹起来的小家伙,忽然想到什么,掀开衣摆,扯下腰间的一个玉佩,系在了小家伙身上,睡得甜甜的小梦貘就变成了睡得甜甜的小女婴。

 

  原以为此事已够隐蔽,没想到仍是有弟子看见,传说云天青是叛徒,只是苦于没有任何证据。

 

  此时太清掌门战死,琼华派大乱。

 

  偷偷御剑把梦璃送到了寿阳,云天青还是决定返回琼华——毕竟自己那么多师兄弟姐妹在那里。恰好柳世封夫妇一直未有儿息,得到这孩子欣喜若狂,看他们已经忘记自己的存在,云天青虽然有些挫败,但也放下心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云天青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刚好遇到夙莘,夙莘抬头碰上带着眼圈的云天青,看见他下巴上胡渣都冒了出来,青青的一片儿,吓了一跳。

 

  云天青拖着夙莘走到夙玉房门前,让夙莘进去喊她——毕竟再怎么亲近,云天青也是个男人,总不方便进女子住所,尤其是那个师妹还未起身。不一会儿,夙玉开门迎云天青进屋,云天青找了个借口把夙莘打发走。

 

  “夙玉师妹,你觉得如何?”云天青道。

 

  这句话来得非常突兀,夙玉显然听懂了,她摇头:“这不是仙界,是炼狱。”

 

  云天青忽然换了个话题,道:“你和师兄修炼双剑的过程中,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夙玉讶异,随即恢复了平日里冷淡的表情,却很认真道:“玄霄师兄变得越来越暴躁固执,他身边的炎阳之气越来越浓,而我——我越来越畏寒。”

 

  “琼华派修炼双剑网缚妖界,是个错误。”从妖界的轨道接近开始,云天青紧蹙的眉峰就没有松开过,他忧虑道。“若是按现下的情况来说,你和师兄的修炼得越深入,性情就改变得越厉害。——师兄变得火一样暴躁冲动,而你……你该是与他全然相反的全无感情,六亲不认。——就算这些不论,我们真的应该那样杀妖抢夺他们的宝物吗?”

 

  夙玉脸上露出了不忍的表情,她从一开始,就不想修仙。

 

  云天青之所以敢对夙玉这样直言,也是因为对夙玉的了解,这个聪慧的师妹很早之前就发觉了异常之处,况且战争残酷,曾经的昆仑净土便地血腥。

 

  “夙玉师妹,你和师兄比较亲近,你去劝他,他或许会听。”云天青也很无奈,道。“我们若劝服师兄立刻停止运功,没有了双剑,网缚不住妖界,就不会有杀戮,而师兄或许也会恢复。”

 

  夙玉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毕竟玄霄的倔强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她不认为,玄霄会听她的意见,但若再迟,琼华派将被鲜血覆盖。

 

  她最后用力点了头,没有取望舒,便出了门。

 

  然而,玄霄果然没有听夙玉的劝说,甚至动用羲和召唤来了望舒。夙玉被私心爱慕说是妇人之仁,那悲痛欲绝的模样让云天青很是心疼。

 

  最后云天青说:“夙玉,我们下山。”

 

  其实那天晚上,云天青不仅带了夙玉一个人。夙莘因为夙瑶暂且留下,夙汐在半山腰御剑离开了他们,而云天青则带着夙玉往自己的家乡,黄山方向御剑而去。

 

  ——那是玄震最后一次为他们放水,因为第二天,这位宽容温和又心思敏捷的大师兄,死在和妖界的战争之中。

 

  离开得太晚,离开了羲和的望舒开始反噬宿主,夙玉越来越畏寒,云天青只能给她运功驱寒,但日子久了,云天青似乎也有被寒毒侵染的现象。他几乎翻过了整个黄山,终于找到了“阳”一半的阴阳子阙给夙玉服下,但说什么也没有找到阴的一半好给玄霄送去。

 

  夙玉的症状似乎好了很多,他们便成了亲,在云天青儿时顽皮发现的山顶上隐居,并生育了一子,取名天河。

 

  好景不长,夙玉生下天河之后望舒寒气又开始反扑,不到一年便去了。

 

  夙玉的性子和玄霄一般,极其倔强,自下山以来,从未说过玄霄二字,但云天青知道,她忘不了师兄。

 

  繁星灿烂,天悬星河。

 

  云天青抬头看着满天繁星,想着放在夙玉墓室中的灵光藻玉,无声地叹了口气。

 

  后来,学会说话的小天河好奇的问爹,那个屋子不远处爹爹不让进的山洞叫什么名字?

 

  云天青笑了一下,摸着儿子的小脑袋,说:“叫石沉溪洞。”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