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章七.何处明月不照人]

  注意,此为仙剑奇侠传四同人文,青霄向(云天青X玄霄)渣文慎重

  如因CP产生任何不适请自行负责Σ(`д′*ノ)ノ 如果因为我的文安利成功,请关注微博@放荡不羁的青霄拓荒小队 !Σ(っ °Д °;)っ


  日更两章,于是今天要更新四章0 0这是今天的第二章,艾玛太渣了我觉得我已经无法修改了_(:з」∠)_

----------------------------------------------------------------------------------


  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离开琼华,云天青哪有那么厉害。当初琼华长老们都有所察觉,云天青算了,毕竟夙玉是望舒的宿体。没有夙玉,双剑便无法施展。

 

  从离开琼华派到与夙汐分手,再到黄山青鸾峰,云天青和夙玉曾被找到过好几次,也都曾与几位长老都交过手,只是他们终究心软,放了他们离去。

 

  后来,玄霄因失却望舒宿主的功力而加快走火入魔的进度。玄震战死,玄霄被冰封,云天青带夙汐夙玉出走,夙莘也不告而别,只留下资质平平,夙字辈中并不起眼的夙瑶成为了掌门。

 

  她身为琼华派的掌门,肩负着几代人的责任,千方百计寻回望舒,十九年后,再次网缚妖界,抢夺紫晶石。

 

  长老们在无奈中冰封了玄霄,已然后悔了修炼双剑的举动,再不愿协助夙瑶,归隐后山清风涧。而宗炼长老瞒着夙瑶辗转多处,终于在云天青家乡的一处山峰上找到了他,——还有他的孩子。

 

  他的孩子和他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纪小没长开,所以看上去像个小团子。

 

  宗炼看见云天青的时候,他正坐在屋前看着孩子玩耍。他的面前放一个很大的火盆,正是春暖花开,火盆也烧得旺,但他还是穿着厚厚的衣裳,冷得发抖。他忽然咳嗽起来,一边玩耍的小天河急忙跑过来,用兽皮擦去自己爹亲嘴角咳出的血渍。

 

  云天青摸了摸儿子的头,让他进屋自己玩去,回过头对宗炼行礼:“师叔。”

 

  云天青的身体尚且如此,宗炼已经猜到了夙玉定是已经去了,他把自己花了半生时间寻觅出克服双剑的方法写成了册子,给了云天青。

 

  “师叔。”宗炼将要离去的时候,云天青忽然唤住了他。“师兄他……”

 

  宗炼无声地叹了口气,照实跟他说了。

 

  云天青垂下眼,抿了抿嘴角,十分困难的扯出一抹笑。

 

  一步错,步步错。只是,错的是琼华派的列代先人,还是云天青,还是玄霄自己?谁也说不清是谁的错多一些。只是这些错纠缠在一起,缠绕除了最后的结局。

 

  ——和幻暝界的那场战争,给鬼界送去了多少生灵?包括夙玉的早去,玄霄的冰封之痛。

 

  宗炼已经离开了,云天河好奇地从门后探出脑袋,手上拿着一把剑,问:“爹,既然木头做的剑叫“木剑”,那这把蓝色的剑又叫什么?”

 

  云天青这时候哪有心情回答孩子的这种问题,但错不在孩子身上,又不好发作,只能淡淡道:“名字有什么重要。今天你叫‘云天河’,明天也可以改叫‘云阿三’,但你还是你。剑也一样,你喜欢取什么名字都行,嫌麻烦就干脆叫‘这是剑’,又简单又好记。”

 

  ——没想到傻小子竟一直把这个记在心里。不过,那还是后话。

 

  日子照旧一天一天的过,天河也从路都走不稳的小毛孩子变成了会到处乱蹦乱跳的野小子,同时,云天青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

 

  “……夙玉,你看这云海雾松,当真是美不胜收,只是这世上没有了你,即使再有千般美景,却也无趣得很。”他望着山下云翻雾涌,自嘲似的笑道。“呵呵,这道理我也是近些日子才想明白,如今我大限将至,反而觉得心里舒坦许多。待我死后,就同你合葬在石沉溪洞。”

 

  “石沉溪洞……洞悉尘世……哈哈哈,这世上又有几人真能做到,求个问心无愧已是很不容易了……”

 

  那时候的云天青,甚至还灿烂一如当年刚入琼华的少年,只是眼中流转的水波里停滞了一些沧桑,刚过而立的壮年男子鬓角已生出几缕白发。

 

  他用他特有的口吻对天河说:“记好了!爹教你的剑术,你练到不好不坏,足以自保就行。我云天青的儿子,岂能受人欺负?”

 

  天河才五六岁,从小在与世隔绝的山顶上长大,懵懵懂懂。——只是后来,他宁可自己根本不懂。若是还能回到和菱纱相遇的那一天,他绝不会让韩菱纱触碰到望舒,也绝不会下山,绝不会去琼华派,虽然那样,他就会错过知心的同伴,柳梦璃,慕容紫英,也无法让玄霄离开禁地。

 

  死生在手,变化由心,地不能埋,天不能煞,此之为我命在我也,不在于天。

 

  夙玉临死前,清醒过一阵子,她对云天青这样说。

 

  然后,云天青将她葬在了玄冰造就的墓室里。

 

  再然后,云天青走进被他命名为石沉溪洞的山洞,关闭了机关,在冰室前召唤出了符灵,躺在冰棺中,任由自己的眼角发梢凝结出冰花。

 

  云天青在鬼界等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那是他死的第十五年,他等到了自己的儿子。

 

  那个愣头愣脑的野小子已经长大,为了朋友来到鬼界寻找鬼差穿越结界的异宝翳阴枝。——还好他还没死,胆大包天的以活人的身份跑到鬼界,这莽撞性子,也不知道像谁。

 

  起码云天青自认是思虑比较全面的人,若一定要用贬义词,与其说他莽撞,倒不如说他优柔寡断。

 

  云天青毕竟还是一位父亲,对于不听话的自家儿子,阴阳相隔太久也没了太多脾气,只是在对于和夙玉、玄霄的感情方面,他感叹道:

 

  “虽然我和夙玉都是不信天命之人,但是如今回想起来,或许从那一刻起,我们三人之间的某些东西,已是不可更改了……”

 

  夙玉……玄霄……

 

  每每想到这两个人,云天青虽还是眼含水波,唇角带笑,表情却总有些凝固。若是真的洞悉尘世——会如何?

 

  他在鬼界等着,等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又一年,纵使数不尽的年月,鬼界也还是那样,丝毫不变。只是他手中魂灯的惨青色越来越暗淡,他的魂体越来越虚弱。再不入轮回,等着他的就是魂飞魄散。

 

  他也曾趁着鬼门大开时给玄霄托过梦,也曾趁玄霄被锁在海眼无法动弹吻过他的嘴角,但是他没有说过对不起,因为这一切,对玄霄而言不过是一场梦。

 

  ——云天青不知道的是,人间过了数百年的沧海桑田之后,玄霄强行破出东海。他第一个去的地方,却是青鸾峰。

 

  ——他听云天青说过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雾帷。他还记得云天青回忆起家乡的模样,嘴角带着笑,眼里带着追思。

 

  ——不过,他却是去看云天河的。

 

  在手中的魂灯虚弱到时暗时亮的时候,云天青终于走上了看了不知道多久的奈何桥。当玄霄离开黄山直转酆都,出现在奈何桥头,他刚好喝下了那碗孟婆汤。

 

  就赌一赌,来世,他不会有所遗忘。至少再回到鬼界,他想起这刻骨铭心的一世时,能再等上这么久,只为了那么一句对不起。

 

  鬼界茫茫不知年月,可是人间,已过了数百年。

 

  “天青!”

 

  云天青下意识地回头,看见玄霄眉心的一线朱红,还有他手中的羲和剑,笑着道了一句“对不起”。

 

  距离太远,鬼卒的声音也太过喧嚷,又是一阵鬼哭响起,云天青只好后退一步,两步,转身一跃,跳入井中。

 

  玄霄来不及阻拦,他也没看见那轮回井上分明写着:仙。

 

  然后玄霄遇见了一位鬼差,——与其说是这位鬼差爱管人事,不如说是他带在身边的的三只肥鸟总是给他找麻烦。

 

  “不是说,我不来,你便不走吗?”玄霄自语,又抬起头看着鬼界似无边界的漆黑天空。“还是说,这又是一句玩笑?”

 

  “不是他不想等,只是他的时间到了。”

 

  玄霄偱声望去,看见拼命扑扇翅膀让自己肥胖的身体不至于下坠的小鸟,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云天青等了太久,再不入轮回就要魂飞魄散啦!”

 

  “老早就劝过他,瞒过孟婆偷偷投胎再去人间找他师兄嘛……”

 

  同一个身体,只是翘起的羽毛从原来的颜色变换了两个,那一只小鸟就有了三个不同的声音,——其实那是三只不同的小鸟,只是共用这一个身体。

 

  “风雅颂,你们这三只笨鸟又来多管闲事,是怕俸钱太多了吗?”

 

  穿着鬼卒衣裳的鬼忽然出现,把那三只鸟吓得差点掉下来,连声道马上就走。

 

  那鬼卒转向玄霄,道:“我是鬼差,叫壬癸,受云天青的委托带你出鬼界。”

 

  玄霄怔道:“天青?”

 

  “他投胎的原因——风雅颂那三只最爱多管闲事的鬼已经告诉你了,他走之前托我告诉你他会去人间找你,凡人呆在鬼界也不好,你还是回去吧。”

 

  玄霄思量片刻,应了鬼差的话,跟他走到了放逐渊的尽头,冥河上有摆渡人,壬癸让玄霄坐上船就离开了。

 

  酆都水寒,龙河的河水流到了鬼界就是三途河。

 

  玄霄御剑望青鸾峰去了,——他去鬼界前曾答应过云天河,回到阳间以后回青鸾峰看看。

 

  云天河的眼睛因为天罚已经看不见了,但纵使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他那与其说是乐观倒不如说是傻气的性格。他毕竟是在青鸾峰长大,除了云天青,没人比他更了解青鸾峰的一草一木,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青鸾峰走兽飞禽的习性。

 

  当怀里还抱着一只烤得香香的山猪腿,仍是少年模样的云天河抬起头闭着眼朝向自己的方向,傻傻的一遍又一遍说起自己爹在鬼界等他时,玄霄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他。——说是答应了云天河,玄霄自己也是想去的,只是他一直告诉自己随云天青等去。

 

  然后他去了,云天青走了,他又回来了。

 

  也许是因为远离人烟,青鸾峰的风景特别好,特别是夜晚的天空——很像琼华的夜景。

 

  玄霄坐在树屋前,抬头看着天幕。

 

  “繁星灿烂,天悬星河。”

 

  那个时候,夙玉还没来,云天青站在他身边,从玄霄的角度去看看不清他的眉目,只能看见他上挑的带着愉悦笑容的嘴角。

 

  云天河从木屋里出来,合着眼睛望向天空的方向。

 

  处处天光处处春,何处明月不照人。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