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章十.玉碎魂消]

  注意,此为仙剑奇侠传四同人文,青霄向(云天青X玄霄)渣文慎重

  如因CP产生任何不适请自行负责Σ(`д′*ノ)ノ 如果因为我的文安利成功,请关注微博@放荡不羁的青霄拓荒小队 !Σ(っ °Д °;)っ


  日更两章,今天完结啦\(≧▽≦)/抱歉放假这么多天玩high了忘记了OTZ渣渣求别抽

--------------------------------------------------------------------------------...



  玄霄已经可以预料到要发生什么。

 

  但是出乎意外的,天兵追到这儿便停住了,又查探了很久,仍是离开。

 

  大抵除了人,但凡有灵识的都是凭气息辨认。玄霄竟忘记了这点,他现在的气息,是云天青的。

 

  玄霄不是魔,也不是仙,他只有一个空有散仙修为的凡人,沾染了东海漩涡之底封印上的仙神之气而活得格外长久。不过云天青还很年轻的时候,他对自己年幼的儿子说:只要是活着的,总会有死的一天。

 

  但毕竟不是现在。

 

  又是近百年的日子,对玄霄来说不比被冰封苦很多,一般的寂静,一般的一成不变。

 

  东篱日出,西山落月,日月交替,年复一年。

 

  不知过了多少时光,在青鸾峰上,计较时日短长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当你累了便歇息,渴了便饮水,一切都不受提醒的时候,时间,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那天晚上,玄霄忽然心动一念。

 

  ——他忽然想去看一看云天青和夙玉那一世躯体长眠的地方,他知道那个玄冰制成的墓穴,在石沉溪洞的最深处。

 

  ——天河傻呵呵地告诉自己,云天青和夙玉合葬在石沉溪洞,云天青告诉云天河这个名字的时候,可是真的洞悉了尘世么?

 

  ——听云天河说,云天青在冰墓的壁上刻下过一首诗,那时候,韩菱纱那个冰雪聪明的姑娘都没看懂。

 

  ——玄霄想去看看,然后,他就去了。

 

  ——破毁严重的冰室里,残存的冰壁上很好地保存了剑锋的锐气刻成的字。但那字迹有点陌生,不全似云天青的行云流水,然后他蓦然想起——那次让云天青半废了左手的除妖后,不久,妖界就来了,天青……什么也没留下的走了。

 

  冰壁上刻了一首诗,很简短,很易懂。

 

  那首诗,明明白白的写出了琼华派的繁华与毁灭,还有玄霄的一生,夙玉的一生,——还有云天青自己。

 

  涛山阻绝秦帝船,汉宫彻夜捧金盘。玉肌枉然生白骨,不如剑啸易水寒。

 

  可惜,玄霄也不知道,云天青后来是否真的“剑啸易水寒”,就像他不知道云天青是否真的“洞悉尘世”。

 

  其实,这些并不重要。

 

  那个玄冰墓室里的温度触觉,都像极了琼华派的禁地。玄霄透过通透的玄冰棺盖,看见了在冰封中保存完好的故人遗体。夙玉去得早,还是那样年轻漂亮,就像云天青形容的:后山的凤凰花一样清高平淡。而云天青虽除了比在琼华时清减了些,未有太大改变,但隐隐可以看见有几缕白发,躲藏他的长发中。

 

  玄霄坐在两个冰棺之间,招出符灵,犹豫地打开了云天青的棺材,与那具冰冷僵硬了近千年的身体躺在了一起。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心脏跳动越来越慢,眼睛也无法睁开,玄霄放任自己堕入了梦中,——那是一个再也不会醒来的梦。

 

  三途河上撑船的已经不是韩菱纱的伯父,玄霄坐在船上,听着简陋的小船连接处的吱呀声,听着饱含着怨气和执念的河水的哀鸣声,到达奈何桥头。

 

  “喝了汤,过了桥,就解脱了。”

 

  桥头的老婆婆沙哑却慈祥的声音是这样说的,玄霄抬头望桥的那一头看去,低喃道:“彼岸风光独好……也亏得有这鬼撑伞开在黄泉路上,风光正好。”

 

  一直向前走,豁然开朗。谁能相信鬼界能有如此景象?谁也想不到的,阴间竟是如此的美。

 

  云天青就在这美丽的三途河畔,等了玄霄数百年。玄霄不知道魂飞魄散了的是否能再拼凑,也不知道云天青能否回到这轮回之中,他想找云天青。可惜他已经死了,除非重入轮回,他出不了鬼界,就如当年的云天青一样。

 

  云天青是闲不住的人,但他在这儿等了数百年。玄霄呢?玄霄信步走入放逐渊——这里多得是在等待着什么的鬼魂。

 

  玄霄坐在放逐渊里一架小桥上,桥下被怨气和绝望晕染成紫黑色的河水依稀映出他的侧脸。

 

  ——没有束冠,只别了一把扎在脑后。

 

  ——唇角含笑,一双桃花眼中似是有水波流转,若非肤色苍白,倒真是个风流的尘中侠。

 

  那儿有一只喜欢多管闲事的叫壬癸的鬼差,那鬼差还带着共用一个身体的三只笨肥鸟,玄霄就坐在放逐渊的一个角落里,静静地等待着。

 

  后来,早已找到方法去除仙神之息的云天河轮回了两世来了,过了近千年傻小子还是个山顶野人,一口一个大哥的叫唤着。

 

  后来,叫韩菱纱的小姑娘入了好几世轮回,又回到了鬼界。

 

  后来,身为幻暝界主人的柳梦璃也来了,她已经是现任幻暝界主人的母亲。

 

  后来,夙瑶带着漠然的眼神看着玄霄,最后漠然的喝下孟婆汤,跳入轮回井。

 

  再后来,……

 

  ……

 

  甚至已经成仙的慕容紫英前来入凡尘历劫,云天青依旧没有出现。

 

  当然没有出现,自然不会出现。毕竟——他的魂魄被他自己化成了灵气,修补在玄霄破损的魂魄上。

 

  玄霄等了很久很久,等了有云天青当年等他的那么久,然后他也喝下了那碗汤。

 

  孟婆说,孟婆汤能让鬼魂忘记前生的哀怒喜悲,却无法消除太深刻的情感。——那是忘川府的事。

 

  入轮回前,玄霄登上了望乡台。

 

  从望乡台上看去,琼华残破的废墟被昆仑山顶的大雪掩埋,山下已经没有人迹。

 

  他一回头,看见了那块石头。

 

  三途河旁望乡台,望乡台下三生石。

 

  三生,就是因缘。原来从相遇之初,因果已然注定。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