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步凡尘.上

原创文一篇,老文修改了一下,文后附带人物解析




上.

 

  他姓路,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小城里。

 

  说是小城,实际是个小县城,出了家门,大半个城里的人都互相认识。

 

  他本来是有名字的,但在二十岁之前,还没有人叫他的名字。

 

  隔了一条巷子住的秀才叫他痴儿,对门的屠夫叫他傻子,他自己的父母叫他阿呆。

 

  路家血脉稀薄,到他父亲路林那代,就只有他父亲一个——硬要说,还有一个不到四岁就夭折的叔父。

 

  路林去求过一个口碑很好的算命先生,算命先生指点他迎娶方氏,说是忠贞勤朴,很能持家,婚后若无意外,应得二子。他问先生孩子是否光耀门楣,先生只含糊说:一子平庸度日。

 

  一子平庸度日,另一个如何?算命先生没答,只让给长子立名擎风,次子立名持。

 

  路林追问下去,那先生被逼急了竟往地上一跪,哀求道:此子之圣,远非凡人可语。莫要再问,今日若是一时多嘴,怕明日化作炕上焦泥!

 

  路林被他吓得也不敢多问了,忙扶那算命先生起来,交予重金,回家商量娶新妇的事儿去了。

 

  方氏女确是能干,虽说模样不很好,但温驯勤快,能持家,进门不到一年,路家婆婆就把米柜钥匙给了她。

 

  后来公婆撒手人寰,她正是孕期,操劳太多,虽生了男儿,却是早产。

 

  ——长子,路擎风。

 

  稳婆抱着刚刚脱离母亲仍旧血淋淋的孩子,孩子比正常孩子小上一些,生出来一张小脸憋得青紫,却怎么都不哭。稳婆小心地将他倒竖着,拍打他小臀好几下,他才哭出声来。

 

  好赖是养大了。

 

  然而年月渐长,路林愈发看出长子痴傻,家里就慢慢冷落了他。在路擎风六岁时,路持出生了,全家的重心自然在次子身上。尤其是路林,把次子当宝贝一样捧在手心上还怕摔了,路持也争气,小小年纪去上学堂也不吃力,老先生都夸他聪慧。想到算命先生说的仙人下凡,路林对次子更是关爱有加。

 

  这样一比照,路擎风就远不如弟弟,更何况越是长大,路擎风越是不正常。他也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去念书,家人也不愿意让他帮忙做些精细事情,他就常常只身到远处一片林子里去,林子里只有一方墓碑,不知何时就在那里,也没人祭拜,任凭风吹雨打,奇的是一次天雷击毁了周围一片树木,唯独绕开了那方坟墓。打柴的村民偶然路过,看他坐在墓碑边上,笑吟吟地跟那墓碑说什么,脸上表情像是鬼物附身一般——那是孩童断不会有的表情,小城里最沧桑的年长者也没有过那样的表情。

 

  这事不胫而走,有了一次就有了两次,大家都避着他,却从未有人敢对他叙说原因。慢慢地,他成了小城里一个怕人的存在,人人都知道他。更甚者,带着孩子的人往往在拉着孩子躲开他时,站在远处指指点点,吓唬孩子:你如果不听爹爹妈妈的话,就会变成傻子一样。

 

  对于别人的态度,路擎风后来自己也知道了,他的父母和弟弟也都知道,只不过早已习惯,也不想开口。

 

  比起外人和父亲弟弟,路擎风喜欢的是母亲方氏。

 

  方氏会讲故事,尤其会说神仙们的故事,路擎风和路持都喜欢听。

 

  “在天地万物还未诞生的时候,有两位神仙引导日升月落。”方氏这样说着,两个孩子坐在她身边听。“……后来,神仙们诞生了,他们分开了神、仙、人、妖、魔,天地开始变得繁荣有序,两位神仙就离开了。有人说他们去了天上,有人说他们去了混沌,有人说他们在人间,还有人说他们投胎转世,到处游玩……”

 

  路擎风盯着方氏,也不知道听没听,他从来都是那样。早就习惯了长子的痴傻,方氏没管他,转头看向拉着她衣角的小儿子。

 

  “娘,他们为什么要去天上?混沌是什么?”

 

  方氏想了想,道:“可能他们是住在天上的吧,混沌呀,混沌是……”

 

  她答不上来了。

 

  “永生孤寂,无可归处。”这时候,痴傻的长子开口道,十一二岁的男孩语音喃喃。“混沌者,万物之始也。”

 

  路持猛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哥哥,忽地扑进母亲怀里大哭起来,尖叫道:“哥哥又犯病了,哥哥是妖怪!”

 

  方氏温柔地揽过他拍着他的背,看向自己长子的眼里满是痛苦和无奈,她安慰小儿子:“哥哥是生病了,哥哥的病好了,就不会吓人了。”

 

  路擎风被弟弟的哭叫唤回神智,低着头站在原地不敢动弹,过了许久才沮丧地走出家门。

 

  若是路林知道今天他又犯病,还吓到了他们家的下凡仙人,一定会揍他。

 

  他失落地坐在河边石板上,摊开了双手。

 

  那双手的手心有无数烫伤的痕迹,都是法师巫婆赶走他身上“厉鬼”或“狐仙”留下的,可惜他们都是骗子,拿了钱“做法”后就跑了,他却依旧是时不时犯病的他。

 

  他叹了口气,突然发现水中的倒影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裹在浓黑里的男人,那人的看着不远的地方,眼底被映照得波光闪烁,他眼神温柔,眼角嘴角却带着点懒洋洋的轻佻笑意,懒洋洋的,又像是看过太多的从容——正是他“犯病”时的样子,只是这表情在那倒影身上好看得很。

 

  路擎风正看得出神,找过来的路林恨恨地拎起他的后领,路持跟在父亲身后怯怯地露出眼睛。

 

  ——还是没有逃过这顿打。

 

  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插曲,过后的每天早晨,他仍是坐在墙头等待新一天的日出。

 

  只要太阳上来了,爹就会去店里上工,弟弟会去念书,只有娘在家里干活,但是娘不会打他。

 

  日复一日,度日如年。

 

  他生命里的前二十年就是这么过去的。

 

  后来邻居家有了孩子,说要回老家照顾母亲,把住了几年的小宅出售,就有一个叫武桐的人贴着路家住下了。

 

  那日早上,武桐看见坐在墙头的路擎风,他手撑着墙,仰头笑道:“上仙。”

 

  路擎风低头看他。

 

  “擎风啊……肩担天地,手持秩序。”武桐又笑道。“现下日月离了你可不会不转了啊,漆吴。”

 

  别人不敢接近路擎风,路擎风也不敢接近别人,因此他从来只在家附近闲逛。但那日,路家的长子回来得格外迟,尽管路林和路持还都没有回来。

 

  方氏原本只是和平日里一样唤了他一声“阿呆”,他轻笑,喊了声“娘”。

 

  方氏从来细心,听着语气不大像熟悉的孩子,回头才发现路擎风眼含笑意地看着她。

 

  竟是找不出半点平日里傻里傻气的模样,方氏又惊又喜地试探了他几句。

 

  他一句句地应着,没有丝毫不耐。若跟他说话的不是他的母亲,而是随便什么人,就会觉得他话尾微微上挑的音调,实在挠得人心痒。

 

  过了晚饭,方氏在刷碗,小声地跟丈夫说了,丈夫显然并不相信。他皱了皱眉头,也没多说什么。

 

  方氏刷好了碗,把一家几口全都安顿下来。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摸着黑找到路擎风。和自己孩子说话也要瞒着丈夫和幼子,说起来也挺让人心酸。

 

  “儿,你这是怎么……”

 

  “不用担心我。”被称作上仙的“阿呆”低声笑道。“只是今天有些机缘。”

 

  到底是什么机缘,路擎风但笑不说,方氏也不好强问,只得回去睡了,心头却还记挂着。

 

  后来的几天白天都见不着长子,自家男人上工去了,幼子去了书塾念书,方氏犹豫片刻,悄悄地跟着长子,看他进了隔壁家门。

 

 

                                                               -未完待续-



  漆吴跟暮山君一对好基友萌萌哒!好吧只是好盆友!他们之间木有基情!看我真诚的眼睛!


  漆吴名出自《山海经·南山经》:东五百里,曰漆吴之山,无草木,多博石,无玉。处于东海,望丘山,其光载出载入,是惟日次。

  意思大概可以这么理解:XX地方再往东五百里,有个山叫漆吴山,没植物,石头多,就是没玉。座东海朝丘山(喂),那儿有神光出来进去(不对),是太阳休息的地方=L=(抱头逃跑)

  暮山君是真·原创人物2333333


设定:

  漆吴和暮山君诞生于虚无中,与天地同在,永生不灭,意识凝聚而化形。漆吴在某山上操使日月升起,暮山在另一个山上引导日月落下,后来有了羲和(驾驶太阳车的)和望舒(驾驶月亮车的),他们就不用再孤零零带着遥望彼此辣,就到处游走神马的XD

  漆吴设定是一身浓黑,人很懒(等等),像黎明前的深夜;暮山君额头上有一道青色纹路(此处青色指的是蓝绿色=L=),其实是一道疤痕,这个故事咱们后面再说233333,喜着一身竹青、艾绿,性格温和=。=

评论
热度(2)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