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傲钗】无可如何[楔子]

  其实写这个文的初衷是为了傲钗的肉……= =虽然还遥遥无期的样子


  新年新气象,发个抢先骗,2016年快乐


  打算写中长篇,下次更新肯定在明年了(这是废话……)


  CP是傲笑红尘*叶小钗,对就是这么神奇,设定大概就是……还是看文里吧(喂)


  主要是九轮异谱14集天虎令打完架就跑,苍鹰过来左右看看没找到深深叹了口气太那啥了!更有天外飞剑啊啥的,然后就是12集骚扰九轮天撤退时,天虎令和苍鹰侧身相贴各留下一个剑招……简直闪瞎了我的眼睛!


  哦,我不是搞推销的,罗嗦了一堆我是来发文的……


--------------正文---------------

楔子


  稻香弥漫的小城,正举办一场隆重庆典。


  小城远在边陲,一边是渺无人烟的山野,一边是茫茫海浪,长久以来与世隔绝,富足不一定,安宁倒是有的。


  偶尔也会有些闹腾时候,要赶上庙会,整个城都是热闹的。


  小手抓住了一个面具,在哥哥的帮助下把它戴在头上。小女孩一手搂着娘亲的脖子,一手拉着哥哥的手,指着自家小摊上的面具奶声奶气地念:


  “云中兽,玄武魄,炽风翼,麒麟星,燎宇凤……”


  她一口气念了七八个,又在哥哥的提醒下把剩下的也认出来了,唯独有两个,她盯着瞅了半天:虎……大老虎!


  “天虎令。”他娘亲把他往怀里抱了抱,又指着另一个墨蓝色的,“苍鹰。”


  少年侠客似是有所感应,往这里看了一眼,走上前拿起一只苍鹰的面具晃了晃,意思是问价格。


  与世隔绝的小城有自己的传说,小城里祭拜的十二宫,外边的人也从未听过。


  侠客背负刀剑,身姿挺拔,虽然年轻却已然有一派宗师气度。他面上一道伤痕从鼻梁向右斜劈,在俊秀的脸上留下一道可怖的伤痕。


  孩子的脸被一只银豹的面具盖住,勉强还能看见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打量陌生人,少年侠客察觉了他的目光,对他微微笑笑,把刚刚买来的面具扣到自己面上。


  小城太偏远,多少年也见不了一个生人,商队不愿从这里走,唯独行脚商人隔段时间会带些外面事物回来,然而那些行脚商人也都是这小城里出生长大的。


  这样一来,这位少年侠客实在是有些太过醒目了。


  摊上老板娘搂着孩子一边哄着一边算今日收支,老板盯着外来江湖人的背影看了许久,最后忽然想起来:“媳妇,这……这像是叶家的孩子啊。”


  “啊?那个叫叶……小什么的?”


  “叶小钗啊。”


  老板娘听了这个名字停下手里动作,回忆少年衣着,想起他腰上一枚吊饰:“可能还真是,——他怎么找回来的?”


  “被带走的时候跟还咱们家老大差不多呢,转眼都长这么大了。唉,挺俊俏一少年仔,怎么就破了相了?”她噼里啪啦打了一阵算盘,后一句话是对她怀里搂着她撒娇的小女儿说的,“你可别随便跟外头人搭话,当心拍花子的把你拐去。”


  女孩子还不到懂事的年纪,搂着她脖子不耐烦地点头,自娱自乐地玩了起来。当爹的看了好笑,摸了摸孩子的头,回头招呼客人去了。


  叶小钗归来的一声不响,祭典时候戴面具的年轻人实在不少,就算因为他身后刀剑多看了一眼,大多也只觉得是谁家小子顽皮,打扮得独特点,好获取谁家女儿的欢心。


  叶小钗进了家门,叶家夫妻俩在堂屋里说话,初时没认出来,看见他腰间吊坠便吃了一惊。搬了凳子让他坐下,叶家当家的让他那口子去买些新鲜鱼肉为阔别十余年的孩子接风,被叶小钗轻轻按了手。


  他摇摇头,两口子还有很多话想问他,他指指喉咙,又摇了摇头,摘了面具露出面孔,两口子又是吃了一惊。


  一别十余年,唯有那一枚吊坠能说明他是叶小钗。叶家只有一个独生子,叶小钗是他大哥捡回来的,襁褓里放着那枚吊坠,一直让他随身带着。他八九岁时候被人掳走,夫妻俩把他当亲儿子疼,多方托人打听,几年也没有半点消息,慢慢才死了心。


  完完整整地离家的孩子,竟是这样回来。


  [吾来此看望你们,明天就要走。]他用手指在桌上写到。


  “怎么不多在家住几天?”叶家大哥作学堂先生打扮,他刚下学回来,在门口遇上正要出门的娘,“你打算去哪里,要不要大哥送你?”


  叶小钗摇头,接了大哥递上的纸笔下笔流畅,四个字立于纸上:天外方界。


  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一家人看着久违的孩子背负一刀一剑,一举一动无不透露武者气质。匆促相逢还未来得及催下眼泪,就让他们深刻地认识到,叶小钗的路,已经离他们安宁的生活很远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