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傲钗】鲷鱼烧[上]

在这里也放一份儿……虽然OOC得没边而且也没啥人能看到也不会吃这种冷哭的安利T^T

现代梗,傲笑红尘X叶小钗,OOC,OOC,OOC,崩,崩,崩,小学肄业文笔,幼儿园讲故事剧情QAQ 感觉要狗带_(:з」∠)_


【上】


  巷子里开了家甜点屋,在闹市区旁边,不声不响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

  

  店面是仿木质风格,朴实简单,没什么花哨,暖黄色的灯光看起来温暖而甜蜜。小店里零散放着五六张矮桌,要是有心情可以坐下来吃吃点心写写字。

  

  甜点屋卖的是各种糕点甜食和饮料:甜甜圈、泡芙和奶茶、咖啡……诸如此类。可以做甜食消遣,也可以抵一顿午餐。

  

  口味好,自然就有客人,先是附近的上班族搜刮美食时发现了,偶尔再有过路人走过,新奇进去尝尝,一二来去也有了不少顾客。

  

  店主叫叶小钗,男,嗓音还不错,微微带点沙哑,戴个口罩遮到眼睛下头,仍能看见眉心往右斜着有一道疤痕,看样子还挺长。

  

  店刚开起来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点餐备餐都是他,一开始也没有什么不方便,后来熟客越来越多,他就有些应付不来了。

  

  叶小钗确实不大适合开这种店。他脾气不错,却不大爱说话,也不大会说话。不太会应付客人。

  

  才开店时候不过点餐找零,也还好应付,时间一长,熟客多了,年轻的女孩子有时会跟他玩笑,偶尔还会讲些荤段子,经常把他说得哑口无言。


  

  

  好在后来又来了个人,某位小姑娘在调戏老板的时候那人过来拍拍叶小钗的肩膀,叶小钗对他点头,到后台备餐去了。

  

  也是高个子大长腿,垂着眼睛戴口罩,短袖衬衫露出肌肉紧实的胳膊,看起来身材相当不错。年轻姑娘还想再调笑几句,一抬头就讪讪地闭嘴了。

  

  “请问姑娘要点什么?”

  

  那人开口,声音自带胸腔共鸣,听起来其实还挺温和,只是掺和些奇异的口音,再看他五官硬朗双眉紧锁,让人如同被刷了瞬间正直的buff。

  

  “一份这个套餐。”姑娘正直地说道,几乎要稍息立正行注目礼背起八荣八耻。

  

  之后的熟客们也发现了,老板退居后台,新来的这位看着似乎远没有店老板好说话,也就没有人尝试与他玩笑。

  

  ——没人敢在他面前说俏皮话,更没人敢问他为什么会有一头白色长发和白色的眉毛。尽管事实的真相可能是:这位其实还没有叶小钗会应对年轻姑娘。

  

  门上挂了个小风铃,有人推门就丁零当啷地轻晃,声音不大,却足以吸引店里人的注意力。

  

  叶小钗在前台清算收支,听见风铃声抬起头,是隔壁写字楼的一个实习生,常来照顾生意。

  

  年轻女孩拽着男友进来,笑嘻嘻跟叶小钗打招呼:叶老板,不好意思啊,公司开会迟了点,没耽误你打烊吧?叶小钗摇摇头,她又左右看看,问道:“诶,那个帅大叔呢?”

  

  叶小钗从保温箱里取出她的甜点饮料,熟练地装进盒子里,又收起柜台上的钱给她找零:“他送餐去了。”

  

  “送餐?你们这儿还有外送服务啊,那我以后可以点外卖咯?”

  

  “嗯。”叶小钗抽出一张缩印的价目卡给她,指指外页下方两行字,“外送电话。”

  

  女孩儿的男朋友在边上一声不吭,一脸无奈地看着女朋友话唠地问这问那,风铃声响起,几人下意识地看看门口,却是送外卖去的那位回来了。

  

  来人从电瓶车上卸下保温箱,一手拎着箱子一手推门,好像很习惯别人对他行注目礼,只微微一点头,径直到后台去了。女孩儿瞬间来劲了,托腮看着他的背影:“老板,他叫什么名字啊?”

  

  她是店里第一批客人,又在附近上班,几乎天天光顾,当时她问起姓名,叶小钗轻易就把名字告诉她了,但这次她问起那位“店员”时,他“啊”了一声,似乎不知怎么回答。

  

  “好了,你别老是麻烦人家,别耽误人下班,快走。”她的男朋友适时给叶小钗解了围,在她脸上掐了一把,拎起盒子,“叶老板,这丫头太麻烦你了,我回去就把她弄死。”

  

  “大胆,回去跪电脑键盘!”她挣扎着又对叶小钗问,“叶小哥,听说你准备做新品了?是什么?让我尝尝好不咯?”

  

  “鲷鱼烧。”叶小钗说,微微有了笑意,“才进的模具,到时候一定请你们试吃。”

  

  “说好啦~”

  

  “是是是,走了走了。”

  

  ……

  

  叶小钗对这对已经习以为常,看他们打打闹闹地走了,也忍不住笑了笑。

  

  “叶小钗。”他的唯一的“员工”已经收好东西,看了一眼挂在店堂里的时钟,“回去吧。”

  

  叶小钗“嗯”了一声,按着遥控器放下卷帘门,摘了口罩,露出年轻而俊秀的脸。他样貌端正俊美,可惜一道长长疤痕跨在他右颊,却是破了相。

  

  其实名字倒不是不能说,叶小钗的名字熟悉的客人都知道,只是这位的名字,实在是说了也没人会信吧?


  

  

  叶小钗是在一年多以前遇到他的,彼时他一身奇异装束,身背长剑,紧凝着眉头,并不在乎过路人时不时多看两眼,只在看到叶小钗时露出些微惊诧和喜悦。


  他若不开口,叶小钗也不大会关注他,这几年coser满地跑,白发长毛宽袍大袖的大家也都习以为常,至多多看两眼。

  

  “叶小钗?”他说话口音很重,好在叶小钗家乡土话仍带古音,大概也听得懂他的意思,“你怎会在此,此地是哪里?”

  

  叶小钗有些懵,他并不认识这么个人,也不理解他的问题,却对他有种莫名熟悉,觉得自己应该认识这么个人。他虽眼神平和,但不怒而威,眉眼刚毅,这样的人显然无法会因“大众脸”而给人以面善的错觉。

  

  叶小钗问他:“冒昧一问,您是?”

  

  他凝眉片刻,开口答道:“傲笑红尘。”

  

  ……What?

  

  叶小钗觉得自己可能是不大听得懂他的口音,又问了一遍:“这位先生,请问您的名字是?”

  

  这回他倒没回话,叶小钗以为他没听懂时,却见他左手食指中指一并,隔空疾扫,绿化花坛的泥土上出现四个字:傲笑红尘。

  

  叶小钗沉默了,光是这一手就无法用科学解释,再来这四个字……

  

  “傲笑红尘”,大概是个动宾短语,叶小钗无法将其跟“名字”联系起来。倒也有人姓傲,但叶小钗觉得不该低估人类下限——不会有人给自家孩子起名“笑红尘”……吧?应该。

  

  叶小钗又看看那人,他表情认真,或者说一直维持在“大义灭亲”和“舍身取义”之间,再加上他露的那一手,叶小钗仿若一瞬置身奇幻世界。

  

  ……


  叶小钗记不清当时有没有人看见他那一手,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把他带回家的了,脑中大概是唯物主义与玄幻小说的激情碰撞,一向精准的直觉却在说这个人他熟悉得很,这个人的每一句话都值得剖心以待。


  ——尽管他的名字和武侠风格的技能确实相当……奇怪。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3)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