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傲钗】鲷鱼烧[中]

傲笑红尘X叶小钗,坚持冷CP有利身心健康(并不利)

OOC,OOC,OOC,我已经尽力了T^T

【中】

  

  苦境似乎永远不会有安宁的时候,叶小钗失踪时傲笑正分身乏术,等他回到蒿棘居,秦假仙适巧找人找过到他这里,才知晓此事。

  

  本不想再涉红尘,却不得不走这趟。

  

  至于秦假仙找叶小钗怎么会找到蒿棘居,自然还是素还真说的:秦假仙,你先去蒿棘居,叶小钗可能会在那里。嗯?他们是好朋友啊。

  

  秦假仙本来听素还真这么说,心里是有些暧昧想法的,再一想一个是叶小钗一个是傲笑红尘,就立刻耿直起来了。——殊不知,其实他一开始想得大差不大了。

  

  秦假仙找不到的人,几乎没人能找到,傲笑红尘也不例外。再后来,他又被卷入一场江湖风波中,本来也可直接拂袖而去,只是傲笑红尘终究放不下苦境苍生。

  

  

  “傲笑红尘。”

  

  叶小钗喊了一声,想了想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动宾短语做名字怎么样都觉得挺扯淡,他凝眸盯住叶小钗,开口道:“你可以叫我‘傲笑'。”

  

  比起动宾短语是好了一些,然而它还是个动词。叶小钗本来算是个典型的理工男,沉默,有点冷淡,此刻他感到自己的理智和三观受到了极大冲击。

  

  傲笑简单对叶小钗说过一些事情,包括他所认识的叶小钗,作为现代人听起来挺扯淡的。

  

  叶小钗把他带回家是直觉作祟,莫名觉得他熟悉,可搜刮尽所有记忆也未曾出现过类似的人物,就是单纯地觉着可信。从傲笑叙述中可知,他身边往来的似乎都是高手,包括他叙述中的叶小钗。

  

  中原剑圣,刀狂剑痴,刀剑双持。叶小钗听了原是置之一笑,仔细想了想,似乎又不无可能。

  

  说到傲笑自己,只一笔带过:避不开红尘,因为本就身在红尘。

  

  叶小钗看着他一脸大写的耿直,从这句浓浓装逼气味的话中读到了他真心实意地感慨。再问他们二人的关系,傲笑沉默了一下,说是同为中原正道,也是好友,以及,叶小钗的曾孙是他的义子。

  

  信息量大,辈分乱,年龄……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人还未找到,江湖又添新祸。

  

  风起云涌。

  

  孤入敌营难以突围,纵然是傲笑红尘也有筋疲力尽时,虎口震裂,傲笑的第一滴血划过剑锋的一瞬,敌方两将招式一变,易守为攻,鲜血泼洒锋刃生风。两方对峙久无突破,烽火红尘路直面对手,以攻代守,兵刃交错一瞬,双方顿时又多伤口。

  

  傲笑手中剑芒一闪,真气灌注剑身,长剑光芒暴涨,一声剑啸红尘禁招已起。

  

  红尘轮回。

  

  周边敌军瞬成齑粉,傲笑踏剑而起,人过之处火光冉冉,有若烽火之龙,威压四野。

  

  红尘轮回三式结束,只剩傲笑孑然而立,红尘剑回鞘,一步一步走出只余灰烬的战场。随后是一阵心悸,几已抽尽所有气力,他咬着牙踉跄几步,迫使自己站稳,眼前已是一片朦朦然,似是天地只剩他一个,无知无觉地伫立着。

  

  伤敌三分自损七分,亢龙有悔,盈不可久。

  

  脑中跑马灯一样闪过许多人,许多事:海殇君,无忌天子,愁月仙子,袁冬曲,佾云……还有叶小钗。无不使他心中剧痛。他合上眼,强运真气行了一个周天。

  

  心绪逐渐平稳,身体也逐渐恢复知觉,睁开眼,却不再是之前景物,来去的人衣着奇异,来来去去都会多看他几眼。傲笑对于他人的注视已经习以为常,也不曾在意,可就此时他看见了叶小钗。

  

  黑色头发,跟陌生环境中的其他人类似装扮,看见他时表情有些奇怪。

  

  但确实是叶小钗。

  

  刚知道叶小钗开了一家甜点屋,傲笑略有诧异。

  叶小钗似乎不大擅长控制火候,会做饭,但向来只做饭团一类简单抵饱的,很少弄得出什么新鲜花样。少年时候的悟剑声要是嘴馋了,下厨的要么是潇潇,要么是傲笑。

  每尝试一种新品,叶小钗总要在家里先倒腾段时间,傲笑自然是试验品一号。

  

  鲷鱼烧的馅是红豆的,叶小钗自己买了赤小豆和外头现成的红豆馅在家里尝试。馅调得有些浓了,傲笑不大吃甜食,迟疑地“嗯”了一声,叶小钗把锅里剩余的一只起锅,拿起来咬了一口,不由皱起眉头,轻叹了一口气。

  

  叶小钗的口味不重,偏偏做食品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下重手,过往的点心都是做了几回成功的,后来用量杯和厨房秤定下了,一旦琢磨新产品就没了经验。

  

  “无妨。”傲笑咽下了最后一口,迟疑地拍拍他的肩膀。“我再拿几个鸡蛋。”

  

  几个鸡蛋拿回来,厨房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叶小钗站在那儿没动静,傲笑喊他一声走过去,发现他手上不知何时被划了个口子,凶器还留在案板上,红豆沙从包装口流出来,手上的血顺着手指往下淌,滴在砧板上,很快渗进木质里。

  他有些失神,直愣愣地看着血,直到傲笑按着他的肩膀把他转过来,才抬起头来看傲笑,眼神却不知道落在哪里。

  傲笑有些担心了。

  

  叶小钗定定注视着他半天,眼睛慢慢恢复神采。

  

  “啊——”

  

  这声低沉的声音发自喉间,傲笑认识叶小钗又多久,几乎就听了多久。

  “叶小钗?”

  

  他下意识地用了说惯了的语言,而非此处取舍了部分古音的口音:真的是你?

  叶小钗似乎忘了自己能开口说话,点头又是一声沙哑的“啊”,下意识地摸向身后本该有刀剑袋的地方,自然什么也没摸到。他迷惑地打量了一下所在环境,两边的记忆在脑海中互相冲击,不知谁胜谁负。

  开始时傲笑以为这个“叶小钗”又是某些术法的幻觉,思前想后却又找不到阵法的痕迹,时日越长,他越发肯定这就是他熟知的那位刀狂剑痴,却不知为何到了此处,过往种种全不记得了。

  

  血,厮杀,刀光剑影,刀锋剑芒。

  叶小钗横刀而立,剑指身后潜藏的杀手。他的衣服上都是血,染得一身深蓝色衣裳一块块深棕,有同行人溅上去的,有敌方泼洒出的,还有他自己流下的。

  汗顺着额角颧骨汩汩而下,自削尖的下颌滴落,双手虎口早已在厮杀中崩裂,他的背脊仍是直挺挺的,他的眼睛依然很亮。

  那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冷静、平和而危险,那双眼睛亮的像他手中一副刀剑的锋芒。

  血,厮杀,刀剑。

  笑声,童年,还有灿烂的阳光。

  叶小钗生活在平凡的家庭里,一家三口,他读小学、初中、高中,然后去了外地读大学。本来可以有更广阔的天地,但他为了父母回来开了家甜品屋。他的父母是普通的工人,叶小钗遗传了他们的优点,他长得像……

  长得像……?谁?

  记忆中的父母形象很模糊了,叶小钗下意识地想起母亲被烧伤的面孔,还有抱着他告诉他好好报恩的父亲。

  烧伤?报恩?

  曾经清晰的记忆被另一端记忆冲击之后显得不堪一击,变得支离破碎。

  

  “叶小钗。”

  有人喊他的名字。

  “吾相信你。”

  叶小钗眼前一片模糊。

【未完待续】

果然应该定个大纲的,一开始只是想写个甜甜的肉肉肉,想着的时候撸一把,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没有大纲的结果就是……我!又!玩儿脱啦!放飞自我吧算了就这样~ 

对这章又没肉T^T倒是愉快的写了热血戏份,人家只想做个安静的文艺少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凶残(捧杯喝咖啡)

不絮叨不开心星人~哼~

评论(2)
热度(11)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