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傲钗】无可如何(章一)

hiahiahia终于更新了(。)用了傲杯失去功力后回到方界那里的老梗Q3Q铺了点细节,希望自己后期能把坑填好(。)


章一

  

  一刀,一剑。

  

  风尘仆仆的行人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脚程不慢,也非匆促模样。

  

  循着路观图上方向去,方界属西武林,自成一国,听闻是个世外桃源,不过极为偏僻。他已经路过许多被土掩草埋的小道,仍未达目的地。

  

  叶小钗早习惯孤身行动,其他方面并无不便,只因口中残缺难以交流,故而偏僻处对他人可能不大方便,于他来说却是一样。

  

  脚下无路,落脚之处即是道路,叶小钗在树下停住了。不远处隐有人烟,如此偏僻地方竟有人聚居,若非方界也应离方界不远了。

  

  叶小钗往有炊烟的地方走,看着不远,以叶小钗的脚力却也足有小半日才走到。

  

  一个挺热闹的村庄,叶小钗踟蹰片刻,走进了村庄里。

  

  凉棚里老者发现了他,其中一位倒了碗茶水,热心招呼他:“年轻人,你是外面来的吧?看你一身风尘仆仆,一定很累了,先坐下喝杯茶。”

  

  叶小钗想婉拒,苦于无法发出清晰声音与人沟通,老人家见他没有反应,又招呼他一遍,把水放在他手里。老人家不会武功,态度热情和善不似作假,他最后拗不过好意,还是低头喝了。

  

  茶摊上另一个老爷子摇着蒲扇走过来,叶小钗剑指一并,在泥地上写字:谢,借问贵宝地何处?

  

  见他不答话只能写字,两个老人方知这英姿勃发的青年不能言语,一抬头脸上还落着长长一道疤,难免有些惋惜。

  

  其中一位识字的看了,告诉他:“这里是严口庄,在中原跟方界的边界,很久以前一位天外方界的弦尊在这里住过些时候。早些年方界还在,这里还很太平,自从方界覆灭,劫匪日日打秋风,月月收保护金。”

  

  叶小钗有些吃惊:“啊……”

  

  [天外方界已覆灭了?]

  

  “是啊。”另一位说,“看你打扮也是江湖中人,孤身一人,是到方界有什么事吗?”

  

  以掌气抹去地上字迹,叶小钗写了报恩二字,又问天外方界是何情况。

  

  “天外方界是五位弦尊合力建立的,不过在前些时候几位弦尊不知跟中原武林有了什么牵扯,我们普通百姓也没办法晓得,总之是都死了。方界没了,方界的地方还在,你的恩公也应该还在。”老人告诉他,多问了一句,“少年人,既然你也是江湖中人,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傲笑红尘。”

  

  叶小钗认真地想了想,摇了摇头:吾会留意。

 

  老人笑了,说:“多谢你,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只是想知道傲笑红尘的情况,不过他武功高强,又是个好人,当然会平平安安。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叶小钗],叶小钗写上自己的名字,抹去地上字迹又问方界在何处,老人往一个方向指了指:“喏,那里,你沿着浊浪江一路顺着走就能找到。”

  

  刚准备告辞,就被人拦下了,说是往方界这时候肯定进不去,记着赶路也没用,倒不如在此休息调整一晚。

  

  话说的在理,叶小钗点头道谢,两位老人让他稍坐片刻,跟几位村民商量了什么,带他到一座空屋里。那位识字的说:“实不相瞒,傲笑红尘是我们的恩人。这里就是当年傲笑红尘的旧居,很清净,我们一直都有打扫。你好好休息,有什么就来找我,屋里的书画都是傲笑红尘的收藏,我们这里识字的不多,你喜欢就看吧。”

  

  叶小钗一一点头应允,送走村民,叶小钗未卸下刀剑袋,环顾小屋。

  

  屋子不大,布置简洁不失风雅,叶小钗自然地将“弦尊”和“傲笑红尘”联系起来。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一位狂傲的高人,看着屋子却十足是名雅士。

  

  竹帘后是书架和书桌椅,叶小钗随手拿起最外头的纸卷,小心展开。

  

  那是一张小像,墨色氤氲出一人面目,五官端正刚毅,正怒目而视,看着应是位英雄人物。叶小钗打开一瞬只觉面善,细细想来又全无印象,按理说这么个人谁见了都不大容易忘记,惶提叶小钗,他本就不是健忘的人,做暗卫时更磨练出了惊人的记忆力。

 

  画上写了一行小字:傲视人间笑红尘,不知是傲笑红尘自己的作品,还是他人赠予,不过从中推论,画中人应当是傲笑红尘。叶小钗罕有鉴赏画的机会,他不大懂画,只从字迹上看出作者大概是个男人。

 

  叶小钗记下了画中人样貌,回到中原若是探听得到他的消息,就告诉他严口庄之人还在挂念他。

 

  一夜相安无事,天明之时叶小钗已经醒来。把房间整理干净,叶小钗背上刀剑出门,已有早起的村民准备生火做饭了,见他从那间屋里出来,知道他是昨天来的那位江湖人,友善地跟他打招呼。

 

  叶小钗不擅与人交流,只好点头作答。

 

  来到村口的草棚,老人觉少,果然已经坐在那儿谈天了,看他来了招呼他:年轻人,起这么早,睡得怎样?

 

  “啊。”叶小钗颔首回应,刚要辞行,又被拦住了。

 

  “你们这些武林人士总是风里来雨里去,都不会保护自己的身体。来来来,吃点东西,我家那口子帮你准备了路菜,你吃了早饭就送来了。”

 

  叶小钗有些过意不去,老爷子又说:“我们也就能做点粗茶淡饭,你不要跟我们客气。”

 

  他这话一说,叶小钗也不能再拒绝了,只好又坐下来。他想了想,从包裹里拿出一个黛蓝色面具,正是他家乡传说中的苍鹰的面具,尖喙如钩,两边飞扬如苍鹰展翅。

 

  [有需要,可以拿着它到翠环山找叶小钗。]

 

  

 

  辞别村里人,叶小钗沿浊浪江徐行。

 

  江水滔滔,层叠浪涛激烈,滚滚拍在岸上,令人感到胸怀壮阔,顿生豪情。一波一波的涛声中隐约掩着一波一波的筝声,大气壮烈,与涛声几乎融为一体。

 

  越往前走筝声越是分明,不似以往听过的筝音清亮,此曲低沉而带回响,倒有些像是琴声。乐声在浪涛中续断,沧桑厚重,他的年纪还不足以听懂全部,他的经历却足以听出欲脱红尘却身在红尘的喟然。

  

  叶小钗走得近了,只见一柄长剑直插沙土之中伫立江畔,一人背倚青山,兀自对剑然抚筝。

  

  察觉有人走近,弹筝者未停指下动作,筝声辽远苍茫,和着潮水拍击江畔滩涂。曲声在喧嚣后渐归平静,一曲罢,抚筝者终于起身,一双深目凝视叶小钗,依表情来看似乎认识叶小钗,叶小钗也认出他来了。

 

  在傲笑红尘的旧居里看见的那张小像,眉眼口鼻都极像,可见画者功力和对其的了解。不过图上人气势凛然,眼前这位却态度谦和平静,甚至可说有些沉重。

  

  “叶小钗。”他开口就是叶小钗的名字,“你身后之剑,可是半筝?”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0)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