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傲笑红尘】沧浪三千濯

  一个傲笑红尘的脑残粉对傲笑红尘这个人的看法,想到哪里写到哪里。
  自带粉丝滤镜,高光磨皮不能直视,长长长长长,苏苏苏苏苏,各种不对劲各种崩,特殊姿态卖安利,黑就不要进了我自己看着都肉麻(。)
  不掐架,有黑就删=,=
  愁月仙子和无忌天子的粉……慎。


  前几天突然想到一首诗,觉得特别适合傲笑红尘。

  

  押韵我晓得一些,至今不大懂平仄,也不懂鉴赏好赖的标准,作为一个外行人,觉得这首诗还是十分带感的:

  

  我有眉间尺,寒霜天下知。能诛万里恶,难断鬓边丝。

  

  沧桑又无可奈何,觉得像极了傲笑红尘。

  

  想起这首诗的时候不知作者是谁,于是百度了一下,呃……原来就是傲笑红尘自己念的。

  

  傲笑红尘啊。

  

  对于没有看过剧的人来说,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是霸气的样子,然而见到角色估计是会失望的:乍一看并不起眼嘛。

  

  无华丽装饰,也非白衣胜雪,好像没有什么特色,棕褐色和米白色的服装融入沙土,简单得和妖道角路人甲一样,唯一抢眼一点的大概是头上那顶“亭子一样”的发冠。——九轮异谱的新偶虽然也添了些许装饰,与大多角色比起来却仍然是灰扑扑的。

  

  

  我初见傲笑并不是他的主场剧集,从外观到性格,乍一看好像都不很出彩,不打眼,大概就是做一个安静的打手,让别人罪无可赦。

  

  跳霹雳坑至今只数月,开始追着朱闻苍日从铡龑史看到了神州,后来又因为剑子和龙宿的双口相声从血印往后扒拉。

  

  一开始剧情跟不上,所以只看喜欢的角色,其他基本就在拉进度条,也没怎么听身边朋友说过傲笑,于是就没有太在意他。

  

  注意到他已经是剑中真相破之后。

  

  傲笑红尘的剑被辟商砍断,辟商一剑刺入腰椎,处于瘫痪状态,坐在轮椅上被人推来推去的。当时不了解这个角色,也没太仔细看,只是觉得:明明是真·高位截瘫,坐在轮椅上需要他人照顾,居然还攻了我一脸?!

  

  剧情就不说了,铁十三用镀剑之术铸了一口剑,希望能看见有人用其打败辟商。由于傲笑败于持辟商的龙宿之手,第一人选当然是傲笑,铁十三说要见到傲笑红尘才能决定是否把剑送给他。

  

  三口组的两只在跟铁十三说他的英雄事迹,他坐在轮椅上被推过来,铁十三看他,然后说:不错。

  

  我当时内心的吐槽跟秦假仙是一样的,你是在选丈夫吗?

  

  比起秦假仙,我的吐槽还多了点:你明明就只看了人家的脸啊,说好的精挑细选呢,就是看脸吗?!

  

  然后我也去看了一下他的脸。

  

  等等,我好像知道为啥铁十三说不错了。

  

  救命,我也被帅到了(*/ω╲*)。

  

  咳咳,傲笑的偶帅气与否,这个是个人审美,我个人偏好成熟稳重的。

  

  傲笑红尘不是第一眼就很抢眼的人,他人低调,造型做的也很贴性格,质朴自然,文人装扮,侠客气质,苦大仇深大叔脸。不要问我为什么一尊偶也会有气质,这个问题我已经在萌上剑子仙迹的时候问过自己了,结论大概是粉丝滤镜加上造型、鼓风机和操偶师的动作使然。

  

  

  可是傲笑红尘耐看啊。

  

  我是个不可自拔的叔控。

  

  所谓叔,首先要有一定年龄,嫩生生的那是小鲜肉;其次要好看,不好看的那叫大爷;最后是阅历和性格,没有阅历孩童般纯(蠢)洁的一般称为超龄儿童。

  

  因为走过漫长的时光,因为遇过太多挫折,因为看过太多世事炎凉,所以稳重自持、光华内敛。

  

  大叔这种角色,不论外表看起来放荡不羁的或正直刻板,最吸引人的都是经历过岁月打磨,沉淀下的稳重和经历过无数喜悲后的平静淡然,纵然心中怒火熊熊,仍能立足高处放眼大局,做出理智判断。

  

  作为一个叔控的天蝎座,有浓厚神秘感的成熟角色是我的心头好,神秘而成熟的人,往往是复杂的,难以琢磨的。

  

  我以往喜欢的角色,大多或跳脱而灵动,或落拓潇洒,人在尘中心归云外,总结一下应该是看似不正经却识大体,甚至有看似多情实则理智到无情的倾向。

  

  因此喜欢上剑子仙迹我不意外,喜欢素还真我也觉得理所当然,然而对傲笑红尘的好感竟慢慢超过这两位时,我自己很吃惊,朋友也表示:咦,我以为你不会喜欢他的。

  

  傲笑红尘的标签,大抵都是正直、严肃、木讷一类的词汇,乍一看是个非常单纯纯粹的人,并不大符合我“低调却大气有(很)深(复)度(杂)”的爱好画风。

  

  虽然我之前也有喜欢一位标签为“正直、严肃、木讷”的人物,不过我表示我有特别的感受人物性格的技巧,感受时会戳戳人物的细节。从各种细节得出结论:人是真君子,谦和朴实,然而骨子里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野,只不过因为太过君子而压抑着无人察觉。

  

  这大概是我喜欢的最接近傲笑的人物了,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也并不很像。

  

  后来又补了剧,跟朋友扯扯淡,慢慢我又发现,好像喜欢傲笑红尘也是理所当然。

  

  为什么?因为我有特别的感受人物性格的技巧呀~一不小心就发现,傲笑完全踩在我的萌点上嘛。

  

  

  作为一个天蝎座,就算我发觉自己是一朵拉低了天蝎平均智商的小白花儿,我喜欢的人物肚子也绝不会是白的,智商情商是绝不会像我一样长年掉线的。

  

  很多人觉得傲笑红尘单纯、一根筋,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才会被人一再欺骗。

  

  然而好像没什么可能,在苦境这种地方,人人中二人人装逼,情商低早被人打死了,如果不想被人弄死,那就得武力值爆表,get武力值需要什么?领悟,天赋,智商啊,何况是先觉。

  

  智商确实有爆表的,但按常理推算大多仍是伯仲之间,之所以看着似乎有人聪慧有人迟钝,只是性格差异罢了。

  

  从傲笑主场的老剧和《傲笑红尘列传》看过来,这位以前可能也曾是个惹满楼红袖招的青葱少年,——虽然现在也是桃花遍地开,小萝莉们看见根本把持不住,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但当满腔热血因红尘纷扰逐渐冷却,含着一口温热梗在心头,眉头渐锁,也就慢慢地变成了我们知晓的傲笑红尘。

  

  傲笑是很纠结的人,他脑中永远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一个叫感性,一个叫理性。

  

  我一向不很喜欢纠结的人,没有耐心等“这个便宜但是我不喜欢,那个我喜欢但是贵一点”的念叨,没钱就买便宜的资金够就买喜欢的,如果不实用那就都别买,没啥好纠结。

  

  但傲笑的纠结好像我就能够接受,可能是因为其纠结的不是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的性格上也有当断则断的爽快,他纠结的问题是原则性的问题,是一个人立身正足的依凭。——不过忆秋年说的也没错,想太多,自己为难自己。什么都懂,只是放不下,只是潜意识里不想放下。

  

  他向来是独来独往的。

  

  某种方面上说,傲笑是个文人,对琴筝都深有研究,写得一手好字还擅诗词,墓碑刻诗这个梗已经被我粉似黑地拿来玩了无数次。其实说起来也挺心疼的,他的朋友总有比他更亲密的朋友,这倒也没什么,只是一死就是一户口本儿,连坐边上的邻居。

  

  我一直认为,傲笑红尘有自毁倾向,可能是因为兄弟挚友都仙山退隐他却仍活在世上,也可能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的招式都极其孤僻而刚烈,一个没有自毁倾向,或者说只要一个人稍微把自己看得重一点,他就不会练成红尘轮回这种剑法。

  

  七伤拳尚且是伤敌七分自损三分,红尘轮回确是伤敌三百自损七百。这种满屏无差别毁灭性伤害的大bug招,估计也只有傲笑能用出来,而其之所以是禁招,却并非因为伤己之身伤己之剑,是因为他怒火中烧之时曾不可控制地用过这一招,夕月村一瞬被毁灭,从此成为他的心魔,也是最大的黑点。

  

  半涉浊流半席清,

  倚筝闲吟广陵文。

  寒剑默听君子意,

  傲视人间笑红尘。

  

  傲笑一心想找寻一方没有血腥杀戮的净土。红尘看遍心已倦,他经历过无数次的背叛无数次的杀戮,不愿再沾染是非,只是他的心里担着天下,心里担着苍生,又怎可能安然退隐再不问世事?

  

  曾也满怀壮志凌云,意气风发,然而看遍世间百态是非善恶,终是愤愤而去。非是出世,而是避世。这世间没有太多的傲笑红尘,也没有纯粹的光明,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红尘之人,非是一个傲笑红尘可以改变的。

  

  少年时豪情只剩沧桑,热血换来自嘲,闷闷于胸托与谁听?

  

  唯有寒剑相伴,剑胆琴心。

  

  所谓的傲视人间笑红尘,也只是一个不与世浮沉之人的苦笑而已。

  

  

  文人多感性,但傲笑纠结就在于,他同时也是理性的。

  

  给青阳子修琴的一段,我简直是跪着看的。傲笑·歇洛克·福尔摩斯·红尘看着一口琴,然后就一段琴的经历和其主人生平做了一段简单发言,把约翰·青阳子·华生说得一愣一愣的。青阳子问他怎么看出的,他就笑:哈,讲通了就不神奇。耶,你真的不是福尔摩斯么?

  

  这声笑简直准准的戳进我的少女心!

  

  傲笑刚出场的几部是主要人物,那段时间正是观众看着最风光,他本人却最消沉的一段,把自己说作半死的废人,只求归隐。然而无论是消沉还是谦和都掩盖不住本来风采,直让我想到一首歌里的几句词:映半颊得意色(出自《春醪独抚》)。是远离是非,只谈心好之物的自然而然的展露,深隐山林不愿问红尘事非,却因自身光华而难掩飞扬。

  

  这声笑把我苏得从床头滚到床尾,要不是地板太硬冬天太冷恨不得下地也滚一圈。同时,作为一个盲生,我简直给傲笑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跪了。

  

  包括后来他保素还真、与人谈论局势,次次有理有据。

  

  傲笑本身洞察力就很不错,《阇城血印》里众人集中到蒿棘居,他也当众人的面分析过叶口月人的情况,然后,后退一步,卧江子你继续,我就静静地听。

  

  九轮燎原里天虎令分析九轮天的动向和战略,场上临时作为军师身份做决策。于是我又给这位大大跪了一次:您老的智商都是用来玩推理游戏吗?放在正常点的地方不好吗?您看您老智商用在正路上多好啊!

  

  傲笑的设定本身不是智力值低,只是太重情义,白云骄霜说他“曾经是个多敏锐的人”,只是他心如死灰,已然与世无争,挣扎着想抽身离开这个纷扰秽土,却又无法坐视无辜之人陷入苦难。

  

  对于天虎令那段,很多人都指出傲笑崩了。这段崩,个人也觉得有些崩,倒不是军师这件事,而是在有一页书在的情况下做军师。傲笑红尘不是喜欢做决定的人,只要有能做决定的人在,他一般的选择就是:请让我做一个安静的打手/避世的消沉文人。

  

  秦假仙说傲笑红尘眼睛长在头顶上,可对于老百姓或是正道栋梁,他平和、自然,没有一点先觉架子,后来想想,大概说的是要他欣赏一个人比较难,要求比较高吧?可毕竟他自己就是那么个磊落君子。

  

  几次维护他人或是谈判的剧情里,他还是挺有说话技巧的,之所以直肠子直来直往,只是性格光明磊落。

  

  ——综上,正因为能看见大局的双商,碰撞上了正直君子正道侠客的性格,才会有“大局所需难免牺牲”碰撞上“此等作风与奸佞之辈何别”的纠结。

  

  最难得的是虽然有纠结有迷惘,最终他仍是会选择大局为重。

  

  

  既然双商不低,为何总被人欺骗?嗯,性格使然吧。

  

  傲笑自出场就在隐居,被挖出来之后也一直是以“我是个半死的废人”、“反正我也是要退隐的人”自居。袁冬曲与他交流中,曾提及他的过去,我以为能看见一个初出茅庐满腔热血的少年,万万没想到,他回忆中的画面,仍然是在隐居。

  

  心怀苍生,奈何人心难测,愤而归隐不问世事,寄情丝弦赋与天地山水,耳闻苍生蒙祸,却又站出来护在众生之前。至于他人误会和胡言乱语,连付之一笑都提不上,他根本没有在意过那些。

  

  一个人的性格决定其欣赏的类型,喜欢的角色也潜移默化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几个令我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角色都是不喜多辩的人物。

  

  ——非是对所有事不加辩解,而是特指对于别人对他的非议不做多辩解。

  

  我希望我也能成为这样一个人。

  

  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

  


评论(11)
热度(11)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