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青霄】梦见花朝.<转>二

  “一瞬被从青年身上分离开,打得四分五裂--”素昕写了一半,偏过头问他。“这么残忍的让你师兄直面惨淡的现实真的好吗?”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带笑意,她身边的人看着她,呵呵笑了笑。

  

  “故事的开始可是你写的。”他一摊手,一脸认真地说道,“要是你不写什么穿越到现代的玄霄,也不会有后面的事。”

  

  “但这剧情我控制不住啊。”素昕回头的时候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慌乱,“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玄霄的记忆为什么会来回摇摆,我并没有想写这样的……他的本体不是还在东海底下吗,会不会醒过来?”


  笔下的人物,她从来不曾如此清晰地感知过,也第一次失去控制地写出因人物记忆出错而出错的剧情。

  

  她身边那人先是微微一愣,问清楚了就站在窗户边上不说话,许久之后才粲然一笑:“因为你之前笔下的人物都不曾有意识,而这位‘玄霄’……原著的设定你无法撼动,但“玄霄”的意识也无法察觉所处之处,自然会出现震荡。……总能稳定下来。”


  他顿了顿:“等过段时间。”

  

  青年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八九,正是好年华,个高腿长眉眼干净,自带一身游遍人间的跳脱,是个难得一见的俊秀人物。

  

  随手把过腰的长发抓成一把扎在脑后,他一抬腿坐在桌子边上,又接道:“按照玄霄心性,察觉该是早晚的事情……如果不出差错,应该能支持到把他送入……”后面几个字却轻飘不大能听清楚了。

  

  素昕坐没坐相地靠在椅子背上点头,忽然发问:“玄震大师兄跟夙汐真在一起了?你那时候就老蒙我。”

  

  “哈,哪能啊,大师兄忙得成天足不沾地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青年晃悠一下他的长腿,“他俩也没真在一起,大概像师兄和夙玉在醉花荫的赏花之约啊天悬星河一类吧。”

  

  素昕哑然,半天才开口:“你真豁达。不过夙玉后来跟我同屋,我都不知道这码事,你怎么知道的?”

  

  “每个人都有过去,夙玉没介意我的过去也挺豁达的。”青年笑了,又眨眨眼睛,“沐风告诉我的啊,那个凤凰花仙。”

  

  “这么看来夙玉的确挺豁达。”她认真地下了结论,又举起手,“最后一个问题。”

  

  “你跟玄霄师兄……”

  

  “爱过。”

  

  显然是敷衍的玩笑语气,她干笑两声抬头看他,青年也正在看她,两手一摊:“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写你的东西。”

  

  听见他的语气,大概是“少年玩心吗”一样毫不正经。

  

  素昕托着下巴看他的眼睛,这人实在难懂,不知道怎么笔下人物就能看出这层皮囊下的真心呢?


  明明自己也是她师妹啊。


  




评论
热度(7)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