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傲笑红尘】沧浪三千濯·贰

  还没写完……hhhh后面还有一堆,这边大概就是先发出来,具体的还要整理一下~目前写了11785←这个数字……对,这是一篇惊天地泣鬼神字多不看的花痴文字堆积……




  俗人总是占了惊人数目的,君子作为,沉沦俗世纷扰中的庸碌大多数又如何能懂。

 

  他们嘲笑君子的坚持,嘲笑君子的不合时宜,嘲笑君子不随波逐流……所以君子是君子,他们是庸人。

 

  大声讥讽正人君子不能使得他们变成邪魅狷狂的霸道总裁,反而暴露出自己可怜的仅剩的一点点自尊心,不求光明却愿意抛弃手中一切,只为看君子不悦的一面,想要把对方拉到自己所在淤泥中——看,他也会生气的,他跟我们一样庸碌。

 

  可惜君子之所以君子,就在于求得自己问心无愧。

 

  浮沉于世而不与世浮沉。

 

  我之所以喜欢傲笑,这也是个重要原因吧。

 

  执着、嫉恶如仇,一颗被背叛多少次也未曾变过的赤子之心……不用扪心自问,我也知道自己绝对做不到。

 

  而正是因为想成为这样的人,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没能力成为这样的人,更是因为知道人生路上如果想保护自己就绝不能成为这样的人,所以敬仰、崇拜、仰望。

 

  他几乎是个绝对光明而公正的存在。

 

  在对剑君回忆杀里,剑君十二恨曾经问傲笑红尘:前辈,你的剑是什么?

 

  傲笑红尘说:问心无愧。

 

 

  傲笑的作风从局外人来看好像是不合时宜,但在江湖武林的尔虞我诈之中,唯有立身正道才能扛住滚滚洪流,不择善固执,好像就不是傲笑红尘了。

 

  可他在普通人之中好像也不是很显眼,没有高手的包袱,也没有高手的架子,以至于多次被好心人劝解:年轻人,这里太危险了,你还是走吧。我的尴尬症啊……这位“后生仔”“少年人”的年纪和生存几率都比你们大好多啊。

 

  傲笑是讲道理的人,苦刑岩处素还真把他气得扭头就走,行至中途挣扎一番还是回去遵守承诺保护素还真,不知道当时素还真是什么心情。

 

  这么说起来好像很好欺负。

 

  你踩他,他退一步;你再踩他,他退两步;你还踩他……他退三步。忍让,再忍让,再三忍让,如果是弱者,尤其是柔弱的孤女,基本可以各种坑他不用担心任何危险。

 

  在触及傲笑的底线之前,他的确是很好欺负的,而傲笑的底线,几乎都是长在别人身上的。

 

  刀戟戡魔录里流氓头子拳打脚踢甚至把他踩在地上,抓了小姑娘当人质逼他屈膝一跪,骂他笑他他都没有反抗一句,唯独说到一页书时他怒了。后来再遇,金包银教训了流氓头子,问傲笑红尘是杀是留时,傲笑说,我没关系,只要他改过向善。

 

  傲笑红尘那一跪,许多人都认为是他遭受挫折后性格的转变,因而对他开始有了好感,我却不这么觉得。傲笑红尘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刚失去功力的傲笑似乎比普通老百姓还虚弱,但无论何时,他都是个保护者的形象。

 

    一个真正的强者,不需要依靠“死活不哭”“死活不跪”来证明自己的尊严,跪下的一刻我相信傲笑也并非觉得是奇耻大辱。

 

  对傲笑来说,这只是为了解救陷入危机的孩童。不论他有没有武功在身,他都是高大的,不论他是屈膝还是屹立,他都是让人发自内心敬重的。

 

  正如他对那个流氓头子所说:尊敬不是因为强横而来。

 

 

  其实忍让,一来是因为君子之风,二来也是自信自尊的表现,虽然傲笑确实是个偏于悲观的人,喜好真情实感的黑自己,但实际上傲笑对自己的性格和实力看得相当明了。 

 

 

  傲笑的主线是顺着天外方界走的,白云骄霜以“为了方界”让他背了无数次黑锅,傲笑知道,也不曾反对。包括袁冬曲后来对傲笑坦白说白云骄霜让自己杀他,他也只是去问了问白云骄霜,那语气简直温和有礼团结有爱。

 

  然而不爆发不代表傲笑是个转头就忘傻呵呵过日子的。袁东曲的死是个导火索,若没有危及他人性命,之前的所有事傲笑都可以不计较,甚至可以忍耐白云骄霜更久、更久。

 

  一次次堆积下的爆炸物安静地蛰伏着,被强行安上了引线和火苗,就算这堆爆炸物平日里安全的可以在里面捉迷藏,终究是会爆炸的,何况傲笑的怒气还是核弹级别的爆炸物。

 

  一次提醒二次警告,三次直接开启罪无可赦模式,在此建议自绝经脉自行了断,幸运没死干净请就此退隐再也不要让他看见。白云骄霜自己都说了,傲笑不怒则已,一怒而天下惧。纵然新人光环期的武力值还做不得准,但这人后来也是属于合法外挂大bug的,满屏AOE无差别攻击。

 

  傲笑红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重情重义的人在各种剧情发展中往往会被坑得最惨,毕竟只有制造矛盾才能推动剧情。

 

  几乎只要是他的朋友或对他有恩,就可以各种对他提要求,他会更加忍让、忍让、忍让。

 

  这么一个人,当然好骗。

 

  其实也不是好骗,他不说,不见得真不知道,就算不十分明白,大概也总有个底。从剧中一系列表现来看,他一旦决定再涉红尘,相当短的时间就能掌握现今局势。

 

  其实骗到傲笑之后,是全身而退还是死无全尸,全看这人作死的方式。

 

  君子可欺之以方,《傲笑红尘列传》里用这句描述,确实恰当。

 

  于今腐鼠成滋味,猜疑鲲鹏议不休。

 

  嘴上不说明白,心里不见得不是锃亮的,只是不愿也不屑与谁计较,坑害他的人自以为骗到了他,然而他其实从未在意过这些人心心念念的利益。

 

  当真认为他傻、一而再再而三的骗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愚蠢,太过可悲。举个例子?哦,还是比如白云骄霜。其实我不大讨厌白云骄霜,我一向是个怀揣光明的博爱粉,基本对每个角色都是路人粉。

 

  白云骄霜,这位深沉的阴谋家,我不得不说,您的智商,基本也就告别做坏事了。

 

  他知道傲笑的性格,所以可以利用傲笑的弱点,但既然知道傲笑的性格,又何苦将他逼上绝路?做事又为什么太过极端?斩尽杀绝却没能成功,就是把自己逼上绝路嘛。

 

  白云骄霜以方界名声的名义让傲笑红尘替他背上了不少黑锅,包括杀惊虹留恨的锅,白云骄霜把锅强行扣到傲笑背上,对外宣称“傲笑红尘坏事做尽,正道栋梁白云骄霜把他赶出纯洁的方界啦!”,诸如此类,不胜枚举。——这样说起来,苦境人的视角,剑君之弟死于傲笑手里,然而为何剑君不向傲笑报复?因为……因为谁都知道傲笑的耿直啊。

 

  傲笑红尘并不介意做个英俊的背锅侠,毕竟就算背了锅,忧郁气质的熟男也依旧英俊着(并不是)。比起方界清誉,他把自己看得很轻。本就有意归去,再来问心无愧,不在乎谁把他看得多么卑劣。

 

 

  在白云骄霜多次的欺骗中,傲笑多次直接坦白自己的怀疑,白云骄霜找了各种借口,然而那些借口生硬得跟说他其实本叫白云娇娘并且怀了傲笑的孩子一样,傲笑会信?令人捉急的是,白云骄霜也知道傲笑不可能会信,却依然在花样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然后呢?袁冬曲之死点燃了傲笑的怒火,八阵滩之役鲜血淋漓。

 

  作为一界之主还是有福利的,白云骄霜纵然被追杀得狼狈不堪,还是坐上事先准备好的拖拉机,顺利脱逃。

 

  光逃不是办法啊,按照傲笑红尘执着的性格,必定是不受任何困难阻挡怎么也得弄死他——除了有人能够有理有据的说服傲笑,毕竟傲笑是个讲道理的人。

 

  哦,讲道理,get!

 

  白云骄霜找到了一众正道栋梁寻求庇护,并表示“傲笑误会了我正在追杀我”,正道栋梁们一致表示:你把我们坑得太惨我们不会相信你,咦你说傲笑做了坏事?他那么正直的人肯定是你做的坏事让他背黑锅。

 

  正中红心,各种意义上的。

 

  求助正道不行,那就去找非凡公子,非凡表示:盆友,你坑我们也坑得不轻,不约我们不约。

 

  我内心那个酸爽,傻孩子,你知道什么叫前车之鉴吗?你不知道,但是别人知道呀。

 

  这位貌似“成功”多次欺骗了傲笑红尘的白云骄霜,最后死在傲笑红尘的剑下,剑名也叫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不是会因为一个“误会”生气的人,与傲笑一怒而天下惧这句话对应的,是他平时的平静疏远与世无争,不然方界所有人岂不是每天一副随时会被吓死的熊样。——噗,想象了一下,简直笑得想拍桌子。

 

  在傲笑顶着新手光环出场的几部戏里,不少人骗过他,他也曾发过火。其实我并不觉得把傲笑逼出怒火很有趣,相反,我一直觉得欺骗他的人很可悲。

 

  被欺骗,是因为给予过信任,给予过期望,给予过欣赏,而曾被信任过的人为世俗之物去欺骗他,只是把自己的人格打入黑暗深处。

 

  傲笑为人坦荡,最不喜的是欺骗,可惜他的遭遇由剧本决定,往往越是厌恶什么的人,越是会被最意想不到的人捅刀子。

 

  譬如愁月仙子和无忌天子。

 

  我一直觉得,傲笑在天外方界那么长时间,按照他的性格并不会让人服侍自己,也不会有所谓的亲信或是心腹手下,那么与他最亲近的也就是天外方界其他五位弦尊以及无忌天子。

 

  这几位里,血雨风生只在台词里刷过存在感,不死魔僧和方界老童的定位比较点点点,按照傲笑的精神洁癖也基本别指望看得上这两位,剩下的官方敲定,傲笑最尊敬的是无忌,喜欢的是愁月,与傲笑关系最好的是白云骄霜(虽然这位接近傲笑也是带一定目的性的)。

 

  说起来好像这三人都很了解傲笑,都抓得到傲笑的弱点,似乎最消极的就是傲笑,可惜最后唯一能初心不变的却只有傲笑。这三人,其实谁都不了解傲笑,当傲笑的存在对他们有了矛盾之时,没有一个人的举动是善意的,或者说,纵然他们知道傲笑的与世无争,但仍在忌惮着,事情一旦开始,首先把傲笑放在了他们的敌对面,认为傲笑会将他们当做敌人。

 

  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多么悲哀的几位“朋友”。

 

  天外方界,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但它终究不复存在,毁于人心。这是方界所悲哀的,更是傲笑所悲哀的。

 

  傲笑红尘将自己放得低微,也把自己放得很高,极谦和也极骄傲,这样一个人,是不会愿意受人控制的。浊浪江畔的“半涉浊流半席清”让他愿奉人为上司,不是强权,而是因为那“一方净土”。

 

  然而到最后,天外方界的一切却是用最讽刺的方式嘲讽着,这一方净土也并不干净,这一方净土,终究也是浊流污秽。

 

  君子之意,清洁之心,唯有拨予寒剑听。

 

 

  说起来,最让我不喜无忌和愁月的不是隐瞒和退隐,而是挑动傲笑红尘与血雨风生之间的杀机。

 

  傲笑喜欢愁月,血雨风生也喜欢愁月,愁月与无忌两厢爱慕一直隐瞒众人,无忌以“怕伤害傲笑红尘”的名义隐瞒不说,与恩爱恋人一起先后假死退隐。然而“没有被伤害”的傲笑红尘背负了一条人命,一个曾经的结义兄弟;还承受着失去心中朱砂痣白月光的痛苦。

 

  半筝永随花中泥,瑟刃已成忘情诗,傲笑人间风云客,愁月从此落天池。

 

  傲笑红尘的半筝剑和心至此埋在了愁月坟茔之中,更别说在白云骄霜安排下见到仍在人世的愁月时的悲与愤,沙石飞扬,却始终不曾伤到愁月,大口鲜血,正是傲笑心上血淋淋的伤。

 

  对愁月,我大概心里只有两字:呵呵。

 

  说过愁月,再来说无忌。无忌初见傲笑时装了个逼,送他一首诗号用到如今,然而,我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了解傲笑红尘,还是真的只是个“无辜的老好人”。

 

  以傲笑红尘的性格,知心上人已心有所属,伤心难免遗憾难免,更多的肯定是祝福,希望她过得更好,何况她的那位是傲笑当时最欣赏的人。

 

  然而正是这两位狠狠扇了傲笑一个耳光。隐瞒和欺骗,说是为了不让傲笑伤心。这个借口很有道理,而且太好听,我忍不住鼓掌。

 

  可利用傲笑借他之手除去同样恋慕愁月却动作太大的血雨风声,似乎不大像是不让人伤心的表现?两位啊,你们把傲笑当什么?你们把六弦当什么?!

 

  半涉浊流半席清,倚筝闲吟广陵文。寒剑默听君子意,傲视人间笑红尘。

  一泓秋波万泓血,伤心曲调伤心人。断琴示剑再回顾,乱离颠沛总纷纷。

 

  在袁冬曲墓碑上刻下的悼文,说的是袁冬曲,或是傲笑红尘自己,似乎都很贴切。

 

  一泓秋波万泓血,伤心曲调伤心人。


评论(5)
热度(3)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