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素钗】寸心

  叶小钗睡了很久,他伤得不轻,外伤虽已愈合,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调理身体。

  

  素还真刚回来就往他房间走,探了伤势后松了口气,被正与青衣宫主品茶的一线生撵去洗了一身尘埃血腥,换回了自己本来衣裳。

  

  方才沐浴,素还真头发尚带水气,也不再束冠,出了门径直去找叶小钗,半路恰好碰上手里捧着个香炉的一线生,走在他后面啧啧感叹:好友,琉璃仙境重建之后,你最熟悉的恐怕是叶小钗的房间。

  

  “好说,劣者对好友的地方也很熟悉。”

  

  两人一唱一和着相互戏谑几句,素还真轻轻推开叶小钗的房门,两人都放轻了声音不再开口。

  

  叶小钗尚在沉睡之中,一线生在香炉里添了点助眠的香,合上香炉盖子就退了出去,几乎是用口型在说:

  

  “素还真啊,青衣还在等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素还真“哎呀呀”地感叹,想打趣几句,一回头发现他已经走远了,——所以重点自然还是要去找青衣宫主。

  

  素还真不觉莞尔。

  

  收起脚步声,走近叶小钗的床铺,叶小钗躺在床的一边,留下足有一人多的位置,半侧卧着,长发把脸遮了大半,不知是不是头发瘙得痒了,他紧抿着唇,眉心也还锁着。

  

  先前看他还仰卧着,不知怎么翻个身就成了这样。

  

  素还真看着好笑,把那些头发给他仔细撩开了拨在耳后,轻手轻脚挪动他,为他推血过宫。推开淤塞经络,利于伤势愈合,也好让他睡得更安稳。

  

  “叶小钗,你真是……”

  

  素还真看着他苍白的脸,一句话到嘴边又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不知该责难他不知后退还是内疚自己未能护他平安。

  

  说不清的情绪窜上来,压制不下,狠狠地靠近了,却只能轻轻一吻落他的脸颊。不是失血带来的低温,伤口引起的高热也已退下,嘴唇上接触的肌肤是温热的,如他的脉搏一样鲜活。

  

  素还真忽然忍不住笑了。

  

  “叶小钗。”素还真笑着低声念他的名字,又叹了一声,“叶小钗……”

  

  “素……?”

  

  侧卧在床上的叶小钗有了点动静,模糊不清地吐出一个音,嗓音有些低哑,后两个字含在嘴里发不出来。素还真以为他醒了,却见他眼皮动了动,再无动静。

  

  亲吻脸颊的嘴唇忍不住上移,印上眼前颤动的睫毛,扫在嘴唇上痒丝丝的。

  

  无论是头发还是睫毛,都不像是叶小钗的样子。叶小钗是什么样的?素还真想了想,乍一看硬邦邦的,等熟识了,才知晓他的心软得很,再往下深究,却又是坚韧如磐石。

  

  可这些坚硬和柔软,混在他身上就是恰到好处。

  

  武林中飘摇多年,怎么还是不知后退?素还真几乎想要叹气,又忍不住要笑。可是叶小钗和素还真都不知后退,江湖险阻,仍是走下来了。

  

  叶小钗仍无知无觉的睡着。

  

  他方才确实醒过,不过说醒也勉强,只是依稀恢复些意识,睁不开眼,也无力动弹。恍惚间闻见白莲香气,被什么挟着带近了,微凉的触感印在颊上。

  

  迷蒙意识里,叶小钗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素还真回来了?

  

  素还真确实回来了。

  

  素还真给他掖好被角,轻手轻脚脱了衣裳鞋袜,摸上床对着他躺着,太浓重的药味掩盖了叶小钗身上本来气味,闻起来有些陌生。

  

  药香沁在梦里,叶小钗闻着那股苦味越来越淡,意识却逐渐清明。

  

  他许久不曾做梦了,难得的做个梦,却还是以前的事。恍然浮于记忆之外,看着记忆之中的自己,却仍感同身受。

  

  

  叶小钗在翠环山下抬眸往山上望,半山腰的地方云烟笼罩,看不真切。

  

  不是第一次来此,上山的路也认得。那条路从他脚下蔓延上去,他毫不犹豫往上走。既已放下仇恨,前往琉璃仙境之时,他就已作出决定。

  

  翠环山,玉波池,百柳珠帘,五莲台。

  

  素还真是斯文人。

  

  之前遇见素还真总是在各样的微妙情形之下,素还真的武功高强不需赘言,“素还真”这三个字也大约是“老奸巨猾”的代名词,——这样一个心思叵测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把谁的皮肉性命都定下了,那人还对他感恩戴德。

  

  尽管照世明灯与欧阳上智全然不同,出发点也全然不同,可对于素还真皆是同样看法,也皆让叶小钗警惕素还真。本就各有立场,叶小钗难免对他有所防备。

  

  站在琉璃仙境入口处,叶小钗不经意往玉波池外一望,入眼山岚薄笼,林中翠微,比起山下纠葛,显得格外与世无争。

  

  这才真真切切感觉到,素还真当真是个斯文人。

  

  斯文人在看风景,长身鹤立。

  

  叶小钗方走过去就被察觉,他转了身看着叶小钗,看起来并不意外,出语关切,“叶小钗,你的腿已经好了?”。

  

  叶小钗点点头。

  

  记忆中的素还真看他的眼睛是温柔的,笑也是温柔的,倒不似假装,看着却难免有些微妙。——素还真虽时时做出温雅无辜模样,对着他却终归不同,又说不出哪里不同。不知是记忆中的模样,还是脑海中做出的加工。

  

  一瞬间,叶小钗恍然觉得,素还真似乎比欧阳上智还要可怕。

  

  素还真确实比欧阳上智要可怕。

  

  很早很早以前叶小钗想过,若是素还真死了,自己会被劝服放下仇恨吗?

  

  不,素还真不是欧阳上智,目的不同,出发点不同,手段也不同。

  

  于公如此,于私亦然。

  

  当年的叶小钗并未察觉他神情中的意味,现下却已不陌生。虽知这只是一个梦境,叶小钗仍在梦中对他报以微笑。

  

  记忆里的素还真不知是否看见了他,他眼前却是愈发昏暗,最后变成一片的黑。起初以为是要醒了,却仿佛能听见有人在说话,让他一瞬忆起失明的日子,身体逐渐紧绷起来。

  

  他听出那是血吻蝶在跟下属交谈,却推算不出此刻身在何处。——大概是在去梦仙谷的路上,叶小钗看不见,一路上被押着,尽量维持着自己的感知,让自己不至于跌跌撞撞。

  

  

  其实那是素还真的梦境。

  

  一线生点的香不仅助眠,还有催人记忆之效,明明已经回忆起来他偏还喜欢担心。大抵是知道素还真要来看叶小钗的,直接在叶小钗房里用上了。

  

  素还真对着叶小钗看了许久,终于也睡着了。

  

  素还真也做了梦,他的梦境也来自于久远的记忆。

  

  

  记忆中面目已被疾病毁伤大半的女子是织梦师,素还真在她的梦仙谷中等血吻蝶,等他把被天蝶盟擒捉的叶小钗还回来。

  

  血吻蝶甫入屋,素还真便已察觉,抬眼望着的就是叶小钗。

  

  素还真远远地看着他。

  

  他先前被炸伤的地方都已愈合,脸上只剩那道很久之前的疤斜劈着,但双眼仍未恢复视力,素还真不免担心他的双目日后可否恢复。

  

  血吻蝶把叶小钗推向素还真时,叶小钗一时不曾防备,幸好武者本能未受双目拖累,刹那稳住身体。素还真急急扶住他,看着缠着纱布的双眼,尝试着开口了几次才颤声道:“叶小钗,是我!”

  

  叶小钗伸出手,确认一般在他身上摸了摸。

  

  素还真看着揪心,拉起叶小钗的手握在手里,他不曾抗拒。

  

  比起离开琉璃仙境的时候,叶小钗显然憔悴了不少,劲瘦躯体包裹在衣物之下看不分明,一双手却硌人得很。素还真心里说不出是愧疚还是什么,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仔仔细细地打量他,许久才找回自己声音:叶小钗,都是我的错……

  

  叶小钗微皱起眉,很快便松开,对着素还真微笑着摇头。

  

  回忆中的这时候,素还真还是头一次见他笑。

  

  叶小钗长得俊朗,但素还真认识他以来,总见他一副冷漠沉静模样,好像没有自己的感情。素还真初次见到他就猜想过,这么个人,笑起来会是什么样?

  

  如雪岭融流,如暖阳拂照,如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叶小钗。——除了被纱布覆盖的双眼仍未恢复原本的视觉和神采。

  

  回忆之中,纵然时机不对,素还真仍是忍不住想接近他些,确定他还活着,不曾再添新伤,不曾受过再多伤害。

  

  不知那时候的叶小钗是否已经察觉。

  

  当年的两人,说起来并未一起经历过太多,在叶小钗心中大概也就是为天下靖平之志而协助之人,算不上冷漠,也算不上热络。

  

  似乎正是自这一笑开始,叶小钗在素还真面前慢慢放松下来,不再紧绷着,变得触手可及。

  

  素还真不着急,狡猾是他的天性,就算他是出于真心,也难以放下本性。叶小钗大概察觉过素还真对他的情意是否违和,却不至于防备,等到警觉了,也差不多已经落入陷阱。

  

  

  手里的触感愈发真实,素还真睁开眼睛,连着现实中的双眼一起睁开了,叶小钗已经醒了,握着他的手倚在床头看他,目光炯炯。

  

  素还真空了一只手去拨开垂在他眼前的头发:叶小钗,你别担心,素某回来了。

  

  叶小钗低了头,任由他抚摸自己的眼睛和脸颊,紧握着他的手,用唇语一字一顿:回来就好。

  

  他说话的时候,正有光透过薄薄帷帐,柔和地洒在他的脸上,映衬着他的笑更为柔和。素还真抬眼看着他。如雪岭融流,如暖阳拂照,一如既往,如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叶小钗。

  

  这种关系是从何时开始的,叶小钗已经记不清了,素还真估计也已经不记得。

  

  素还真第一次放在面上的表态,就是直接上去亲了叶小钗,把人吓了一跳。

  

  叶小钗被他抱住一瞬还不曾有所反应——这事儿他干过太多回,大概只是比拍肩膀更亲密些——,但当他的脸也凑上来,叶小钗察觉了猛地错开头,嘴唇上仍已经留了柔软触感,素还真离得太近,他只得往后退了几步,惊诧地看着素还真,不可置信。

  

  素还真不意外他的反应。也是素还真自己唐突了,一杯黄汤入口就不复清醒,或是更清醒了些,藏不住心思去布置天罗地网。

  

  叶小钗说要离开,素还真没有拦他,说:叶小钗,不论怎样,早些回来。保重自己。

  

  他会去的地方,素还真自然都知道,放手让他思考,不去打扰而已。毕竟这事儿也在素还真自己的预料之外,离开些时候,也是让他缓和心情。

  

  叶小钗终于还是回来了,对于那件事也不曾提起,素还真知道他没忘,只是两人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论是叶小钗还是素还真,都小心维持着一定的平衡。

  

  素还真不急,不急,叶小钗对他并非没有情谊,只不过对于此事实在经验太少,更不曾多想。既是双方都有些意思,慢慢来也没关系,来日方长。

  

  

  这一长,就糟糕了。

  

  那天素还真做梦了,梦里他仍在推松岩,心口剧痛,一口鲜血呕出。他以为,自己一直以来把叶小钗束缚得太紧,叶小钗那么强大,太过的保护反是对他的侮辱,可又有些后悔,为什么无能护他周全。

  

  叶小钗啊……

  

  素还真醒过来看着床上纱帐,心里空得难受,犹豫了片刻,披了外套趿着鞋就往叶小钗的房间走,头发披散着,也顾不得整理。

  

  那时他们已回了琉璃仙境,仍给叶小钗留着房间,跟素还真的离得很近。

  

  素还真停在他门前,踟蹰片刻,轻轻推开了。

  

  刀狂剑痴倚在床头,叶小钗睡在床上,安安稳稳。心脏终于放下来,素还真沉默着看了他一会儿,打算回房去。

  

  “素还真。”

  

  叶小钗叫他,他回头时叶小钗已经坐起来了,床头一豆小灯,昏黄地摇曳着,坐在床头的人背脊挺直,眼神清亮。

  

  素还真慢慢走过去,坐在他床边盯着他直勾勾地看,叶小钗知道他心里头不踏实,由着他看,抓了他的手握着。

  

  鬼迷心窍一样,素还真凑过去亲叶小钗的嘴唇,得到对方一瞬间的紧绷,却破天荒地没有退后保持距离,也没有拒绝。直到被子被掀开,简单的亲吻慢慢增加了抚摸,素还真脱了鞋和外衣,摸上床与他亲吻,抚摸的手越收越紧,变成了拥抱。

  

  嘴唇相贴的摩擦并不激烈,离开时也留不下任何痕迹,素还真搂着叶小钗的脖子侧卧着,被叶小钗轻轻推了推。

  

  “衣服。”

  

  素还真把罩在外头的外衣脱了放好,爬上叶小钗的床时,叶小钗给他让了点位置。叶小钗不说话,他就静静地侧卧着看,直看得叶小钗有些不自在。

  

  “素还真……”

  

  “我很高兴。”素还真看着他微微地笑,“但又不太开心。你为我,始终自这武林抽不了身……”

  

  叶小钗最不喜他这么说话,眉头微皱,素还真立刻接话:“是是,劣者知道,是我不该。你别生气,生气会变老,你要是老了,剑声可要找劣者算账。”

  

  叶小钗听他自说自话着,简直是哭笑不得。

  

  这人像是自言自语一样,时不时停顿一下,就像是以前叶小钗不能说话时一样。那时候叶小钗只能用心音与他交谈,素还真就说出应答,这样的对话显得没头没尾,外人看着有些滑稽。

  

  素还真凑近了,叶小钗按住他后脑勺,一抬头够上他嘴角,暗示地用嘴唇磨蹭着,素还真试探地翻身覆上,叶小钗并不拒绝。

  

  叶小钗仰起头,含着他探入的舌头,任由他探索自己。脸已经被蒸得滚烫,含不住吸不进的涎液顺着下颌流下,叶小钗不大舒服地发出闷闷一声,沙哑而黏糊。

  

  残缺的舌头无法灵活追逐对方,只得微弱地吮吸着给予回应,素还真察觉到了,舌尖挑起对方舌头,细细舔舐他舌下系带,叶小钗实在受不住,又不想推开他,握着他的手臂。

  

  那是素还真头一次和叶小钗在一起,另一种意义上的在一起。

  

  “叶小钗,你若是不情愿,随时可以叫停。”素还真顿了顿,“无论何时,素某绝不会伤你。”

  

  说不得是愉悦,初次承受的身体迟钝得几乎感觉不到欢愉,从外扩开的入侵带来的,更多是疼痛和忍耐。然而在一起的那个人,是素还真啊。

  

  

  素还真。

  

  叶小钗倚在床头看他,目光炯炯:你怎么了?

  

  “无事,只是想起了我们第一次——”

  

  素还真被他的手掩住了嘴唇,他大概知道素还真会说出什么,慌乱不许说出口。柔和光线笼着他跟素还真,素还真握着他的手抬头对他笑,撩起他垂在眼前的头发。

  

  叶小钗很久没这么看他了,那双熟悉的形状奇特的眉毛,眉心一点朱砂,面如冠玉,分明是温文的青年模样,偏偏这头脑又有千方百种的谋略算计。

  

  素还真啊……

  

  久别重逢,叶小钗盯着他看了半晌,低头吻在他眉间。

  

  素还真手里还卷着叶小钗的头发,叶小钗的手探入他衣襟时他吃了一惊,哑然失笑,只是他自己也同样是情难自禁。

  

  “啊……”

  

  “我弄疼你了?”亲吻落在太阳穴上,说话间温热的气息扑在脸颊,叶小钗摇摇头。

  

  “叶小钗。”素还真叫他的名字,他就看着素还真。

  

  他的眼睛很亮,眼神直接而平常,没有太多弯绕心思,纵然在如此情境依旧坦率,直直地看着,让素还真几乎无法继续下去。

  

  想要最亲密的占有,又怕他太受罪,最后只得恨恨地亲吻他,舔他脸上那道再不会消退的疤。

  

  鼻梁处很敏感,尤其是陈年的伤疤蔓延在鼻梁上的那一段,在素还真的亲吻下敏感得像是新落下的,刚长成的嫩肉一样,透出情动时充血的红。

  

  “唔……”

  

  残缺的舌卷不成需要的形状,只能发出含糊的声音,素还真把耳朵凑在他嘴边听他含糊不清地说话,间或低声回应。

  

  他尚未痊愈,体力不支,素还真往里又深入了些,卸了力道,温柔和缓,直至他修剪平整的指甲陷入自己的皮肤,半睁的眼便被熏得泛红,眼里一片的水光。

  

  缱绻缠绵,不可分割。

  

  

  素还真很想问屈世途,这香是哪里买的,实在是有些太过管用。他被闹得一夜没睡好,睁眼闭眼都是过去种种,间或有他聪慧脑袋不做主时候的各种可怕幻境。

  

  侧过头看枕边,叶小钗还在睡。

  

  他睡得很沉,伤体初愈,又累得过了,从神情上倒看不出是否有做什么梦。他侧身睡着躺在里口,长发凌乱披散,素还真撑起上半身时,看见他露出的耳垂下被吮出的印痕。

  

  素还真抓住他的手,又闭上眼睡了。好像这样就能确定他的存在,就能心安了一样。

  

  素还真又做梦了。

  

  他梦见第一次见到叶小钗,远远地在山那边,他不敢太过注意,怕引起叶小钗的警觉。还梦见叶小钗头一次上琉璃仙境,梦见叶小钗站在自己的一边,梦见第一次看见叶小钗哭,梦见第一次看见叶小钗的笑……

  

  江湖路上,风雨险阻,并肩前行。

  

  

【完】


素闲人和叶先生生日快乐!

评论(3)
热度(71)
  1. Inside the Drawer笠披烟雨行 转载了此文字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