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放逐渊(再)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OOC预警。


再.

  

  鬼在远处枯树后远远望着。

  

  他只是普通小吏,资历算是老些,在辖地也有些威风,但放逐渊非是他有能涉足之处,若非玄霄先前震慑了那些恶鬼,若非云天青身上剑意被玄霄吸去,他早不剩灰烬。

  

  鬼受过云天青两次恩情,寻他一是报恩,二是觉得他值得结交,三是公家想要招安:云天青生前交游广阔,到了鬼界,在小鬼大鬼里也是一呼百应,这样的鬼留着,万一要是反了,可是相当难以对付。

  

  鬼去找云天青,百来年了,他行迹全无,不想竟一直留在放逐渊深处,鬼更想不到的,是他与这位风云人物也有什么关联。


  云天青自剑气中凝出形影,就杵在那儿没动。玄霄站在他对面,手握望舒,似乎是自己体内所剩炎阳将望舒阴寒吞噬交融,神色登时安定不少。


  寒气抽离剑身,自接触的手掌被吸入玄霄体内,玄霄神识渐复,双目渐转清明。


  云天青就站在他眼前,与记忆中模样无大差别,穿一套灰不灰蓝不蓝的衣裳,像是玄霄头一次见到他,一身风尘仆仆,神采飞扬。


  玄霄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说不出是愤恨或是什么。


  他想见云天青很久了。


  

  琼华,剑舞坪周边几个房间一个个点了灯,推门露出里头人来,往玄霄那屋看。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云天青竖在门口,被里头扔出来的外套砸了一脸,而后玄霄出来了,冷着脸一字一顿:自行去思反谷悔过!


  几时能出来他没说,云天青也没问,转身跟出来查看的同门们行礼,玄霄差点把佩剑拎出来,云天青赶紧灰头土脸地跑了,留下剑舞坪一串笑声,被玄霄两眼瞪没了。


  琼华派的弟子房是分等级的,等级最低的大通铺、高级弟子的双人间、乃至单人间依次绕了剑舞坪一周。这弟子房的等级分自个人资质和修为能力,曾富贾一方的可能住在最低级的通铺上,从前的街边乞儿也可能住在高等弟子房,没人对此不服。


  玄霄跟云天青住在一起是个意外。


  他二人上山实际也就是前后脚,玄霄早到半天,被安排去了一间双人房一个人住着,难得半天后入山门的少年人也得掌门青眼,总不好委屈人家去大通铺,——尽管云天青倒不介意——,只得找了掌门大弟子跟玄霄商量,玄霄对此也好说话,一口就应了。


  云天青刚上山的时候安定了不晓得有没有两个时辰,玄霄与他相对练功,被他气得不轻。偏生他又长了一张斯文俊秀的脸,一双眼睛干净又清透,投出十成十的无辜来,让火气初褪的玄霄一时漏看了他神情中的狡黠。


  等他本性彻底暴露,众人都知道玄霄常大半夜撵他到思反谷,可没几个人晓得,玄霄每次第二天一大早就匆匆去思反谷把他领回来。


  这两个人是怎么关系好起来的,谁也不知道。


  玄霄脾气说不上坏,着实也说不上好,偏就对云天青上心得不得了。


  到后来,直到云天青离开了琼华,玄霄被封入冰中,仍会回忆:若是云天青还在该如何?


  恨之入骨,思之入骨。


  

  玄霄对面的人仍是少年模样,一身粗布衣裳,却眉眼干净,自带三分笑意。


  他看见玄霄,露出微有讶异的表情,笑问:“师兄,你怎会来此?”


  后来又玩笑一样抱怨:“这地方什么也没有,老子都被冻死了。”


  玄霄见到他本怒上心头,听了这句话下意识想掰过他“老子”两字,——可是玄霄就算不了解九成的云天青,七八成总是有,云天青又怎么可能在此等情形下对他如此说话。


  玄霄迫近那少年,道:“你可知你扮的是什么人?”


  云天青模样的少年懵在当场,反倒变得严肃而关切,问他是否是吸入了此处迷瘴,神情与云天青全然一致,没有丝毫违和。


  玄霄心里无名火顿被卡了大半,也大致晓得了这云天青究竟是何种身份。


  阴寒之气源源不断被吸入玄霄体内,平复躁动煎灼的炎阳,待到寒气被尽数吸去,玄霄手指一捏,功力延至剑身,那柄长剑只剩下“咔”一声碎冰一样脆响。


  剑应声而断,他眼前的少年人也瞬间化散。


  “云天青,你还要玩什么手段?”



  云天青先前一直不在鬼界。


  鬼之所以遍寻不见他,是因为他不在鬼界。


  倒不是他自己出去的,尽管他身处放逐渊中,公家确实难以管理。


  他出去是为了寻阴阳紫阙阴的那阙,上头跟地上商讨了半天,把他生前那具肉身还给他,一找就是上百年。

  

  云天青入鬼界时就想着,等师兄来了,跟他说声对不起。


  他那时候还算得上年纪轻轻,三十来岁,离有一般修行人正常寿数还很有段距离。他跟玄霄差不多年纪,玄霄这样近仙修为,又被封冰中,大概不会来得太早。那时候的云天青还没去想等见着了该用什么态度说怎样的话,左右时日还长。


  后来见着了自家傻儿子,无意中透露了梦璃回了妖界,——自然又是双剑网缚了幻瞑界——;再后来,那个红衣服的小丫头接替她伯父撑船去了,一句东海漩涡之地千年,云天青无法可想。


  于是,云天青从活着的时候就想着,要亲口对玄霄说声对不起,到了鬼界还在想,等真远远见了玄霄,想了半天该说什么,等他想到了,玄霄已经走了。


  他本来是多八面玲珑的人物,一张嘴仿佛能在冬天里头把花给说开,也是心里头觉得愧疚,对着玄霄,不好用轻松态度玩笑一样地一笔带过。


  云天青当年跟夙玉带着剑下山,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严重也不严重,可却是让玄霄付出近廿载冰封代价。玄霄的苦,他大概也尝到过十之一二。走火入魔的滋味他是年轻男人,阳气旺盛,稍受望舒寒气反噬已致魂体虚弱,何况夙玉与玄霄?


  玄霄神识不清,云天青无法可想,正这时,上头公家来人,要他去找阴阳紫阙。不论是夙玉、玄霄还是云天青,双剑两股力道皆是蛮横,纵入轮回也抹不去以人魂为宿主的剑气,地上为此多受干扰,央了地下一起解决。


  这事儿倒是正中云天青下怀。


  云天青回阳时故意落下了一魂在放逐渊,沁透望舒寒气的一魂乍碎,云天青捧着阴阳紫阙匆匆往鬼界赶。


  于是玄霄察觉声响蓦一回头,就看见云天青站自己后头,噗地吐了口血。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8)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