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放逐渊(末)

末.

 

  云天青跟玄霄有过一段渊源,在很久很久以前,还在琼华派的时候。

 

  始于一个小小误会,终于……没有终了。

 

  玄霄蓦一回头,云天青一口血溅在他衣角,他霎时只看得见云天青嘴边上的血渍。

 

  鬼本不该会流泪,鬼也本不该有血,这口血颜色红得发黑,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云天青身子一软,被玄霄下意识扶住了,他就势靠着玄霄,差不多只剩下口型在说:

 

“师兄,对不起。”

 

  太迟了。

 

  修炼双剑,承经脉逆变之痛,受阳炎焚心之苦……失却望舒阴寒之力平衡,走火入魔,十九年冰封……东海下千年,以骨血魂体养成羲和,千年一剑,骤然离体。

 

  如何逆转?

 

  玄霄捏着云天青的肩膀,他的肩胛骨发出轻微声响,却未出一声。那口鬼血渗入放逐渊的泥地,自里头歪歪斜斜地钻出一点草芽。

 

  经年未见,念着也怨着。

 

  玄霄从来没有他自己伪装的无情,无论是对掌门对长老还是对夙玉,尤其是对云天青。

 

  心魔由羲和而种,灌溉以抛弃与漠视,如今羲和已拔,果却难平。

 

  草芽只冒着一点尖角,柔嫩而透明,鬼跟着进驻的鬼卒们进来,眼尖地看见了。

 

 

  纵使再是流放之地,再无人管理,放逐渊也是鬼界所辖。

  双剑已破,动静早惊动了上头,派了几队鬼卒前来,没收回双剑残骸,倒见玄霄倒卧于腥秽泥土之上,面前是一株方钻出的草芽。云天青嘴边还有血渍,伏在地上无声无息。

 

  放逐渊,万年了,放逐渊从未有过一丝生机。

 

  再后来,鬼去跟玄霄辞行,说要入轮回了,玄霄跟他点头。

 

  不远处一片叶海中,有人穿身浅灰衣裳,散着一头长发,摘了片叶子放在嘴边吹。

 

-完-

评论(1)
热度(9)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