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剑子/傲笑(无差)】【素钗素】春

内含傲笑&剑子(无差),素钗素,胡编乱造瞎写的千字文,大概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Just this吧,大家新春快乐

  剑子在不解岩附近遇见佛剑,自带鞭炮BGM。

 

  龙宿回儒门天下,佛剑坚守阵地不解岩,剑子今年这里明年那里四处游荡,已经成了春节的固定模式。佛剑看见剑子毫不意外,也不过是他今年游荡到了不解岩,可惜佛剑肯定不会准备一桌上好素筵款待他。

 

  秦假仙远远而来,一身大红大绿,脸颊上有喝过酒的晕红,鼻头上好像也多了几笔胭脂,满脸的喜气洋洋:哟,剑子仙迹、佛剑分说,年夜饭你们要不要到二重林一起吃?

 

  “耶,一家团聚的日子,我们去打扰,好吗?”剑子问道。

 

  “怎么不好,有什么不好?”

 

  佛剑十分感动并且拒绝了秦假仙的邀请,剑子沉吟之时,被秦假仙粗暴打断。

 

  “走吧,跟我走,我们来去琉璃仙境。”秦假仙一路走一路絮叨,剑子非常自然地跟上去,“业途灵去云渡山了,金蛾人大过年的非要去枫桥找狂刀报仇,二重林总共也没几个人了。”

 

  他们到琉璃仙境外,一线生与青衣宫主在跟素还真告别,素还真还想埋汰几句,转眼看见秦假仙来了,被一线生“春运遁”了。

 

  秦假仙中午可能酒喝得多了些,愈发人来疯,神叨叨地对着素还真:今天有一个神秘嘉宾,保证你十分欢喜。

 

  “哦?是何人呢?”素还真问道。

 

  秦假仙嘿嘿一笑,莫测高深:“见到你就知道了,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哈,那我就拭目以待了。”素还真含笑道,“是剑子先生,续缘已随叶小钗先走一步,我们也走吧。”

 

  “我们走!”

 

  琉璃仙境外小树林,没有反派也没有强抢美男的苦境女先天,罕见地太平,背景音乐没放哪个的文戏曲,周遭虽不见人烟,依旧可闻烟花爆竹响,空气中弥漫着火药香和pm2.5。

 

  春节的气氛已经很浓了,附近的村镇远远披挂满了浓艳红色,二重林中也不遑多让。

 

  火鸡扯着花手绢儿,跟站在梯子上贴春联的乌骨鸡“左边、右边”,剑子也是头一回见这二重林里人员到齐,乌殃乌殃聚在一起闹闹嚷嚷的,看着甚是好玩。

 

  叶小钗坐在里屋,看花非花拿一件刚缝好的衣裳给素续缘比划,续缘手足无措地站着。秦假仙在屋门口望了望没进去,素续缘叫了声“爹亲”,素还真还以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前脚要开溜,后脚就被花非花叫住,跟叶小钗两个一人领一套新衣服进纱橱换去了。

 

  剑子左右没事干,早早进了堂屋,一张大八仙桌支开了支架,少说能坐十来个,悟剑声被易春寒叫去切菜端盘子,冷菜齐整了,贵客也刚好进门。

 

  “素还真哪,这位贵客是不是让你十分欢喜?”

 

  素还真刚换了一身衣裳出门,秦假仙对他耸鼻子挤眼睛,素还真笑容灿烂,轻声道:“是,素某实在是感动万分。”

 

  两位贵客一是潇潇,一是傲笑红尘。

 

  确实是稀客,是贵客,然而作为悟剑声的义父,来此与叶小钗一家一同过年也是寻常,倒是素还真……

 

  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素还真看看叶小钗,叶小钗转脸带续缘入席了。

 

  宴席刚开的时候众人还都严肃端庄,拘束着不敢放开,酒过三巡,酒精冲上顶心后,秦假仙奔放本质一览无余,一浪高过一浪,连傲笑也被劝了不少酒。素还真和剑子同使推杯换盏大法,秦假仙第一个败下阵来,被华羽火鸡和乌骨鸡拖回房间去了,潇潇护着剑声和易春寒,也没人敢对傲笑劝酒劝得太过,于是酒桌上就成了剑子和素还真的主场。

 

  两人协力喝倒了秦假仙,实际谁都没喝几口,这回却不好使,谁都知道谁是什么德行,谁都不比谁输一筹,素还真酒量也确实不大好,还替叶小钗代了几杯,早早主动投降。

 

  多了剑子这么个编外人员,本来的房间安排就不大合适了,他要辞别秦假仙又不乐意。素还真一向睡在叶小钗房里,也就潇潇和傲笑都留了单间,剑子与傲笑是旧识,关系又不错,自然就安排在了一起。

 

  剑子身上还有酒气未散,傲笑一手一碗解酒汤走进来,外头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压根儿听不见说话声。

 

  “嗯……?”剑子接过其中一碗,抿了一口,就着烟火暂歇与他搭上了话,“哈,我也不知你会来此,今日遇见秦假仙才偶然前来。”

 

  傲笑摇摇头,两只空碗摞在一起放在桌上,剑子借着酒劲拉起他的手,却一言不发。

 

  发乎情,止于礼,大概也就如此。

 

  傲笑摘下发冠端正放好,屋外声响渐歇:

 

  “已过子时,歇息吧。”

评论(4)
热度(8)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