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傲钗】无可如何<章二>

CP傲笑红尘*叶小钗,年更……上一章http://t-ruly.lofter.com/post/2421ab_9e60c61




章二.

  

  叶小钗并无理由拒绝。

  

  然而,头一回见面,就被再自然不过说出名字,多少有些奇怪。浊浪江畔尽是沙土卵石,叶小钗不出剑,剑指一并,在沙石间留下一行字迹:冒昧一问阁下名讳?

  

  “傲笑红尘。”傲笑红尘面露疑色,见他身后刀剑脸色一变,问道,“你身后之剑,可是半筝?”

  

  果然是傲笑红尘,且与那口剑似乎有什么关系。

  

  那口剑是他人赠予,彼时叶小钗刀剑皆折,本不愿收,那人再三劝说,加之有人暗示点头,方才收下。那人自称受天外方界之托,非是方界之人,忠人之事而已,其他不知,剑名寒筝,真假不明。

  

  天外方界目的未彰,总非全然善意,叶小钗心有防备,却也顺暗示之人意见,往天外方界而来。

  

  傲笑既然提及,叶小钗问:此剑是方界之物?

  

  “可以这样说。”傲笑红尘应他此言,却问,“叶小钗,你既已复原,怎么依旧无法言语?”

  

  这话说得唐突,似是多年不见的故交。从他说出自己名姓,又说是方界早已覆灭,现在说到“复原”、“依旧”,个个让叶小钗莫名。

  

  他十几岁时失了半截舌头,因而不做言语,非无法言语,只是发音含糊,倒不如干脆不说。虽历世故,但那时起的记忆他不曾失却分毫,若是见过傲笑,不至于不认得。他回忆一圈,实在没有印象,提手再欲写,被傲笑红尘拦住了。

  

  “不用麻烦,吾可以知晓你的意思。”他似乎有所察觉,顿了顿,又说,“可否将此剑借吾一观?”

  

  叶小钗毫不怀疑,一点头解下刀剑,一同交于他手中。

  

  “你误会了……我非方界之人。”他眉间有无法名状神色,接过剑时顺手挽了一个剑花,斜握手中细细打量,“半筝剑、夜琴刀,皆为仿品,却也不差。叶小钗,这两口兵器是何人交予你?”

  

  叶小钗写道:骨董。

  

  傲笑微微摇头,神色愈发使人不解,也不知是何意思,手腕一转,将刀剑归入袋中交还叶小钗。

  

  叶小钗不便开口说话,傲笑红尘的话也不多,路上几乎不曾开口。

  

  “嗯?”

  

  一道气劲袭来,一封信被钉在距他们最近的一棵树上,傲笑将信取下打开,上面字迹有些许眼熟,却又不尽相同。

  

  是一封给叶小钗的战书,三天后不归路,署名是蚁天海殇君。

  

  叶小钗接过书信,看了傲笑一眼。书信上字体几乎与叶小钗在严口庄草庐中小像上的别无二致,傲笑不作言语,神色却有些不悦。

  

  “无事,此处距离方界还需时日,三天后,我先与你同往不归路。”


  

  不归路。

  

  随叶小钗赴约,傲笑更能确定,这位“海殇君”,并非海殇君,扮作海殇君模样的人自然也认不出傲笑红尘=。


  傲笑请叶小钗暂且旁观,沉声道:“出手吧。”


  他不出自己身后长剑,却借了叶小钗身后那口,怒上眉山,剑气一扬,直指对手。

  

  傲笑一出手,与画像上倒是像了九成有余,叶小钗所佩之剑虽是赝品,却也是口宝剑,一入他手,如他自身所配一般随意而出,凛冽生风。


  叶小钗心中明了这名海殇君乃是假冒,傲笑与海殇君关系密切,他欲解决私事,自己不好插手,只在一旁观战。傲笑出手招式不同江湖上已知门派风格,自成一家,但观其剑法路数与运功方式,显然必有深厚根基才可承受,掌风中功力却远逊于叶小钗的预期。


  剑归鞘,一人生,一人死。


  对方非庸手,傲笑剑路刚猛,怒意愈发高涨,剑意磅礴,铺天盖地而来,闪躲不及,更担受不起。

  

  卸去尸身面孔上伪装,是面目陌生全不相识之人。真的海殇君在哪里?这实是他一生之痛。

  

  他神色悲恸,叶小钗下意识拍拍他肩膀,站在他身后。叶小钗的动作自然,他的接受也自然,沉默片刻后,他问道:“叶小钗,你今年多大了?”

  

  叶小钗心中讶异,傲笑知晓他姓名,却不知他年龄与经历,实非寻常,况且,他竟也能听见自己的心音。

  

  说是听见,不如说是一种直接的感应,叶小钗长到二十来岁,从不曾听说“心音”,遇见素还真是个意外。素还真来历不明,处处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叶小钗对他没由来地全然信任,如同此时对傲笑红尘一般。于是虽是讶异,仍据实以对。


  “琉璃仙境,是素还真叫你找我?嗯,我知道了。”


  “我与素还真曾是……”傲笑思考片刻,实在难以形容两人之间关系,最后还是道,“战友。吾与你、与他,本来都相识。”


  傲笑沉吟片刻,此间种种串联一处,对比先前旧事,他已心中有数。若无误,是这“三日后决战不归路”,对应在苦境时刻,他应仍在沙漠隐居。


  “这副刀剑牵扯是非甚多……素还真所言不差,事已毕,先为你寻一副刀剑要紧。”傲笑将剑交还叶小钗,应道,“你猜的没错,吾之功体曾受损伤,如今剩下不到二成。”


  叶小钗点点头,傲笑接道:“你希望将这副刀剑还回去?嗯,我也赞同,不知方界是何种目的,假扮海殇君之人又是何方势力。”


  傲笑的话其实不多,叶小钗也不便言语,两人一路无言。


  叶小钗随他一路前行,却在天外方界之前偏离了方向,不远处偏僻所在,叶小钗抬眼看见一一座茅屋,屋前几口皆是神兵,牌上提一字“蒯”,叶小钗思索片刻,始终想不起武林中何时有这么一位姓蒯的铸造大师。


  铁铺里走出一人,见傲笑神情又惊又喜,连请他们二人入内,问道:“傲笑先生,这口剑是否合意?”


  他所指之剑乃傲笑身后所负,透明剑鞘中,可见剑身之上“傲笑红尘”四字。剑上刻字却不影响剑的重量、平衡与发挥,这面貌平凡的铸剑师确实有过人之能。


  “出自你手,必定不差。我此次前来,是想为好友打造一双刀剑。”


  蒯武端详叶小钗许久,道:“可以了,两日之后,来取成品吧。”


  “可以。”


  叶小钗与傲笑离开铸剑铺,往方界而行。

  

  傲笑对天外方界熟悉非常,此时方界已经戒严,附近并无村落,无路也无人迹。

  

  甫踏入,便遭阻拦,两名守卫见叶小钗背后武器,露出迟疑神色,对视一眼,其中一名去往通报,不多时便匆匆前来,领他二人去往琼楼玉宇。

  

  架床雪白,其上趺坐一人,也一身白衣,掩在薄纱帏帐后,睥睨天地,见此人,傲笑神色愈见不悦。

  

  “在下白云骄霜,暂代天外方界之主……”

  

  叶小钗卸下刀剑,傲笑神色漠然:“兵器奉还,叶小钗与天外方界再无瓜葛。你心中若有方界,还请勿染指武林,若无能做到,傲笑红尘必不饶恕。往后种种,好自为之。”

  

  白云骄霜“嗯”了一声,他身前守卫上前怒视傲笑,剑未出鞘,便为白云骄霜阻止:“你先离开吧。”

  

  掌风带起垂帷,露出纱帐后白衣人肃然清高面目:“先生此话别有意思,劣者与阁下萍水相逢,阁下却字字逼人,不知原因为何?”

  

  傲笑全不理会,转向叶小钗:“离开吧。”

  

  白云骄霜拦道:“贵客远道而来,白云骄霜不曾招待,却是方界的失职了。”

  

  说起方界二字,于他似乎再正常不过,傲笑听过的十指不够计量,光是以方界大义为由推诿至傲笑身上的罪责何止二三,所行恶事更是罄竹难书。

  

  仍是故人眉眼,仍是一般态度,白云骄霜曾多少次以此等清高模样与傲笑讨论君子六艺,一同为方界策定计划,傲笑冷笑一声,大步离去。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8)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