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孙壕你醒醒!【上】

不要理会这个逗比的名字,作者脑子有病_(:з」∠)_

内含N18,肉肉肉肉肉肉肉,变小的乐乐,恋童(并不是)等等

逗比有,二逼有,粗口有,OOC有,轻松欢脱向

原谅作者是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蛇精病QuQ






  孙哲平看见张佳乐的时候,在原地沉默了二十秒,不过不是因为这人跟叶修传染了神出鬼没。


  虽然他没想过张佳乐会趁假期跑来找他,——毕竟两人假期里的交集基本都在网游里——,但张佳乐来找他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人一向自由自在的,哪儿不能去。


  实在是……这样一张洋溢着少年朝气的稚嫩脸孔,孙哲平还从没见到过,哪怕是第一次见面,张佳乐也没那么小。


  “老孙,好久不见啊。”这人笑眯眯地打招呼,丢了行李扑上来就去拐孙哲平的肩膀。“我去,那个脑残作者把我写成这样已经够可怜了,你要不收留我我今天就赖你楼下了!”


  孙哲平用平静的表情消化掉了自己的吃惊,无奈道:“张佳乐,好歹也是个全明星大神,能不能要点脸?”


  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青嫩得冒泡的张佳乐咧嘴一笑,嚣张得要命,知道他这是答应自己了,得意地去拖箱子,孙哲平要拿他还不给。


  “你再糟蹋自己啊,再拎重东西啊,手迟早烂掉。”


  张佳乐以鄙夷的态度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关心。


  孙哲平本来就比张佳乐高上那么一点点,好吧或许不只是一点点,不过现在张佳乐这返老还童的样子,脑袋勉强顶到孙哲平的下巴。孙哲平就这样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还多的小鬼扛着箱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自己前头,熟门熟路地上台阶,颐指气使地让他开门。


  孙哲平在心里吐槽:真跟来了个大爷似的。


  姓张的大爷洗去一身风尘仆仆,霸占了人家的床,趴在人家的桌板上玩人家的电脑,悠哉悠哉的一边喝果汁一边跟叶修黄少天骂架。


  孙哲平坐他旁边看他十指飞快。


  两人现在一个在霸图,一个在义斩,千里迢迢的,除非是赛场上,基本没有见面的机会。


  许久未见,嘴上不说,孙哲平其实想他得很。


  只是孙哲平不是张佳乐这种人来疯的二货,也不会在视频的时候翘着二郎腿说“本大爷想你了”。张佳乐大大曾经说过说那太逗比,一定要帅气如自己才能hold住,孙哲平这张跟韩文清如出一辙的黑老大脸,还是乖乖做个闷骚吧。


  作为一个被揭露属性的闷骚,比起说话,孙哲平喜欢用行动表示。


  笔记本被一把抱走,这儿衣裳扒了一大半,两个人滚在一块儿难舍难分。


  孙哲平的手划过那人的背,那人就已经直接扯下了孙哲平的T恤,顺便问他:


  “老孙,我以前就发现了,你恋童啊?”


  这话说得也不是没有来由,虽说张佳乐长他半年,但耐不住人长得小。孙哲平个子高,光说脸也是个中等偏上的,只是毕竟比不上一天到晚笑得没心没肺的家伙。


  张佳乐发育迟,他俩刚滚床上那会儿张佳乐才十八出头,变声是变过了,但脸还跟孩子似的,胡子都没长几根。等他终于二十来岁,脸也长开了,带了点棱角,一个人扛着战队走得久了,磨得沉稳不少,才真像个男人了。


  不过那时候孙哲平手伤退役,打算来个一刀两断,没留联系方式,后来重返联盟,两人又不在一个城市。说起来,他见到成熟的张佳乐,基本都是在电竞周刊上。


  张佳乐看孙哲平皱着眉头,知道他在自我厌弃,哈哈哈地笑开了,手脚并用地露着白花花的背和肚子就要爬起来去够键盘,说是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当年第一狂剑的恋童癖好,大家一起乐一乐。


  “不必了,快乐还是你一个人慢慢留着吧。”孙哲平咬着牙说。


  他用过人的反应和大神级别的手速,拽下了张佳乐的睡裤,露出里面的四角内裤。


  “卧槽啊孙哲平你不能慢点啊!他妈的强奸啊?!”


  张佳乐看来的确只是看上去变小了——这家伙十几岁的时候连个脏字也不会吐的,乖巧的很,哪像现在这副张牙舞爪的模样,更别说一口一个母亲了——,孙哲平刚刚被他说“恋童”,看他这张脸还真升起了一些罪恶感,这句话一出,得,什么都没了。


  很久没做了,张佳乐担忧地看着正在翻旅行包的人,觉得自己变小后娇嫩的小菊花已经疼了起来。


  孙哲平一看就是早有准备,扒拉出润滑剂抹了那人一屁股,两根手指裹上一层,一根一根往里头探。


  张佳乐仰躺在床上拱着两条腿,闭着眼睛感受那两根手指在自己身体里抠抠挖挖,一边给自己撸一边吐槽:“旅行包里还装这玩意,孙哲平你太不纯洁了。”


  “说得跟你很纯洁似的。”


  抽出手指,龟头抵在要进去的地方磨蹭,刮了一层水光。


  “孙哲平!你妹的又不带套。”张佳乐抗议。“别说没有啊,我带了。”


  “千里送啊?还说我不纯洁呢。在哪?”


  “牛仔裤后口袋,摸到了没?”他探头探脑地看。“对,就是那个。”


  孙哲平拿起套子看了眼尺寸:“张佳乐,你这是打算勒断我?”


  张佳乐够头一看,乐了:小号。


  “急着赶飞机,拿错了。”


  张佳乐如实相告,然后诚恳地劝道:“孙哲平同志,男性之间发生关系呢,它不太卫生,不戴套很容易传播疾病的。”


   “我们两个有病没病你不知道?”孙哲平反问回去。


  “呃……”张佳乐眨眨眼睛。“我不是特指那些病,你看,男人之间捅的地方是生理排泄用的,多不干净。”


  孙哲平点头,深以为然:“那我们就先不做了。”


  张佳乐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小菊花保住了。


  哪知孙哲平又说:“等会儿吃过饭去散步,顺便买个灌肠的,晚上再做。”


  灌肠!!张佳乐不禁抖了抖:“你是要玩死我吧,怎么不让我上你?”


  “等你正常就让你上,我觉得你现在满足不了我。”孙哲平摸了两把张佳乐缩水不少的私密器官,一点不犹豫的开嘲讽拉仇恨。


   张佳乐无语凝噎,许久才回了一句:“平啊,你学坏了。”


  “四凤,下馆子。”孙哲平看了眼挂钟,看着张佳乐因为下馆子三个字迅速把自己清理完毕,情难自禁地翻了个白眼。



【TBC】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卡肉的小行家,所有cp都能卡,亚那拉一卡,肉撸了一半又卡了啊,看肉脸大写肉脸小没办法~3~

千里送,即礼轻情意重,千里送菊花。

评论(16)
热度(23)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