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孙壕你醒醒!【下】

终于醒过来的老孙(别闹= =)=3=

此章有拉灯的互攻-。-



  不过其实狼藉的不是张佳乐,是孙哲平的冰箱和食品柜。


  孙哲平是被泡面香味儿弄醒的,仔细一闻,还是康师傅香辣牛肉面。


  他睁开眼睛动了动。很久没撸过,大腿根湿了一片,有些凉。他知道肯定是梦里遗精了,只是张佳乐就在这儿,他也不敢处理,这么大人了,给看见挺丢脸。


  房间里唯一的桌子边趴着完全体张佳乐一只,嘴里呼噜呼噜吸着方便面,一手键盘一手鼠标,不知在用哪个小号虐菜。


  “哟,孙大大醒啦?”显然是不费吹灰之力,张佳乐一边虐菜一边还回头关心一下床上躺着的那位。“我饿了,你又睡得死猪一样,扒了半天没找到即食储备粮,吃了你一包方便面。”


  “吃呗,跟我说什么。”孙哲平嘟哝了一句,看起来不是很清醒。抹了把脸,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土豪多忘事啊孙哲平大大,你不是给过我备用钥匙嘛?现在退役了,不能霸占人霸图的房间是不。”


  张佳乐被车轮战虐菜完毕,索性关了游戏往床边上一坐:“你做什么梦呢,一脸淫荡样。”


  “你才淫荡。”他话说一半,狐疑道。“不对,你刚说你退役了?”


  “对啊,你没看新闻啊?”张佳乐眨眨眼睛,坐得近了,孙哲平觉得他跟上次见面有点不同。“我也将近三十岁了,已经留的够久了,赛场上……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他笑了笑,比孙哲平记忆中的每一个印象都要成熟得多。张佳乐不是不会长大,只是他总把自己伪装得小孩子脾气,用没心没肺挡住自己不自信的样子。


  可是孙哲平知道,这人毕竟在赛场上走了这么多年。一开始的繁花血景,他不曾退却;后来孙哲平手伤退役,他一个人抗起队长跟核心的担子,带着一个并不强大的队伍走下去;再后来他加入霸图,面对记者和粉丝们的鄙夷蔑视,他仍然一个人扛了下来。


  这人想要的,只是那个冠军。


  “怎么啦?突然想到你也快三十岁了吗?”张佳乐嚣张地笑。“孙哲平大大也要老咯~”


  孙哲平挑起眉毛挠他腋下,他痒得笑着翻过来躲避,孙哲平才发现他把头发剪了。


  以前因为训练忙碌很少修理的头发,跟和过去一刀两断似的剪了。


  他没停手,反正张佳乐已经退役了,也不用跟捧个生鸡蛋一样防备他的爪子。张佳乐被他挠得笑啊滚啊,滚进了他的被窝,然后爪子在什么地方挥了一下。


  “咦咦老孙你尿床了?”


  “你才尿床。”孙哲平被发现了,没啥好气。


  “哦,对哦,那是梦遗?梦到哪个帅哥了?”


  交往那么多年,除了张佳乐还会有其他人吗?——就算有也得说张佳乐的名字,然后他就得逞了:张佳乐这位帅哥。


  跟张新杰呆久了,心都脏了。


  “憋久了不好啊,要不我牺牲一下借你条内裤?”


  那儿还在不靠谱,孙哲平说:“行啊,脱吧。”


  “槽,你认真的?”


  跟梦里的语气一模一样,孙哲平在被子里翻身压在他身上。暖气充足的房间里,张佳乐只穿了身衬衫,三下两下就被人扒光了,压着啃起来。


  一觉睡到中午,醒来又跟恋人滚在一块儿,张佳乐戳着孙哲平肩膀酸溜溜地说好幸福啊还有暖气,这人生都圆满了。


  “嗯,是挺圆满。”孙哲平很诚恳。


  张佳乐这厮蠢蠢欲动了,他顶了顶孙哲平身上某个刚从自己屁股里出去的器官,说:“快让我也圆满圆满。”


  “圆满呗。”孙哲平摸了半天,把刚刚被抛弃的套套盒子摸了出来,玩笑道。“你用不会滑下来吧?”


  “你妹!看老子今天艹哭你。”


  “行啊,等你呢。”


  孙哲平说着,爬起来拉上了遮光窗帘。


【完】


啥?还想看?孙哲平大大都拉窗帘了,作者也没透视眼呀(*¯︶¯*)

 

评论(4)
热度(16)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