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青霄】破璧.章二(大修,收录于《梦见花朝》)

  分别时都还年少,还有过混出名堂来再想见的承诺,只是没想到云天青这一去是再回不来了。——这自然是后话,那时候的云天青尚且没遇见他命中劫数,还在活蹦乱跳。

  他千里迢迢到了寿阳城外,在路边茶水摊子遇到一个书生,自称柳世封,正是走马上任的新官。

  这柳世封一点威风气都没有,傻呵呵地云天青套他多少话他就说多少事,听得云天青都不忍再捉弄他。

  傻人有傻福,若不是他着实给了云天青一个深刻印象,被匪徒劫持时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一个人在江湖上摸打滚爬了几年,人情世故、孰是孰非想不明白也难。云天青不喜欢多管闲事,只是做得过分了,少年的血气方刚让他无法视若无睹。

  柳世封见他衣袂飞扬乘风而降,有一瞬间以为看见了天神。

  天神咽下最后一口面饼,从树杈上跳下来,还在拍身上沾着的面渣和蹭到的泥土青苔,嘴里不清不楚地嘀咕了一句什么,没人听明白。

  ——“错算了,这么多人?”

  好在几个帮费只是附近山里游手好闲的村夫,没一个真的会功夫,否则纵使云天青跟练家子学过几下,仗着一身三脚猫功夫,赤手空拳也抵不住他们几个。

  但柳世封看不出来。

  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他不懂拳脚路数,只晓得这人十分了得,跟五六个人打起来不落下风,还能把自己救出来,这……这不就是民间流传的武林高人吗?

  云天青正欲事了拂衣去,奈何被人拉着不给走,柳世封再疏于锻炼也有些分量和气力,一时把人抓住了,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得云天青对寿阳颇起了点兴趣。

  再贫寒好歹是县官现成的大宅邸,也不用吃了上顿考虑下顿的着落,何况寿阳的蜜酒虽是名扬千里人间上品,在本地却着实便宜,连柳世封这种一清二白两袖清风的,每天买个几坛子也不费劲。

  云天青在寿阳留了不少时候,与柳世封谈得起兴,还拜为异姓兄弟。

  柳世封以为他会这样就留下来了,谋条生路,与自己一样在这小城里娶妻生子,安安稳稳度过余生。

  然而云天青是浪子,安稳或是儿女绕膝放在他身上都不大合适。晓得柳世封必然舍不得他走,又得是抓着他好说歹说,他干脆留了一笺书信,用银钱压在桌上,连夜跑了。

  宵禁刚过,云天青已经坐在茶馆里头跟过路的商队谈笑了。

  这队商队是陈州来的,下了货物又购进不少新鲜东西,正要回陈州去。

  陈州是个好地方,龙湖潮水,倚栏歌榭,云天青走南闯北,听不少人夸耀过,一时兴起,便跟着商队在路上搭个伴儿。

  ——至于柳世封,他久唤不见云天青出来,推门看到那纸留言时,云天青已经出了寿阳城了。

  商队的领队以前在镖局做过工,健谈,还会些功夫,往陈州的一路上也指点了云天青不少。

  “陈州有先天八卦,对陈州甚至天下都至关重要,陈州城里常有听闻有剑仙前来观视。”

  “剑仙?”云天青听领队向他介绍陈州风土人情,问道,“剑仙是陈州当地的神仙吗?”

  领队笑道:“剑仙跟那些庙里头供奉的可不一样,也不是陈州民间传说,只是陈州地位特殊,所以剑仙出没更为频繁。剑仙据说从前都是得道高人,成仙后可以踩着剑飞来飞去,经常在人间徘徊。”

  “真的有人见过剑仙?”

  “哈哈,当然有。”领队道,“怎么没有?我小时候就见过。那位剑仙鹤发童颜,看着像是十来岁的孩子,却是满头银丝,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会真是个小孩子。我那时候还小,坐在家里屋顶上玩,一抬头就看那剑仙驾着剑从我上头飞过去了。唉……要是有机会再见就好了。”

  他说得煞有介事,吹得又神乎其神,云天青不明真假,倒是生出了一点探究的兴趣。

  或许是缘分巧合,领队二十来年没能见到剑仙,云天青虽没见到鹤发童颜一看就是得道高人的那位,却是离开商队后转头就遇上了一位青年剑仙。

  擦肩而过时云天青回头多看了一眼。他穿一身白色缀蓝的道袍,在明朗春日里朴素得十分显眼。

  他似乎是遇上了什么麻烦,持剑在手凝眉思索,察觉有人近前,蓦地神色一凛。云天青一见他神情,立刻后退几步,从怀里摸出个什么东西来,远远向着年轻道长所对方向掷了过去。

  先前的空地上便忽然现出一个人的模样,云天青掷出之物掉落下去,他的身形便又减淡,几近透明。

  但这已经足够了。

  年轻的道长身手不错,劲腰一拧,一箭步上前将那人逼入死角,剑锋指向他喉头,另只手则敏捷接住了将要落地的物件,同时将指尖一枚青色玉石贴与他眉心。

  他看上去非男非女,连一丝表情也无,倏地就消失在原地。

  不过,周遭那些使得云天青始终不大舒服的那些东西不见了。

  “帝女翡翠?”

  那年轻道长将那块禁锢住奇异对手的玉石以符纸封好,裹了裹放进衣兜,转身把手中的玉佩送还给一边云天青。

  云天青笑了笑,算是默认了他的判断,与他攀谈,“道长,刚才那是?”

  “小精小怪,只是虚无无形,不易擒捉。”道士打量云天青片刻,忽而道,“少侠少年机敏,根骨好有灵性,若是对修仙有些兴趣,不妨来吾昆仑山琼华派。”

  “琼华……昆仑八派之一?”

  “少侠见多识广。”

  云天青难得被人这么追着夸,就算是他也有些脸红,“我叫云天青。”

  “玄震。”

  云天青若是去琼华派找人,恐怕是不大可能的;但他是去拜师,那么迢迢道路就在他眼前。

  陈州最出名的倚栏歌榭就在龙湖边上,纵使云天青坐在龙湖岸边,也能听见其中传出的靡靡之音。

  云天青饱览风光,看够了玩够了,转头毫不留恋地向昆仑山去。琼华派的道士玄震御剑而行,一夕千里,云天青还没他那本事,只能在大街小巷中弯弯绕绕,路过一座座城镇乡村,跋山涉水,风尘仆仆。

  ——他确实是一路艰难险阻,可若是说他修仙心诚,实在也不像。比起飞升,他更像是找到了一种新的游戏方式,好奇心起,不远万里且乐在其中。

  云天青先前从未来过这里。

  他抬眼四顾,金色沙漠连绵不绝,视野尽头正是长河落日,夕阳给沙丘镀了一层绯红,美得气势磅礴。

  但对于在这大沙漠里孤身行进了三四天的云天青眼中,更美的是他终于看见的一个小镇,以他脚程估计能在天完全黑下之前到达。

  他先前从未来过这样的地方,从未见过这样的小镇,因而当他信步走入夜幕下的沙漠小镇,心生感慨。

  小镇叫播仙镇,是沙漠里罕见的一大片绿洲,据说此处水源皆是昆仑山上仙人所赐甘霖,——以云天青的认知,大约就是昆仑山上的冰川雪水。

  月上中天,云天青在点了灯的毡篷里坐下,车马驿里没什么人,老板娘闲来无事,亲自给唯一的客人端来他点的羊奶茶跟手抓饭,见他面容与装扮皆非本地人士,见怪不怪地给他介绍播仙镇。

  “你们都是来山上的琼华派向剑仙拜师的。”老板娘笑着指指天上,“我住在这里,长年累月都看习惯了。”

  “这里经常有人来吗?”

  “哈哈,不瞒你啊小哥,我们这里本来人就不多,来这儿的异乡人都是去仙山上寻访剑仙的,我的汉话也是跟他们学的。”老板娘的汉话说得还挺好,笑道,“不怕你笑话,我们虽在仙山脚下,受仙人们的恩泽,也不是没有人动过上山的心思,可是剑仙们收徒万里挑一,我们只知道从那‘太一仙径’可以上山,但还从没有人真的上去过。”

  云天青倒是来了兴致,问道:“去山上那么难吗?”

  “怎么不是?我们看着上山的人,大多都灰头土脸地下来了,那些没下来的,也只有少数几个是进了山门的,剩下的都是不愿放弃,留在半山腰打算再搏个几次的。”

  “那恐怕我也得劳烦老板娘替我送点吃的喝的了。”

  播仙镇地处偏僻,颇有西域风味,夯土的房子不少,也有毡包帐篷,空间实在不大。好在游人不多,云天青独占了一张通铺,伴着附近时不时一声牛哞羊咩的响动,一觉睡到天亮。

  他醒得早,老板娘醒得更早,等他洗漱整齐,老板娘已经给他端上了卷饼,收拾好了上山的干粮和水。

  老板娘半开玩笑,“我在这里开店,见过的厉害人可多了,眼睛亮。少侠你看着就不是一般人,要是日后成了剑仙,还指望你多照拂我们呀。”

  云天青谢过她的好意,根据她指点的方向,果然找到了一条小路。

  云天青出身太平村,走山路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然而走着走着一道落雷劈在身边、不小心就有异兽追杀的路,他还是头一回走。胆敢在琼华派的地方放肆的异兽,想也不必想,定然是琼华自己有意布置的试炼。

  要说云天青的功夫还算不上太好,唯独逃跑开溜的功夫向来一流。他先是老老实实地搏斗了几次,逐渐试探中发现那些异兽大多不会离开自己的地盘,就放开胆子绕着它们走,间或挑衅地引来哪只的注意力,然后找到它们的领地边缘,来回试探。——若是给布置下这些试炼关卡的长老看见了,恐怕得先吐一口血。

  云天青一路从紫微道走到了白灏道,都没见到人影,越往上走越是凶险,云天青躲过了一只白狐的利爪,几步蹿入树林里,顿时柳暗花明。

  这里简直成了一个村庄,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几位已有斑白鬓发。

  看见有人上来,谁也不意外,有人自来熟地把他带进自己的屋子,自称廿三,告诉他说这里都是未通过琼华试炼的人。

  想必就是车马驿的老板娘所说,“留在半山腰打算再搏一搏的”。

  廿三劝云天青先养精蓄锐,下面的试炼比起前面那段山路要困难得多。具体有什么试炼,云天青没有问他,看他三缄其口的样子,也不用再为难他。

  云天青在他的屋里歇息了一会儿功夫,吃了些东西,准备继续上山。

  他才推门出去,就见刚刚离开的屋主笑眯眯地向一个身材矮小的人道谢,回头道:“云少侠,你要上山了?”

  “是呀,你今天不打算上去吗?”

  廿三揉揉头发,指了指与他人攀谈的矮小男人,“我恐怕是不成了。那人原本也是跟我们一样没办法通过试炼的,他认得字,就在播仙镇跟这里往返,给我们和家里传点消息。他给我带了信,说是我们村的妹子想到琼华来修仙,她看起来小,功夫和心性都比我好多了。”

  “那你呢?”

  “我过段时间,把她接来安顿好就得下山了,可能帮大家送点日用,可能回家结亲了。”他叹了口气,“唉,少侠你千万注意,坚定本心就能通过试炼,——哎,我不该说这么多。望你顺利。”

  云天青拍拍他肩膀,拿了行囊,出了这片树林。

  


评论
热度(3)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