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傲笑/剑子(无差)】惊蛰

胡言乱语一篇=,=傲笑生日快乐

……好像看了完全无法快乐起来?……不管啦



  剑子将古尘归鞘,负手缓步走出豁然之境。

  

  早前他接到傲笑红尘飞信传书,告知他自己回到蒿棘居。傲笑暂不打算再涉红尘,此事也只透露给几位好友亲属,退隐山林,乐得自在。

  

  先前傲笑在昆仑山养伤,剑子也抽空去找过他,知晓他功力已经恢复,反倒是他回转蒿棘居后,剑子一直没去找过他。

  

  剑子实际上也退隐不少时日,只是他退隐之后也不得休息,交游广阔的坏处是随时随地被请去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他挖坑埋人时从未心慈手软,好朋友们坑他时也就完全不用客套。一报还一报。

  

  他才踏出豁然之境,便看见悟剑声跟易春寒,也是托傲笑的福,剑子才会跟叶小钗家这根独苗搭上交情。这二位在此,大约不是来拜访他这位前辈,而是另有目的——剑子上前招呼时,悟剑声双眼一亮,易春寒假意收敛自己表情,看起来像只小狐狸,狡黠得很。

  

  悟剑声的性格不知像谁,笑嘻嘻地仗着小辈身份跟剑子问好,两方各自心怀叵测了一番,他终于从怀中取出一副金属面具。

  

  他来此的真正目的,便是这张精致的虎面异谱。

  

  这是素还真私下所托,大抵是认为左右他窝在二重林里也没有被异识感染的机会。尽管觉得计划没有毛病,但是素前辈似乎忘了,傲笑不是潇潇。

  

  素还真亲自拿着这个面具去找傲笑固然找打,但让悟剑声去也好不了太多。潇潇对外人毫无情面,对悟剑声却十分溺爱,天大事撒娇装痴基本就能解决,但换做傲笑,大约只会获得“傲笑红尘的长辈凝视”。悟剑声恍然间想起了童年时做错事,傲笑将他拉到身前,蹲下身平视他双眼,只是沉着脸眉头一皱,就让他把鬼点子和抽噎都憋了下去。

  

  噩梦啊。

  

  以他童年的教训来说,素还真是不好得罪的,尤其是叶小钗不在身边时,他既然有一个计划,必定也挖好了无数的坑等着人跳。同时,这个任务十分艰巨,他仔细思考之后决定:“去找剑子前辈吧。”

  

  发现剑子与傲笑的关系,大约是剑子与傲笑自己都不知晓的原因。

  

  寻常一日,悟剑声去昆仑山找义父,号昆仑自封水晶湖还未出关,先前那位小姑娘似乎随谈无欲暂且离开,昆仑山上白茫茫中,只见二人对坐品茗。

  

  两人都未发一言,静默地坐着,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甚至眼神也未交汇,但悟剑声分明觉得,他们正是一个世界,无论何人无论何种方法也无能介入。

  

  一种相当微妙的感觉。

  

  悟剑声认出与傲笑对坐品茶之人,道教顶峰,剑子仙迹。悟剑声的童年回忆中,傲笑也曾与其接触,左右不是很多——以傲笑性格,与谁接触都不大多。

  

  在此之前,他还真没察觉。

  

  可能是长大了,也可能是娶了老婆,大约就懂了那两名前辈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

  

  于是这回,他思前想后还是来了豁然之境。在此之前,他其实想装作不知,毕竟将此事托给剑子前辈,就是明目张胆地承认自己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

  

  剑子抿了口茶,听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寻思半晌。他心觉不好欺负小辈,尤其是有亲缘关系的小辈,只好允了他的请求,化光前往蒿棘居。

  

  但此事,不光是素还真为此头疼,悟剑声也为此头疼,连剑子都为之头疼。

  

  单论剑术修为,傲笑红尘确实是这魔吞不动城白虎宫“天虎令”的不二人选,但论性格而言,傲笑向来不喜虚与委蛇那一套,改名换姓遮遮掩掩的作风,向来为他厌恶。剑子思索片刻,不知自己是否要老剧新演,再去试探一次。若是失败又会如何?

  

  以他对傲笑的了解,让他更名改姓覆上面具,大约是个很大的挑战。若不成,甚至引动傲笑怒火,虽不至于赶人,但大约会让他自便。

  

  傲笑的请自便,是当真请自便。

  

  春风微微,比起冬季仿佛还冷上几许,怀中面具已经捂得温热。

  

  剑子行至中途,忽遇一名年轻人,面色焦急,同是化光而行。剑子心头一亮:以傲笑性格,对陌生人虽疏离却十分客气,此事不可外泄,便先请人露面,具体详情稍后再说。尽管对这名少年人有些抱歉,不过……

  

  “嗯……阁下好友住所何在?”

  

  “就在前面不远处。”

  

  少年自称夜魔琴,兄长大约误会何事,恐怕会对他朋友不利。剑子允诺尽力排解少年人兄长对其好友的杀机,交换便是随他去一处做客,问及夜魔琴好友住处……

  

  前面不远,便是蒿棘居。

  

  蒿棘居地处偏僻,大约不会有人与傲笑为伴。

  

  他又看了少年一眼,那头长发在阳光下泛着幽幽蓝光。

  

  

  剑子听见打斗声时,距离蒿棘居还有一段距离,夜魔琴闻声心焦,脚步愈快。蒿棘居内,傲笑与一名陌生剑者来往过招,同是剑气纵横,战圈外竹林遭无妄之灾,落了一地竹枝竹叶。

  

  剑子一眼看出那名剑客是一等一的好手,傲笑招式稳妥毫不落下风。他退隐已久,鲜少有人与他切磋,以他剑术修为,天下本就少有敌手,退隐偷闲者更是少之又少,难得有机会活动筋骨,武者比试正是快事。

  

  ——那名高手,应该就是夜魔琴的兄长魔夜听剑了。

  

  夜魔琴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魔夜听剑的对手是傲笑。

  

  魔夜听剑固然是好手,傲笑红尘也非浪得虚名。难道夜魔琴不知傲笑功力如何?

  

  剑未出,魔夜听剑手中之剑应非本来佩剑,看似锋利却只凡铁,傲笑不愿占兵器之利,剑袋不解,剑锋未开,魔夜听剑干脆也将剑收鞘。二人战至高潮,久违的红尘剑法再出,纵然剑未出鞘,威力犹在,极招相对,魔夜听剑持剑之手在冲击下虎口迸裂一缕鲜血流入剑柄纹路。

  

  夜魔琴喊了声住手,却是第一时间看向傲笑,担忧道:“老尘,你还好吧?”

  

  战至高潮却被打断,傲笑收势停手,摇头道:“我无事。”

  

  魔夜听剑脸色不大好看,他一把拉过夜魔琴,质问傲笑:“你究竟何人?”

  

  傲笑还未应答,他又问道:“你究竟是何身份,接近夜魔琴有何目的?”

  

  他这话将人问住了,夜魔琴愕然,傲笑愕然,剑子也是神色古怪:他真真切切是头一次听人质问傲笑隐藏身份有何目的。

  

  对傲笑来说,显然同是新鲜经历,魔夜听剑为何来此,又为何出手,傲笑并不清楚。

  

  “剑子,许久未见。”

  

  剑子道:“哈,傲笑红尘,久见了。不知何时你多了一名兄弟?”

  

  夜魔琴自担忧中缓过神来,才发现事有不对,“老尘”身上并未受伤,与自己预料恰恰相反,反而是自己兄长还稍逊一筹。

  

  他毕竟不是江湖人,魔夜听剑听见傲笑红尘四个字,才真正明白过来。“老尘”的“尘”,不是“红尘剑”之“尘”,而是傲笑红尘之“尘”。

  

  傲笑红尘是否是雅逸隐士,他并不知晓,也并不关心,但“中原首席剑客”名号如雷贯耳,纵然魔夜听剑不知去听傲笑“筝声绕梁三日”的旧传,作为剑者的身份,苦境江湖少有人不知。

  

  他神色微妙起来,带着夜魔琴走了。

  

  

  夜魔琴有些莫名。

  

  知音相交,傲笑功力高低于他无关,魔夜听剑虽傲气,但应不至于如此。

  

  魔夜听剑将他拉走确实不是因为这个,他还记得夜魔琴说要外出闯荡时,自己曾叮嘱他:出门可以,游历也可以,一不可涉入武林,二不准跟奇怪的人来往。

  

  这苦境动荡不堪,一三五野心家当道,二四六瘟疫天灾横行,剩下那天是世界末日,妖道角尚且逃不过,何况有名有姓有诗号的人物?又不是不死系。

  

  夜魔琴对“老兄”的第一个条件十分认同,却对第二个产生疑问:“奇怪,是指何人?”

  

  “不可招惹武林中人,尤其是出场很早的老角色。”魔夜听剑一如既往地语速飞快,“至今没死的老角色身边会死很多人,活得越久越容易产生天煞孤星命格。”

  

  夜魔琴深以为然。

  

  后来,夜魔琴说他找到了一位知音,是一名落拓隐士,魔夜听剑不放心,要他留下那人名姓,夜魔琴说“红尘剑”。

  

  对此名,他心头疑惑,不过当时没往这方面想,也就未察觉不对。

  

  到头来,竟然就是那位傲笑红尘——一位“出场很早的老角色”,一位“至今没死的老角色”。

  

  魔夜听剑不是八卦的人,“专克五行属水之人”的事他听过便忘,否则他绝不会松口,让夜魔琴继续与其来往,甚至还装作不知傲笑名号。

  

  

  “红尘剑”这个名字,是夜魔琴第二回遇见傲笑时所得。

  

  夜魔琴有心结交,再来蒿棘居时,静静地听他一曲后问他名号。他半晌不语,眼望向亭角上挂着的一口剑,剑在剑袋里,用繁复手法包扎严实,看来短时间内不打算再解开。

  

  “你就叫我……‘红尘剑’吧。”

  

  虽是隐士,但作武者装扮。

  

  眼前有两座坟,有一座显然是新坟,字迹由锐器深刻石碑。

  

  傲笑静坐亭中,他长发霜白,双眉紧锁,显得孤僻不近人情。夜魔琴看看他,忽然道:

  

  “‘红尘剑’三字不好称呼,我叫你‘老尘’如何?”

  

  

  剑子学着喊了一声“老尘”,还未等傲笑回应,自己倒笑了起来。

  

  傲笑将茶斟好,递在他手中,他心念一动,有话将说未说,又挣扎起来。他打了半天腹稿,真见到本尊,左右觉得不大合适。

  

  “你有事找我?”

  

  “这嘛……”

  

  剑子轻啜一口茶,分明是自己寻常语气,难得有些心虚。

  

  他摸着怀中那枚天虎令的面具,又头疼起来。

  

  天色暗而不沉,忽而浓云渐聚,一声惊雷。惊蛰之声,自此万物复苏,虫兽再露踪迹。

  

  剑子终于拿出那副圣兽异谱:“现今妖邪肆虐,苦境蒙祸,有人请你入世,一扫魔氛。”

  


【完】


评论(4)
热度(14)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