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披烟雨行

【素钗】沧海一粟-章三

R18预警,完整版见微博or36雨论坛



  素还真刚要出门,便被屈世途叫住了。


  “素还真,你有客人上门了。”

  

  来人是昨夜来客,比起夜里,白日间恶化甚剧。衣裳挂在身上,颈项下皮肉已呈倾滑之态,屈世途头一回有人躯体融化如斯,照理送上了茶请人坐下,只见那人小心翼翼沾着椅子边坐了,不敢去触碰滚烫茶杯。

  

  “素前辈,吾又来叨扰。”


  他闻言慢吞吞回头,发音迟缓吃力,呼吸时有声如微弱哨鸣,实在可怜。屈世途看不下去,素还真亦心存同情,却同样无可奈何。

  

  “无妨,不用客套。”


  素还真与屈世途耳语数句,后者露出讶异表情,点点头出去,也不知做了何事,琉璃仙境气温急降,转瞬与外界相同,乃至半开莲花上落上一层薄雪。

  

  琉璃仙境故有阵法机关,四季温同孟夏,纵无日光催化,亦加快了来客皮肉融化,所过之处都留下一片灰黄蜡痕,与他身上一样,掩藏不住的腐臭难闻。

  

  素还真似无知觉,道:“我们夜里才见过面,此时日头未落,先生前来定有要事,请说吧。”

  

  “某得一消息,欲告知素贤人。组织首领近日会前往映竹峰,有劳素贤人拨冗前往。”

  

  “是,多谢告知。”

  

  来客点头,还欲再说,喉咙里只余“呵呵”作响。他毫无准备,眼神惊慌恨意却难以表达,——面上五官已是消融难辨,用手一摸,手无知觉,只从自己喉头划拉下一大块黏糊糊的稠液。

  

  身躯脱形仅一弹指,衣摆下铺了浅浅一层灰黄色滑腻粘液,都与他身体相连。

  

  屈世途手中拿了一柄扳手,刚踩进门,正撞上这景象,措手不及。


  像一具腐尸裹在衣中,指骨间灰黄色的蜡仿佛指蹼,朝着素还真的方向无助抓挠。

  

  素还真自然想救他,却欲救无能。

  

  “哈……呵…呵呵……哈……”

  

  他眼前被融化的蜡状稠液遮挡,已不能视物,空对着素还真先前方向。

  

  素还真叹一口气,只道一句“无奈”,宝剑出鞘断他脖颈,鲜血自大动脉中喷涌而出,又瞬间凝结落下。他的脖颈布满稠液,挑开后才得以看见,他的喉头气管已被烧灼出一个缺口,急促的呼吸无法解决他胸腔内空气的匮乏,更加重他身体腐坏速度。


  毫无形状的头颅落在屈世途眼前,把屈世途吓得倒退两步。在这苦境江湖,每个人见过的死人都很多,但这样形状的毕竟也是少之又少。


  “一二三四,吓到没有事……”

  

  屈世途拍着胸口自己顺气,变故突来,他缓神之后向着素还真抱怨:“你确确实实是个大忙人,也确实会给别人惹麻烦。”


  “这……素某也很意外,唉,我们先将他收埋吧。”


  “是,是,我们都是劳碌的命……”

  

  琉璃仙境的门厅弥漫着一股难闻气味,尸体的腐臭味道,却更腥臭,屈世途还未从震惊同情里脱身,就不得不去打扫那些他身躯血肉化作的蜡。

  

  石凳上蜡缓缓滑下,露出被腐蚀出的残缺断面。



  叶小钗回到琉璃仙境时,素还真不在。

  

  屈世途在前厅不知实验什么新作品,一抬头就担忧起来:“叶小钗,你回来了。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对,是怎样了?”

  

  叶小钗摇头,屈世途还待再问,他急匆匆用脚抹平地上泥土,剑锋留下一行“吾先回房”,来不及抹去字迹就往后院去了,屈世途看得瞠目结舌。


  他走得急,几近化光,屈世途一时赶不上他,等走到他房间,门已经关起来了,里面一片寂静。


  屈世途心知不对,推门进去,叶小钗揪着衣襟倒在桌上,眉间深锁,说不清是昏迷还是昏睡而已。

  

  “叶小钗,叶小钗?”

  

  叶小钗全无反应。


  屈世途半拖半抱地将他安顿在床上,门一关就往外跑,刚好撞上才回来素还真。

  

  “好友,你行色匆匆,可是叶小钗出事了?”

  

  “哎呀,素还真,你怎样知道?你回来的刚好,叶小钗今天不大对劲,我跟着他进门就看见他昏过去了,准备来去云尘盦找素续缘。”

  

  “嗯。”素还真正经道,“叶小钗交给我,琉璃仙境就交给你了。”

  

  素还真穿过门厅,屈世途正要侍弄花草,一低头看见地上那行字迹,“哦”了一声,自己拿着扫帚扫平了泥土。

  

  此时,素还真已到叶小钗门前,才踏入,扑面一阵陌生香味。

  

  香味由挂架上外衣传出,素还真从他衣袋中摸出一只银镯,小巧可爱,异香扑鼻。

  

  这香味来的离奇,又经久不散,素还真察觉香术气息,转头来看叶小钗,躺在床上难以平静,似乎已经恢复一些知觉。何方神圣,竟连叶小钗也无法避免?

  

  他体表高热,呼吸急促,脉象来看却无大碍,素还真神色微妙起来。


  入夜,素还真端一盆热水进房替他擦身,桌上留一豆灯光,不算刺眼。


  手探进被中寻他左手脉门,却摸到胸腹上皮肤。

  

  “啊……”


  叶小钗一声低吟。


  他眉间深锁,偏头枕在枕上,翻身时,素还真他看见脸上那道旧疤又被枕头磨得红了。


  叶小钗动了动嘴唇,模糊不清地喊了一声:素还真。


  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喊过素还真了。自有心音相通,他几乎不曾对素还真再开过口。


  以为他已醒来,素还真正欲离去,他却再没了动静。


  素还真哑然,伸手一拂床边帐钩,深色帷帐隔去桌上一豆灯光。


  “叶小钗。”

  

  素还真轻声唤他,征求他意见一样,又像是试探他是否醒来。


  情不知所起,素还真从未否认过自己对他有了别样心思,叶小钗大概也差不远。


  中间隔着一层纸,说不清道不明,只得以难以察觉的微妙方式尝试更契合的距离。


  素还真还不急,来日方长,循序渐进。只是人生有多少来日方长?


  温热鼻息交融,一吻轻落颊上,转瞬抽身。不想叶小钗忽而扣住他手臂,反寻到他双唇亲吻。

  

  叶小钗的呼吸愈发急促,皮肤被高热蒸出一层薄红。


  十指相扣,隔一层柔软棉布。

  

  垂帘轻晃,开闭之间,帐外已点了一豆灯光。

  

  素还真不知叶小钗醒后是否会记得此事,也不知……在叶小钗的意识中,有血脉相牵,有巫山之景。

 

  他从叶小钗房里出来,屈世途正坐在庭前泡茶,抬眼看见他,自觉十分地倒了一杯放在桌子对面。


  “叶小钗怎样了?”


  “已无大碍。嗯,再来说正事吧,你打算怎样办?”


  “我打算怎样办,呵呵,素贤人问我做什么?”


  素还真饮尽杯茶水,道:“耶,屈大军师神机妙算,素某该多请益才是。”


  屈世途一听他这话,眼睛都瞪大了:“你又来欺负我,我只是你的老茶童、老门童,没本事替你出主意。”


  “南阳居隐久,圆盖棋局、苍天陆地,道友也该一展身手……”


  “好、好好,我讲就是,我讲就是。”眼见素还真悠然神情,屈世途大感上当,“我替他收埋时候,感觉他躯体重量很轻,好像只是一个空壳。此人话语不尽然可信,而且身上大有秘密,只是现在身上线索已断……”


  “然也,还需前往映竹峰一探。”


  素还真神色温和,面露期待,屈世途以为他打算推自己入火坑,却听他话语一转:“叶小钗也该醒了,吾去端药。映竹峰在何处,我们都不知晓,看来还得请秦假仙走一趟。”


  “好,你先去看叶小钗,我来去给秦假仙传书。”


  “劳烦好友。”


  素还真拂尘一挥架于臂弯,转身入药庐,端出一碗浓黑酸苦的药。


  他推算的正是时候,叶小钗已醒了,神志清明,素还真放心大半,将药递予他。

  

  素还真想为他把脉,却短了半寸,心中讶异,若非他收回手臂,素还真又怎会手下落空?——先前不论叶小钗是否出神,都从未对他接触有所防备。

  

  然而此举确实是自己唐突,素还真拦了他撑床起身的动作,道:“你伤体未愈,需卧床休息,稍后再告诉吾所遇何事吧。”

  

  叶小钗摇头,神色却愈见凝重。


  他很少否认素还真的建议,但他犟起来素还真也从来拉不动,即使担心他身体,素还真仍只好坐在床沿,“听”他叙说日前遭遇。


  “镇上的百姓与活尸同样面貌?”


  他二人话说到一半,琉璃仙境外传来吵嚷声,依稀可以听见“大仔”、“丈人公”,是秦假仙带着他的两个小弟连夜赶来。


  “叶小钗,你无事吧?”


  秦假仙一进门就直扑叶小钗床头,叶小钗将手放在胸口摇摇头,他放下心,转头向素还真:“听说这件事情万分紧急,我们先出发了。”


  “大仔听说他的丈人公受伤了,带着我们从海滨度假村急急忙忙跑回来。”业途灵多补充一句,素还真道:“你们有心了。”


  他缓了缓,又道:“嗯,秦假仙,近日有一名美女会前往映竹峰,你……”


  秦假仙偷觑一眼叶小钗,赶忙打断他:“美——什么美女!我老秦是这种人吗?我对花仔的衷心可表日月,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家花仔才是最美的女人。”


  “咳咳,废话不多说。没问题,找东西我是专门科的,包在我的身上!”秦假仙生硬转移话题,道“对了,我们这次出去,暂时没发现新的地方有什么活尸。我们来去了。”


  “且慢,秦假仙。素某是说,如果你遇见一位穿红衣服、左手上戴着四环银钏的女子,还请务必小心。”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9)
爱国爱家爱人民,一只小透明放杂物的地方,博爱党,攻控,既冷又逆,CP见标题,不混圈,这么说我还是萌萌哒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