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傲笑&剑子】夕照

  依旧是傲笑红尘和剑子仙迹的无差CP,设定是已经确认关系了❤其他都是瞎瘠薄写的不要在意,要知道做梦是没有逻辑的,嗯,这就是我喜欢写梦境的原因(赶紧捂住了嘴)

  然后,请跟我念:xi(一声)zhao(四声)

  请勿自行加雷峰两个字。君子如风,叽叽叽叽(×)


儿童节快乐!(?)



  西风古道,夕阳西下。

  

  剑子望着赤色云霓,一时有些晃神。

  

  他站在一个村落外,周遭荒草几乎齐了他的腰。村中稚童不知做什么游戏,嬉闹着胡乱奔跑,只能看见草四处摇晃,想抓人还颇有点难度。——剑子确实是想逮一只小猴子,打听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正此时,隐约可闻剑刃破空之声,他循声望去。极目远眺,山垠处有一株老树,大约已经枯死很久,树下有人练习挥剑,看身材大约还是稚龄孩童。

  

  那人的手很稳,出剑挥剑一丝不苟,以他年龄做到如此境界,天赋实是当世罕见。剑子来了兴趣,抬腿向那方向走。

  

  草太高太密,一波草浪涌来,剑子不闪不避,手一挡,就把一只疯得满头汗的小猴子抱了满怀。

  

  小皮猴子十来岁年纪,后面还跟了一只疯丫头,黏过来时扑在他身上大喊:“抓住你啦!”她后知后觉,“咦?”

  

  剑子个头很高,两个小孩的脸几乎要往天上仰,才看见他的面貌。

  

  “这位阿叔,你是路过的游客吗,我怎么没看见过你?”小猴子问他,被小丫头狠狠打了一下。她看起来像是孩子头,颇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脸严肃:“你不是来我们村里偷东西的吧?如果你是坏人,他会收拾你哦!”

  

  小丫头仰着下巴,指着远处正在练剑的人。

  

  剑子哭笑不得,低头对他们装模作样地行礼,道:“贫道剑子仙迹,不知此地规矩,得罪主人了。”

  

  小丫头眨巴眨巴眼睛,想了想:“原来是剑子道长,在下失礼了。嗯……看你这么有诚意,姑且相信你是好人吧!你记住,不要去招惹那个人,他剑法很高……高明,虽然不是我们村里的,但可是我们村的保护神哩。”

  

  “嗯,贫道也是习武之人,有心结交,可以请二位引荐吗?”

  

  这回却是男孩子抢了先,他一脸严肃的惶恐:“这……不好吧。”

  

  “哦,何出此言呢?”剑子说着他的话往下引,果然把下面的话引了出来。“我们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听大人说好像有点来头。他跟我们差不多大,却从来不同我们一起耍,很孤僻呢。”

  

  他还准备再说下去,小丫头一把捂住他的嘴:“就你话多,回去吃饭啦,——道长再见。”

  

  他俩一前一后钻进草里头,看不见人影了,剑子刚好得以见那名身手不凡的童稚剑客。

  

  察觉有人,他只当不知,剑子注意到他手中三尺长剑,对一名孩童似乎应当过于沉重,他却单手持剑,依旧游刃有余。

  

  剑子并指成掌,疾风骤袭,但见那名稚龄剑者沉着不乱,微跨一步,持剑一格一扫,剑气纵横,竟是惊人的熟悉。

  

  他一抬头,眉眼透一种远超年龄的沉稳坚定,尽管十分稚嫩,依旧能看出熟悉轮廓。

  

  “在下剑子仙迹,偶经贵宝地,冒昧打扰阁下练功,失礼了。”

  

  “无妨。”那孩子回答十分老成,他还未到变声年纪,童音与剑子熟悉那人全不相似,“阁下何事前来?”

  

  起风了。

  

  月上树梢,夕阳已没了大半,枯树下,十来岁的小剑者转眼已是少年身材,大致长开了,和傲笑红尘模样像了七分。

  

  剑子似乎发现了他的变化,却并不惊奇。

  

  按理说,剑子仙迹与傲笑红尘年纪差足有限,但对于这名少年,剑子下意识就知晓他是少时的傲笑红尘,而非傲笑的亲人一类。

  

  树下多了一张石桌,剑子在一边凳上坐下,凝神去看那少年。

  

  傲笑曾与剑子说过自己本来名姓,是个不错的名字,只是剑子与他初识时,“傲笑红尘”的名号武林上早就叫惯了,傲笑自己也不讲究这些,于是剑子如今依旧这么称呼他。

  

  “傲笑红尘,你是否想过寻一口好剑?”剑子问道。

  

  树下少年果然对他做出回应。

  

  忽然,远处村中传出一声尖叫,剑子眉头一皱,与少年傲笑对视一眼,一同前往。

  

  火光灼烈,烧得村落夕照一般,倒不像是火,映衬得村庄分外安详。

  

  刚才的尖叫声像是村外荒草地里遇见的孩子头,但两人从村中绕了整整一圈,一个人影没有寻见。人不知何时消失的,火光也不知何时熄灭了,只留暖暖夕阳斜在西天,云霞之色与火光毫无分别。

  

  两人打算再四处查探,野地里又是一声尖叫。

  

  又不大像是尖叫,更像是虫鸣,或是鸟啼,剑子忽然觉得自己分不大清了。

  

  “剑子,天色已晚。”

  

  少年忽然说道:“今天就先别走了。”

  

  他的嗓音不知是因为变声还是什么,变得成熟低沉,带着一点气音吐在耳边。

  

  方才再值得诧异的事好像都没此时令剑子诧异,似虫鸣鸟啼的声音在沙沙风中断断续续,剑子恍然而笑,惊觉一切只是梦中。


  

  屋中微微有些热,门窗留了一点缝隙。

  

  蒿棘居外无人声无人语,只有日落时分几声鸟语虫鸣,竹影摇曳。屋内灯火未明,剑子午后的小憩成了小睡,辞别梦境时,梦中人已是如今样貌。

  

  发冠与鞋袜在毫无警惕的睡梦中被人取下,身上薄被依稀有对方身上的古木味道,他听见细微动静,半翻过身,眼还未睁:“傲笑红尘,我梦见儿时的你了。”

  

  “嗯,我儿时是何模样?”

  

  主人毫不介意他鸠占鹊巢地睡着,还难得捧场,剑子也十分自然地披衣坐起,笑道:“哈,大差不差,只是眉头还没皱这么紧。”

  

  傲笑哑然,窗口透进昏黄的夕照余光。

  

【完】


评论
热度(12)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