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笠江南

【素钗】沧海一粟-章五

本文收录于素钗同人合志《江湖》,还剩最后两本现货,比哈特


  擎岭山绵延数百里,皆是低矮平缓,唯独主峰高耸入云。剑子循着旧路而来,路过附近村庄,有孩童好奇看他,问:“这位阿叔,你为什么往那里去?”


  剑子蹲下身子,问道:“这位姑娘,请问去冲虚崖是走这条路吗?”


  小姑娘很认真地摇摇头,说:“本来是,但四年前地动以后,那里的山谷是不可以去的地方,阿叔,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来了?”


  “是啊。是四年前,地动很严重吗?”


  “不算很严重,可是也很严重。”小姑娘想了想,“那天是我六岁生辰,阿爹做了长寿面,我还没吃到,就发生了地动。”


  “岚儿,你不是去找朋友玩了吗,怎么在这?”妇人提着菜篮路过,看见剑子脚步一顿,“这位仙长看来面生,是受邀到冲虚崖做法事的吗?”


  “非也,吾是来探望朋友,许久没来不知方向了,请问南面的山谷究竟是发生何事呢?”


  妇人看着自己女儿,撵她去找同伴玩儿去,才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自从四年前地动之后,山谷就被树啊草啊埋起来了,后来有人进去过,拢共出来的就俩人,连狗都折里头了。他们出来以后话也不会说,三天内都死了,也看不出原因来。这种事情发生好几次,我们给山谷起个名叫锁魂谷,没有人再敢进入了。后来遇着外面人,才知道原来地动只影响了这一块地方,别人都不知道,这算个什么事儿呀?唉,仙长要去冲虚崖,还要走东面儿那条山路。”


  剑子道一声谢,向东沿山路而上。


  他脚程远非寻常百姓能比拟,不多时便遥见一悬崖绝壁,一座朴素得有些寒酸的道观依山而建。


  剑子没去敲门,反走到山边,饱览山川形状。他看了片刻,没有露出任何表情,转头沿路走去,拾阶而上。


  绕过正门,在偏门外仰头可见一幢二三层的小小楼阁,剑子轻叩门扉,片刻就有人开了小门,引他一路走进书阁。


  道场上正举行法事,颇为庄重。


  剑子从窗口往下望去,除却道门之人,亦有不少百姓。他听身边人一番长言,神色愈发凝重,言语却轻松:


  “好友,多年未见,想不到你竟已知悉活尸特点。”

  

  “好说,如果你也浑浑噩噩度过百八十年,凭剑子智慧,一定比吾更有心得,说不定能一悟制活尸之方。”


  “好友太客气了,怎会有百八十年,以你功力,不出五年就能冲破限制。”

  

  “非也非也,吾恨不能日夜瞻仰剑子仙长出尘之姿,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是度刹如年啊。”

  

  “度刹如年,此话何意?”

  

  “一刹那与一秒相当,人是度日如年,我无一秒不在思念仙长你啊。”

  

  “好——友,你还记得我们是在古代吗?”

  

  “古代?吾以为我们这是在布袋戏的同人文。”

  

  “哈哈。”

  

  ……

  

  剑子从书阁出来,心里有了计较。

  

  又是活尸。

  

  这位老朋友不仅接触过活尸,这数年不见,有半数以上时间都是作为活尸度过,也幸好他冲破禁制,才能向剑子叙说其中关窍。

  

  本以为是九分疯制作活尸手法愈发精妙,后来的活尸才愈发如同活人:躯体不腐,不畏日光。


  原来那些“活尸”本就不是活尸,而是确确实活生生的人,虽意识清醒,却无能操控自己行为,作行尸走肉一般。

  

  一半子当年发生意外之后,到这深山老林之中修起道馆。他失了一身功力,才被九分疯捉了,幸而他平素性喜钻研奇技淫巧偏僻功夫,若非如此,也唯有断头颅,于正午烈火烧毁,方得解脱。

  

  道场设在擎岭山冲虚崖,不少善信前来参与,无论是冲虚崖的仙长还是前来观礼之人,先前熟悉面孔都已再不得见。

  

  剑子在门口与故友拜别,却听得一声叹息。

  

  “吾一半子一生磊落,落得这般,实在晚节不保。我之手已满是血腥,如今大限将至,虽死无恨,只有一事,始终让我不愿合眼。”他道,“几年前,我们经过一个所在,生人头颅之中不见髓海,事有蹊跷,江湖恐有暗潮。剑子吾友,可否托你查明?”

  

  “世道多舛。”剑子也是一叹,“我答应你。”


  冲虚崖地气几乎断绝,看山川形貌绝非一日之变,今日一探却莫名繁荣。能逆天改变气数者屈指可数,能遮盖星象瞒过剑子慧眼穿云者……看来又有未曾听闻的人物淌入这浊世浑水之中,只不知此人是正是邪?



  连广镇上繁华喧嚷,一如前时记忆中模样。


  叶小钗曾经来过这个小镇,彼时镇上一般熙来攘往,叶小钗在此住了两日。


  镇上民风淳朴,本只是普通小镇,却不想那日入夜天地倏变,生死无常,日前韶颜少女都作行尸走肉,俊秀才俊变作嗜血兽类,闻生人气息便蠢蠢欲动,叶小钗融入周遭环境之中,他们久寻不到人气,竟互相撕啃起来。


  人变活尸,又是九分疯。


  数甲子前,有人名九分疯,人如其名,颠倒疯癫,或掘新坟取新鲜尸骨,或四处捉取生人,将其制成活尸。活尸虽无气息,却能依本能寻觅人脑为给养,危害甚重。九分疯此人鲜少招惹武林人士,只在普通百姓之中下手,又神出鬼没,纵武林正道有心诛恶,也一时难觅其人,向来恶名昭彰。

  

  当年叶小钗离开时镇上还是一片残骸,后来也曾来过,却不知被谁清理干净,只剩一座空荡荡的小镇。


  如今再来此,实是机缘巧合。


  才近十多年功夫,此处破败就为他乡之客修复重建,人越来越多,结合繁衍,又恢复昔日繁荣形状。

  

  叶小钗心中稍安,忽然有人问他:“这位……这位侠士可是叶小钗?”

  

  那人有些面善,叶小钗一时想不起他是何人,他见叶小钗默认,喜道:“我叫阿小,曾经与先生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我还是个孩童,侠士不记得是正常的。”

  

  叶小钗凝眉思索,记忆之中依稀有一名同他样貌相仿的孩童,却是在一个陈旧的村庄,便写道:“你怎会在此?”

  

  “您走之后,村中遭受侵略之患,我们一路逃难,安身至此。”阿小道,“前面不远就是我家了,能邀请侠士来我家做客吗?”

  

  言辞实在恳切,叶小钗婉拒不得。

  

  镇子算不上大,他引路至巷口,扣响门环,门上喜字还没褪色,两三名老人坐在院中择菜,闻声抬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迟?”

  

  阿小道:“阿公阿婆,阿伯,你们看谁来了?”

  

  老人勉力睁开低垂的眼,看清了叶小钗模样,露出些惊喜神色:“是恩公,恩公啊。”


  声音惊动了屋中妇人,她围着围裙急匆匆出来,显然还在做饭,手中拿着一柄锅铲,阿小看见她,喊了声“阿娘”:“我们今天多做几个菜,好好款待恩公。”


  叶小钗看他们一家和乐,又想起镇民与魏村中活尸相同面孔,心中阴霾难散。



  琉璃仙境。


  素还真甫入门,剑子从北武林来,跟他前后脚进了门。


  直入主题,剑子将冲虚崖之事说予素还真,得到他叹息:“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哈,”剑子话未出口,忽来信件,他接了拆开,表情凝重起来,“我有急事先行离开,若我五日内未回,还劳烦你去一趟冲虚崖。”


  “先生请。”


  剑子虽有三教顶峰之名,却是一名散修,道门组织间的事情,他从不插手,也鲜少有人请他插手,这回再涉尘世,纯然是云游途中遇事牵连,他不愿将两位退隐中的挚友牵扯出来,素还真便顺他一个情谊,当做不知。


  可就在他离开不久,素还真抬眼一望夜幕,擎岭山几大脉气数皆尽,来不及等待五日约定,便独自去往冲虚崖。


  冲虚崖仍然是冲虚崖,与剑子当日所见并无差别,自先前衰落中苏醒,随着主事一半子的回归,又香火鼎盛起来。


  剑子先前言中提及一半子,素还真就多留了份心:一半子脸上死气浓厚,非他所言“将死之人”,而应是“已死之鬼”,然他却正坐在素还真对面,与他闲聊品茗。


  天象之变,昭示不论是一半子或是冲虚崖,皆是百死无生之象,等素还真真正目睹,却又出奇地生机盎然。


  素还真回到琉璃仙境时,心中仍是不解。


  冲虚崖地势很高,依照往前的路观图所绘,山下正对一处谷底。但地动改变地势,素还真察觉地脉已死,却无法透过山岚瘴雾看见山下已变作何等模样。


  屈世途莫名地不见踪影,素还真入内时叶小钗还没回来,却见空荡的琉璃仙境中一人悠然安坐,与他着同样衣裳,手中持一白瓷茶壶,色泽莹润可爱。

  

  那人闻声抬头,亦是同样器宇轩昂,一般风仪俊秀:“这位朋友,琉璃仙境大门未锁,来去自由,前来做客无妨,何必装扮成素某呢?”

  

  素还真拂尘轻挥,笑道:“阁下言之有理,是劣者走错地方了。”

  

  他转身作势要走,正在泡茶的那位开口挽留:“朋友,你欲往何处呢?”

  

  素还真笑问:“朋友,你何必问呢?”

  

  “先生可否入内一谈?”

  

  两人一般面貌,一般身材,同入琉璃仙境。


  不知二人所谈何事,待到人烟处灯火初上,琉璃仙境内天光将隐,终于有人出了仙境,一挥拂尘道:“未来一段时日,有劳你了,请。”

  

  一朵白莲虚影化生足下,金光一瞬,不见踪迹了。

评论
热度(7)
冷圈欢迎你,为你开天辟地~养娃画头写文画画,杂食博爱的软萌斗笠XD

关注的博客